【叶黄】侠义之心(番外)

叶修X黄少天,古风武侠架空。
人物属于虫爹,私设和OOC属于我。
正文:《侠义之心》 
 
番外:私心
 
在世子的带领下越过重重守卫,他终于见到了叶修。
他伸出手——那只常年握剑的、曾被叶修称赞过稳定与精准的、此刻却抖得如同风中烛火的手——抚上那张脸。
就像无数次午夜梦回的时候,他所做的那样。
可是这一次,有什么不一样了。
是温度。
掌下的面庞,是温热的,而非梦里那般比冰雨的剑刃还冷彻心扉的寒凉。
是触感。
他还在,真真切切,尽管面色憔悴、沉睡不醒。并没有像梦中那样,在他触及的那一刹那如水中倒影般破碎,融入无尽黑暗。
“你是对的。”他喃喃地道,感觉眼底酸胀,“关于那句话。”
“哪句?”没想到叶修突然睁开眼睛看着他,问道。
“嗷!!!”他被吓得一个惊跳,什么情绪都在一瞬间给统统吓了回去,“你诈什么尸!”
“我以为是我弟呢,他每次来都要唠唠叨叨这不许那不行各家医嘱养伤须知之类的,比你还烦。我现在不能动,短时间内又内力尽失,没法打他让他闭嘴,只能装睡了。”
喂你弟也在这儿的好吧?
你当着他的面把人一片好心当驴肝肺小心他一气之下把你扔出王府啊喂!
黄少天下意识地回头想瞅瞅被嫌弃的世子殿下的表情,却发现叶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房间里现在就只剩他和叶修两个人。
然后他自从踏进这个房间就迟钝得厉害的意识,终于反应过来叶修话里的某四个字,登时炸毛了。
“什么叫‘比你还烦’,叶修你几个意思!”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叶修非常熟练地无视了他的怒火,回到了最初的话题,“哪句?”
本来还气势汹汹的黄少天顿时焉了。
“就……就是那个……”还破天荒地结结巴巴起来。
“那句‘你喜欢我’是吧。”叶修替他说完了。
他两眼一闭,干脆自暴自弃了:“对!我喜欢你!怎么着吧!”
“没怎么着啊。”叶修非常自然地接口道,“反正我也喜欢你,正好。”
“啊?”他睁开眼睛愣愣地看向叶修,又移开视线,“你别驴我,我现在没心思开玩笑。”
他余光瞥到叶修似乎翻了个白眼。
“谁驴你了,哥从来都实话实说。”
黄少天在心里衡量了一下这话的真实性,终于信了。
于是他决定抓住这个好机会得寸进尺,长篇大论地控诉某人硬扛死瞒的做法。他理解叶修重伤的事情不适合让一般人知道,但问题是他是“一般人”吗!
“——传个信很难吗!我还以为你已经……”
他皱着脸,拒绝把这句话说完。
“我这不刚醒了没两天吗。”叶修一脸无奈。
长达数月的卧床昏迷令他双颊瘦削,形容枯槁,那面色就算是不通医理的黄少天也看得出他现下的身体状况有多糟糕。
“本来打算等恢复得差不多了就去找你,谁知道你自己跑来了,这下倒好,这副丢脸的样子被你见个正着。”
“丢什么脸!你的脸早就被你自己扔掉不要了好吗!”黄少天叫道,用大声掩饰哽咽,“你还活着就比什么都好,谁还管什么样子!”
 
“好好好。”正批阅文书的喻文州被黄少天缠得没办法,忍无可忍地放下了笔,“我会询问王谷主他是否可以对叶前辈出手相助的——前提是如果真的有这个需要的话。”
王谷主指的是“王不留行”王杰希。因其医术与武功均为卓绝,且皆是如天马行空又往往颇有奇效,故江湖人将之称为魔术师,其名号丝毫不弱于早些时候成名的斗神拳皇。
“嗯?”黄少天敏锐地察觉到了他话里的隐藏之意,“你又得了什么消息?”
“大约两个月前的‘微草之围’,你想必也有所耳闻?”
“嗯,不过我那时候没空深入打听。后来怎么了?”
“后来‘风城烟雨’楚云秀和‘沐雨橙风’苏沐橙联手杀出一条血路闯进了当时被围得跟铁桶一般的微草,把玄武令带给了王谷主,后者借此解了微草困境。事态平息之后,楚楼主先走一步回了烟雨,而王谷主和苏姑娘一并离了微草,那之后便无人知晓他们的行踪了。”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五月十五。”
黄少天心里算了算。像他们这种级别的高手全速赶路的话,从微草到北平王府大概要十天,而叶修恰好也是五月二十七左右的时候醒的。这应该不是巧合——更何况那天他告别叶修之后还在生日宴上看到了以北平王新认义女的身份出席的苏沐橙。
王杰希他倒是没碰见,不过谁管那大小眼去了哪。
看在这家伙救治了叶修的份上,当年帮喻文州解毒的时候狮子大开口狠狠敲诈了蓝雨一笔的仇就一笔勾销了吧。
“苏妹子干得好。”
“我想我不必再写信了?”喻文州见他明白了,便明知故问道。
“不必不必。”他连忙摆手,“没事那我就先走了啊,你忙。”
喻文州连忙叫住了他,慎重告诫:“术业有专攻,叶前辈的伤病你切莫越俎代庖。”
黄少天噎了一下,装傻:“啊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
于是喻文州就一件一件跟他细数:“上回你自告奋勇替瀚文熬药,把防风当成了冬虫夏草,结果弄出个怪毒,把徐景熙难了三天翻遍了蓝雨藏书阁才想出破解之法;上上回你急着替郑轩抓药却把飞刀剑当成了独活,结果他本来只是风寒却硬生生转成了疑难杂症——”
“好了好了你别再说了我知道了!”黄少天涨红了脸嚷道,“那些个花花草草的我从方子到药汁一概不碰,行了吧!”
“你知道就好。”喻文州赞许道,“要不然,若是叶前辈因你的捣乱而有了什么三长两短、北平王府要追究蓝雨的责任的话,我也别无他法只得把你卖给他们了,想必叶前辈定然很乐意接手。” 
被多年同僚兼挚友嫌弃了的黄少天悲愤极了。
满心悲愤的剑圣腰间挂着把剑、背上背着把伞——当初蓝雨那铺天盖地的搜寻虽说没有找到真正想找的那个人,可总归还是有点成果的——包袱款款,离家出走了。
蓝雨上至喻文州下至新人小朋友内心毫无波动,该干嘛干嘛。
反正那么多年,他们也早已习惯黄少天时不时消失一波的风格了。
横竖在蓝雨需要的时候,剑圣从未缺席,总在最恰当的时机出现在最绝妙的位置。
这就够了。
 
