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喻】那人那鱼那盆栽

>叶修X喻文州,西幻架空。
>没错就是前两天那个脑洞的扩写。
>这篇能够最终进化成现在这样真是多亏了我家小能喵 @百分之百 ,我俩聊着聊着就这么你一句我一句硬生生把个悲情BE脑洞小段子掰成了欢脱HE独立短篇,也真是……棒棒哒?=w=
>秉承我一贯的强迫症文风、过山车画风和神展开走向,祝食用愉快。
1.
喻文州房间窗台上的那株盆栽枯死了。
2.
他安排自己离队期间蓝雨诸事务交接并向黄少天辞行的时候,蓝雨的副队长见怪不怪地翻了个白眼:“又去找老叶啊?我说你俩以后要秀恩爱就待兴欣那慢慢秀吧,别回来放闪了,其他人先不说,小卢都还没成年呢。”
喻文州淡淡地笑了笑,没有回答。
当然黄少天也不需要他回答:“说起来已经很久没有老叶的消息了,不知又跑去了哪个旮旯搜集稀有材料搞研究,你真能找到他?要我帮忙不?”
“不必。”喻文州一本正经地说,“我们有心灵感应。”
“靠靠靠队友爱呢!人性呢!单身狗受到了一万点伤害!”黄少天叫道,“行了行了你那条宝贝鱼我会替你喂的,盆栽也先保留着等你回来再处理,这段时间蓝雨交给我,你就放心地去吧!”
3.
只要有心,没有什么蛛丝马迹能逃过他的观察。
追踪到某个人最后出现过的地方并没有花很久。
他披着满身鲜血风尘仆仆闯进神殿,无暇顾及尖叫着四下奔逃的神官和巫女。
黑色的战矛和银白的巨伞在祭坛上沉寂,其上凝结的血迹因为时间久远而已经凝结成模糊不清的斑驳。
它们的主人已经不在这里,不在这神殿,不在这个国度,不在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地方——
他所爱的人身躯已然灰飞烟灭,就连灵魂也无处寻觅。
没有人比他此刻更清楚地意识到了这一点。
可是“想要见你”这种心情,非但没有被冰冷的现实浇熄,反而越发旺盛,在胸中烧灼出几乎满溢的痛楚。
倏然间一枝箭从殿外疾驰而来,飞过高耸的柱廊,刺破穹顶投下的阴影,从背后精确地穿透了他的心脏。
箭身铭刻的符文饱饮鲜血,从漆黑渐渐变成了暗红,闪烁出火焰一般的光辉,不祥又刺眼。
他隐约明白过来叶修到底遭遇了什么,也意识到了为什么以那个人的强悍都未能免于中招。
不过,这些事情现在已经统统都不重要了。
手中的武器掉落在地上,背脊因为承受不住痛苦与死亡的重量而终究屈折。
闭上眼的那一刹那,他唇角微弯,竟绽放出一抹如释重负的、满足的笑容。
不知地狱之门前,那个人是否已经等了太久。
“终于能,再见到你了……”
4.
喻文州养了很久的那条鱼也死了。
黄少天和卢瀚文一左一右蹲在鱼缸边上,盯着那条鱼翻过来朝着天花板的白肚皮发愁。
“埋盆栽里吧?好歹都是队长跟老叶的定情信物。”黄少天提议。
两个完全没有种植方面经验的人折腾半天,弄洒了大半盆土,总算成功地把鱼埋了进去。
盆栽叶子本就泛着毫无生机的灰色,被他俩这么一通鼓捣,看上去更加焉巴巴乱糟糟了。
卢瀚文瞅着实在于心不忍:“要不把这露在外面的部分也埋了吧?”
于是最后原本的盆栽就变成了一个看上去里面只有土的花盆。
5.
神殿的祭坛上,除了矛和伞外,又多出了一根手杖。
蓝雨千辛万苦总算探得了消息,当即表示不服——我们队长莫名其妙失踪了找不出这件事情跟神殿有关的证据也没办法,可是你们把他的银武据为己有是几个意思?不要脸也得按基本法,看见叶神没,教科书式的榜样!
然后他们就暗搓搓把消息传给了轮回和兴欣。
6.
轮回也炸了。
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年轻人炸得尤其厉害——借去真银武还个假的是几个意思,真当我从来都不带脑子吗,成天拎把赝品我也不想的啊丢脸丢到家了好吗,神殿那帮傻逼仗着地位超然为非作歹欺人太甚,小爷不发威当我是羊习习啊?
7.
兴欣没有炸。
兴欣直接怼。
苏沐橙按惯例在叶修离队期间代理队长一职,她很快就运用队长权力召集全队开了个会,面带微笑地说:“我打算起兵攻打神殿,以夺回千机伞为第一要务,当然,有机会的话也可以顺便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各位意下如何?”
神殿和叶修有仇,源远流长错综复杂一言难尽的那种仇,所以连带着兴欣跟他们也相看两厌积怨甚深。
包子反应神速,振臂高呼:“打!”
被抢先了的魏琛满脸不爽地一拍大腿:“揍他丫的!”
其他人也都不甘示弱,说走走走去圣山杀他个七进七出。
8.
兴欣举兵的消息一出,蓝雨和轮回纷纷表示加我一个。
亲神殿阵营的三大代表势力——霸图、微草和皇风——安静如鸡。
身兼神殿要职的霸图副队长、微草副队长和皇风队长偷偷摸摸发来联络:这里有现成的内应,要不要?
