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一叶】相性一百问 01-17

如题,君莫笑X一叶之秋。又名《闪瞎全荣耀》《主持人你能撑几题》。
拿一百问当体裁特殊的正文写的后果就是,我,又爆字数了。
好了不多说了,祝享用愉快。
===
 
(激烈的争夺过后,大漠孤烟率先抢到了话筒。)
 
1. 请问两位的名字?
君莫笑(扫视一圈):这里还有人不知道吗?
一叶之秋(果断):没有,下一题。
君莫笑(用所有人都听得见的音量转头说悄悄话):其实吧,就算知道只是在念稿子,听大漠孤烟说敬语也是件挺惊悚的事情。
一叶之秋(忍笑点头):同意。总觉得不是什么好兆头。
大漠孤烟(面无表情):……下一题!
 
2. 年龄是?
君莫笑:真要说的话,应该是12岁。
一叶之秋:一样,12岁。
君莫笑:听起来似乎很幼小,不过对于我们而言,这已经算远古化石级别的资历了。
一叶之秋:你们那都什么表情?又不是第一次见到君莫笑。虽然等级近两年才提升上来,不过他确实和我一样,是首批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人物之一。
 
3. 性别是?
大漠孤烟(不耐烦):都没瞎,自己看,下一题。
 
4. 性格是?
君莫笑:通透洒脱、处变不惊,偶尔会有点跳脱。
一叶之秋:骄傲凌厉、沉稳冷静,碰到强大的对手或困难的挑战时会有点兴奋。
气冲云水(嘴角抽搐):“有点”兴奋?十二年来你跟别人PK的时候毁掉的无数地图还有被你抢走过野图BOSS的无数人哭给你看啊。
 
5. 觉得对方的性格是?
君莫笑(沉默了片刻):单纯固执温柔。
一叶之秋(不假思索):活泼可爱体贴。
大漠孤烟(黑着脸把话筒扔给石不转):你来。
石不转(推了推快要滑下鼻梁的眼镜):我可能认识了假的一叶之秋和假的君莫笑。
 
6. 初次见到对方是什么时候?在哪里?
一叶之秋(皱眉努力回忆):应该是在家里?对,我想起来了,当时秋木苏、沐雨橙风还有我是住一起的,秋木苏抱着他冲进来的时候我们俩都吓了一跳,还以为秋木苏又有了什么奇怪的新爱好,比如捡身受重伤的一级空号回家什么的。
沐雨橙风:只有你自己这么以为吧?
秋木苏:我记得当时他还冷淡地说着什么“把这家伙带回来干嘛这里又没人会治疗”,然后就被沐雨橙风赶出去找牧师了。
百花缭乱:听上去有点混蛋啊。
落花狼藉:是挺混蛋,虽然说的是实话。
沐雨橙风:说起来,当初君莫笑出事的时候大多都是麻烦石不转给治疗的呢,多谢。
石不转:不客气,举手之劳罢了。那么我们进入下一——
君莫笑(轻咳一声):等等,其实那天并不是我初次见到一叶之秋的时候。
一叶之秋(惊讶扭头):我记得那确实是我第一次见你。
君莫笑:严格来说更早的那次大概不能算见面,只不过是有一次你和大漠孤烟切磋的时候我正好路过,就顺便围观了一会而已。你当时专心打架,能注意到我才怪。
 
7. 对对方的第一印象是?
君莫笑:实力很强,希望有朝一日能达到同样的高度。
一叶之秋:好弱。
秋木苏(无奈):这么直白地当面说出来真的没关系吗喂。
君莫笑(毫不在意):他说得没错啊,我那时候确实弱得可以,明明连自保能力都没有,却偏偏拿着千机伞这种无价之宝。
一叶之秋(皱眉):正因为这样所以才格外辛苦。
君莫笑(安抚地拍拍他的肩膀):不是有你们在?尤其是你,当初到底救了我多少次,大概自己也记不清楚了吧。那时候我总是给你们添麻烦——
一叶之秋:别说瞎话,既然说过要保护你,我就不会食言。(像是想起了什么,表情有一瞬间的阴郁)虽然有些时候还是没能做到。
君莫笑:好了,都过去了。(伸手抚平对方微微皱起的眉头)我早就不再是任人搓圆捏扁的弱者。那种事情不会再发生了。
 