月黑风高,正是适合干坏事的时候。
黄少天仗一身武艺偷偷摸摸溜进了北平王府,没有惊动任何人,七拐八弯地溜进了某间他上次来过一回的守备森严的房间。
他落地的时候出了个差错,背后的那把伞的伞尖碰到了坚硬的地面,发出轻微却清脆的“啪”的一声的声响,在寂静的夜里分外明显。毕竟他已经习惯了腰间那把宝贝冰雨,却还并未完全适应背后多出的巨大无比的千机伞。
他心下暗暗叫糟,赶紧一个骨碌爬了起来,正警惕地打量四周的时候,听到了叶修懒洋洋的声音:“别慌了,这周围没别的人,你只要别大声嚷嚷,就不会有第三个人听见。”
“你怎么知道是我?”黄少天先是松了一口气,然后顿时被叶修的先知先觉惊讶到了。
“你前脚刚离开蓝雨在北平的据点,他们后脚就给我传信了。”叶修也不避讳,直接告诉了他消息来源,末了称赞道,“喻文州果然是个非常不错的合作对象,不愧是被称为蓝雨基石的人物。”
“你知道我要来所以撤了周围的人?”黄少天一听就明白了,顿时也顾不得纠结其它话题了,“你作死啊!”
“你也太小瞧王府的守卫了吧?”叶修说,“而且我弟还在我住的地方周围安排了别处三倍的人手,把个院子守得跟个铁桶一般,简直大惊小怪。”
“‘铁桶一般’?我可是轻轻松松就潜进来了喂!”黄少天简直恨不得揪着他的耳朵把居安思危这四个字灌进去,“你身负重伤,别说什么天下第一的武功了,现在连下地都不行、连把伞都拿不了,要是今天来的不是我而是哪个居心叵测的那还了得?”
叶修哭笑不得:“我的剑圣哎,你当人人都跟你一样武功高强轻功顶尖飞檐走壁跟吃饭喝水似的?”
黄少天坚持己见:“我是厉害,可江湖上厉害的人多了去了!”
叶修试图宽慰他:“他们大多都不知道我是谁,跑来为难一个早已不存在的人有什么意思。那几个知道我身份的除了你都既没那闲工夫也没那动机跑我这,莫要杞人忧天。”
黄少天恨铁不成钢:“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你的忧患意识呢,都被你家的狗吃了吗!要是再出事的话你让我怎么办!”
叶修无奈了:“那你说吧,到底想怎样?”
黄少天理直气壮:“不然本剑圣就勉为其难免费当你的保镖吧,直到你完全恢复到原来那种干翻全江湖的水准!”
叶修顿时就震惊了。
“你这是要乐不思蓝雨啊,喻文州还不分分钟带人杀来北平王府?”他的语气担忧极了,“我爹娘年事已高,我弟对武功一窍不通,这样惊吓他们太残忍了,剑圣大人求高抬贵手哇!”
“叶修你少胡说八道血口喷人了!”黄少天跳脚,“我来之前早就请过假了好吗!”
“哎你轻点声,别惊动外面的人,到时候鸡飞狗跳的,麻烦。”叶修忙拦着他,“早上我弟来的时候跟他说声,让他给你安排下你这段时间待在这的事情就行。”
“行。”黄少天也不客气,将千机伞倚着墙边放好,然后大马金刀地往房间里的椅子上一坐,冰雨横在膝头,“都这么晚了,你快睡吧,我给你守着。”
“……你还真把自己当保镖了?”叶修的声音里带着柔软的笑意。
“那是当然,我没在开玩笑。”黄少天却异常认真地回答,“这一次,换我来保护你了。”
 
真•End.

评论(11)
热度(47)

© 负者歌途-Adeline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所有文章谢绝转载,除非单独授权。
脑洞狂魔,习惯性话唠,爆字数是常态。
三次元忙,长文有心无力。
入坑总是晚N年,2≤N≤ 20。
黑历史永无止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