场边。
无浪(有些迟疑):听上去当初似乎发生过什么很严重的事情?一叶之秋和秋木苏的表情很难看呢。
扫地焚香(压低声音对一堆不明就里满眼好奇的后辈科普):这件事发生得比较早,基本上也就我们这些老古董知道。当时一叶之秋和秋木苏两个都是典型的艺高人胆大搞风搞雨到哪都横着走的类型,树敌也多。有些人心术不正又怀恨在心,还压根不敢正面怼他俩,就把主意打到了他们身边人里最好欺负的君莫笑身上。具体情况我不是很清楚,听说君莫笑被他们掳走之后挺惨的。那帮家伙里有牧师,折腾残了来个治愈术就恢复如初继续折腾,折腾死了就一个复活术下去重新来过……
鬼刻(冷冷地):败类。
一枪穿云(皱眉):渣滓。
(周围一片赞同声)
寒烟柔:后来呢?
扫地焚香:后来一叶之秋和秋木苏知道了这事,自然气疯了,四处打听掌握了完整名单后就一个个找上门去挨个儿算账。不服杀,还不服就复活了再杀。今天遮影步一波带走,明天押枪浮空连到跪,后天斗者意志炫纹乱飙,再后天三步枪体术让子弹飞,死法绝对不带重样。那段时间真的是腥风血雨,无关人士虽然说不上人人自危,不过聪明点的都自觉离得远远的安分守己,就生怕被卷进去。后来有人打算故技重施抓了君莫笑来让他俩投鼠忌器,结果被留在家里守着君莫笑的沐雨橙风轰成了渣渣,那惨样真是,啧啧,活该。
木恩(一脸担忧):可是对方人多吧?抱团了怎么办?他们再强也只有两个人。
索克萨尔:别说,后来这帮人还真的抱团了,想采取人海战术。不过一叶之秋和秋木苏的人缘也不差,真当我们几个老家伙是摆设?打团战只不过让是他们死的花样更多一点而已。后来这些人全绕着我们走,没多久就消失音讯,不知道跑哪去了。
扫地焚香:君莫笑早些年一直都过得挺不容易,银武实在是太招人眼了,他又是个战力低下的一级空号,就算有一叶之秋几个护着也出过很多事情,这只不过是其中比较大一件。
 
8. 是怎么认识的?
君莫笑:相互之间自我介绍的话,是在那次被秋木苏捡回去之后醒过来的时候。
一叶之秋:真正熟悉起来是开始教他打架之后。虽然因为等级和技能点的限制很多技能都没法练,但是一些通用的作战技巧、以及千机伞带来的独特优势还是很值得开发利用的。
君莫笑:其实一开始我是去请教秋木苏的,结果他转手就把我扔给了一叶之秋。
秋木苏(撇嘴):这家伙打过的架多,什么职业都熟,我那是为你好。
沐雨橙风(毫不留情地拆穿):你就是想多点时间搜集材料搞研究吧?
君莫笑(似乎是想起什么,笑了起来):秋木苏风风火火地撂下几句话就走,把我一个人留在一叶之秋面前,那时候我俩还不熟,我看他冷着脸好像有些不满的样子,当时心里还挺不安的。后来才发现他实际上相当耐心,而且考虑得非常周到。
一叶之秋(迷惑):不满?有吗?就算有那肯定也是针对秋木苏的,跟你没关系。
秋木苏(抗议):喂!你应该感激我当时就开始给你俩制造独处机会了!
石不转(冷静无视):本题回答完毕,下一题。
 
9. 喜欢对方哪一点?
君莫笑(耸肩):太多了,说不过来。
一叶之秋(沉默半晌):不想告诉你们。
大漠孤烟(鄙视):矫情,这里又没人跟你抢。
一叶之秋(冷笑):一群手下败将,就算想抢也抢不过。
大漠孤烟(站起):这么嚣张,皮痒了吗?
一叶之秋(手伸向却邪):来啊,谁怕谁?
石不转(手中亮起神圣之火):采访中严禁打架斗殴。
君莫笑(凑近一叶之秋耳边压低声音):想想奖励,那个稀有材料你找好久了。
大漠孤烟(默默坐下):……知道了。
一叶之秋(默默放下手):……下一题。
 
10. 讨厌对方哪一点?
君莫笑:没有吧。
一叶之秋:哪一点都喜欢。
 
11. 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吗?
一叶之秋:我觉得挺好的。
君莫笑:可能因为已经相处了很久的关系吧,相互之间本就了解,潜移默化中也早就因为对方养成了很多习惯,所以真正确定恋人关系之后也很合拍。
 
12. 怎么称呼对方?
君莫笑:“一叶之秋”。简短一些的话会叫“一叶”。
一叶之秋:“君莫笑”。偶尔会叫他“笑笑”。
石不转(等了一会儿):就这样?
君莫笑(坦坦荡荡):不然呢,你以为会有什么猎奇的称呼?
一叶之秋(怀疑):我听说有人就这个话题开了赌局,别是你发起的吧?
石不转(推眼镜):这锅我不背。下一题。
 
13. 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
君莫笑(朝一叶之秋挤挤眼睛):“亲爱的”?
一叶之秋(回给君莫笑一个明白的微笑):“宝贝儿”?
(周围顿时响起了此起彼伏摔倒的声音)
秋木苏(一脸虚弱地被沐雨橙风扶起来):知道你们玩儿得很开心,不过能不能别一声招呼都不打就直接放AOE?
石不转(捏着话筒的手有点抖):镜片裂了,我去换副眼镜,你们谁接手一下主持?
防风(抱胸吐槽):这话翻译过来就是“你们谁来当这个首当其冲被闪瞎的对象”吧。
石不转(果断递话筒):那么就是你了。反正你防御高。
防风(一脸不想接的样子):防御再高不对症也没用,你见过哪个物防高的上赶着去当法系肉盾的?
石不转(挑眉):你不好奇他俩的事情?据我所知,那个赌局的发起人之一就是——
防风(劈手夺过话筒):好了你可以闭嘴了。
 
14. 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的话,觉得对方是什么?
一叶之秋(沉默半天):想不出来。君莫笑?
君莫笑(同样半天没说话):我也找不到贴切的……下一题吧。
 
15. 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的话,会送什么呢?
一叶之秋:稀有材料。
君莫笑:自己做的新发明。
 
16. 希望收到对方送的什么礼物?
一叶之秋:我记得你上次提到过在做一个装置,无论什么情况下都能瞬间拉走BOSS仇恨?
君莫笑:现在只是设想,还没找到合适的材料。样品做出来之后的各种测试你来负责——反正这个本来就是做给你的。
夜雨声烦(义愤填膺):我靠!你这是作弊,赤裸裸的作弊!真当没人管得了你是吧!
一叶之秋(微笑):能管得了我的只会帮我。
夜雨声烦(跳起来开始煽动周围人):我提议大家齐心协力neng死这个——
君莫笑(眯起眼睛,手扶上千机伞柄,开始放杀气):你说什么,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夜雨声烦(战意高昂):要PK?正合我意!
君莫笑:很好,单挑还是群殴?
夜雨声烦:单挑!
君莫笑:可以,你一个单挑我和一叶之秋两个。
夜雨声烦:太卑鄙了,看来不能跟你客气,群殴吧!
君莫笑:哦,那就是我们两个群殴你一个?这个觉悟很好,我很欣赏你。
防风(忍无可忍一斧劈在两人之间,地上瞬间裂开一条大缝):都给本主持闭嘴,不然信不信下次组团的时候放生你们!君莫笑轮到你回答问题了!
君莫笑:呵,看在奖励的份上不跟你们计较。礼物?我看一叶之秋上周跟防风抢到的琥珀晶石就不错,正好做那个新装置要用。
一叶之秋:好,回去就翻给你。
防风:要不是规则限制我恨不得现在就怼死你们。
君莫笑:单我一个你都打不过,更别提我们俩了。
防风:下!一!题!
 
17. 对对方有什么不满吗?是什么样的不满?
一叶之秋(脸色有点沉重):碰到什么事情都自己扛着,不会主动告诉我。就像当年的事情,那并不是他第一次被我们连累。如果不是大漠孤烟正好撞见,出手救人然后通知我,简直无法想象这种情况还会持续多久我才能发现。
君莫笑(似乎有些无奈):这就是我对你不满的地方——你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自己?如果非要说谁有责任保护我,那也只会是我自己,而不是你。即使是最绝望的时候,除了自身的弱小和施暴者的残忍,我也从没怪过其它任何人任何事。更何况现在我已经有足够的实力保证同样的事情不再发生。
一叶之秋(欲言又止):我知道。
君莫笑(正色):无论出于什么动机,找到什么似是而非的借口,暴行就是暴行,罪恶就是罪恶。当年的事情,错在于那些残暴而又毫无底线的家伙,并不在于我们中的任何一个身上。我这个受害者都已经走出来了,你还要为不相干的人的错误自责到什么时候?你看同样算是半个当事人,秋木苏就不像你这样,平白给自己心理压力。
一叶之秋(突然爆发):因为我比他更在乎你当年遭遇的事情!
君莫笑(愣):一叶之秋?
一叶之秋(绷着脸):被救回来之后你连着好几天不敢合眼,痊愈之后发疯一样地研究各种防身和战斗用的装置道具,很长一段时间内就连我、秋木苏和沐雨橙风都拒绝交流,周围一有人在就精神高度紧绷别说休息了连笑都笑不出来——我忘不了这些,忘不了那种眼睁睁看着你被折磨却无能为力的感觉……
君莫笑(皱紧眉头):我觉得回头我们得好好谈谈这个问题。
一叶之秋(认真):我想保护你,和你是否已经变得强大无关,和你是默默无闻还是名震四方无关,也和我是否对你负有责任无关。只因为是你。
君莫笑(微微怔了一下,神色柔和地笑了笑):抱有这种心情的并不只有你一个人。虽然几年前的时候就产生这种想法未免太不自量力了些,不过我确实也想保护你,和你是不是“斗神”无关——只不过你通常不给我表现的机会。
一叶之秋(勉强扯出个微笑):那我就继续努力不给你这个机会。别担心,你前面说的那些我都懂,也都同意。我大概只是还需要点时间。
君莫笑(轻轻叹气):我这里也有一件事情,希望你能知道:当年我能那么快走出阴影,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你的陪伴。相信我,你并不像你以为的那样无能为力。
一叶之秋:是这样吗……
君莫笑:当然。(想了想)要是还有类似的问题,以后一定要告诉我。看到你不愉快的样子,我会心疼。
一叶之秋:我明白了。(郑重)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沐雨橙风(一脸欣慰):好大一口狗粮。你看,我就说不会有事。
秋木苏(一脸习以为常的麻木):刚刚吓得瓜子掉了一地,都不能吃了,你快再分我点儿。
防风(把话筒塞进王不留行手里):这对一言不合就告白放闪跟不耗蓝似的狗男男我受够了,还是交给你算了。
王不留行(面无表情):我有必要提醒你,他俩这样通过说话放闪确实不耗蓝。
 
TBC

评论(20)
热度(157)

© 负者歌途-Adeline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所有文章谢绝转载,除非单独授权。
脑洞狂魔,习惯性话唠,爆字数是常态。
三次元忙,长文有心无力。
入坑总是晚N年,2≤N≤ 20。
黑历史永无止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