反神殿联军果断笑纳。
内忧外患都到这份上了,神殿这是药丸啊。
所以神殿就这么众望所归地狗带了。
9.
兴欣诸人不忘初衷,一马当先冲向祭坛,其他各路人马也都紧跟其后。
祭坛上陈列的三把银武触手可及的时候,田森和魏琛率先发现了不对——等等这里面好像封印着灵魂碎片啊?
兴欣的和蓝雨的,都冷静,鸡血什么的先收一收,你们的队长们还能再抢救一下!
张新杰举起十字架一个复活术下去,一团光晕嗖的一声从手杖里飞了出来,与复活术自带的耀眼圣光融为一体,渐渐拉长。光芒散尽的时候,喻文州再一次出现在了所有人面前。
10.
蓝雨那边各种欢呼雀跃,兴欣这边却陷入了诡异的愁云惨雾之中。
之前张新杰行动的时候,安文逸也对着伞做了同样的事情,结果半天都没有任何动静。方明华对着矛也用了个复活术,然而还是没反应。袁柏清见状把战斧往边上一搁拎出十字架跑过来帮忙,就连张新杰也过来再用了一次复活术,可全都是无用功。
“现在这种状态下,复活术是没用的。”喻文州睁开眼睛,说道,“他们把他的灵魂切碎分开封印了。复活术只能作用于单一的一片灵魂,若是它残损过度,复活术就无法起效。”
他顿了顿,朝着惶急的兴欣众人安抚地笑了笑:“放心,还没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术业有专攻,若论起灵魂方面的研究,这里无人比他造诣更深。
11.
喻文州左手持矛右手握伞,用力甩了甩,甩出漫天萤火一般星星点点的灵魂之光。
这些光芒四下逸散开来,却没有飞远,纷纷扬扬环绕着他,看上去简直就像是在恋恋不舍。
见此情景,他似是怔了一下,又轻轻闭了下眼,这才能够在再次开口的时候不至于被哽住。
他轻声念了句什么,于是这些碎片渐渐聚拢到他的面前,没有融合,却停留在一定范围之中,不再游移。
喻文州放下战矛和银伞,伸出手将它们揉成一团,然后拿起自己那根手杖,把它当成擀面杖一样对着那一团光擀来擀去,直到那些灵魂碎片彼此融合成一个整体、并呈现出完美无缺的圆形,就像夜空中的一轮满月。
他终于能不易察觉地松一口气,转过头说:“可以了。”
安文逸和所有围观了全程的其他人一样,满脸古怪微妙一言难尽的表情。
不过这并不影响他举起十字架,再一次用了个复活术。
这次没再出什么幺蛾子。
叶修的身影在光芒之中浮现,他睁开眼睛之后的第一句话是对着喻文州说的。
“说过叫你别来,平白遭这趟罪。”他的声音里满是无奈。
“你应该知道,对于不可理喻的胡说八道,我向来都不会采纳。”他的爱人微笑着回答。
12.
留守蓝雨的卢瀚文惊恐地看着面前的花盆。
那棵极其眼熟的植物不知何时又精神抖擞地窜了出来,叶片生机勃勃青翠欲滴。花盆里的土只剩一半,地上除了铺洒开来一片狼藉的另半盆土外,还有一条因为没有水而在地上使劲蹦跶的、同样眼熟的鱼。
从来都不敢听鬼故事的卢瀚文哇地一声哭得像个两百斤的流云:“闹鬼啦!诈尸啦!”
地上那条鱼奋力一跃,鱼尾巴“啪”的一声抽了他一下。
——快去拿个鱼缸来啊傻孩子!
13.
然后卢瀚文就拿了个鱼缸来。
只有鱼缸,空空如也的鱼缸,没有水。
盆栽植物突然伸长,叶片“啪”的一声抽了他一下。
那条鱼有气无力地以尾掩面,一副“熊孩子没教好都是我的错”的羞愧模样。
盆栽植物卷起它放到空鱼缸里,然后又熟门熟路缠住墙边柜子上左数第五列、从上往下数第二排的抽屉把手,拉开抽屉从中卷出一根备用的手杖,很有节奏感地挥了挥,于是混乱之雨噼里啪啦落了满缸。
鱼还没来得及欢快地游上几圈享受这得来不易的水就混乱了,以为自己是片叶子,不游只飘,而且还是那种肚皮朝上的飘法,吓得盆栽植物赶紧把它捞了出来。
捞出来之后鱼没了水开始剧烈挣扎,盆栽植物无奈,只能把它放了回去。
卢瀚文觉得如果叶片能显示表情的话,此刻一定满是懵逼。
14.
叶修和喻文州一起回了趟蓝雨。
那条鱼一个蹦儿从鱼缸中跃起,跳向叶修怀里,被驾轻就熟地接住。
盆栽植物叶片欢快地晃晃,绕着喻文州伸过去的手缠了一圈又一圈。
蓝雨的诸位又迎来了一段随时随地都有可能猝不及防被闪瞎的日子,还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真是叫人既欣慰又心塞。
15.
没过多久,这两位就双双隐退了。
那之后有很多人在大陆的各个角落看见过他们结伴同行的身影。
抱着鱼缸的叶修内心:别瞎欢腾了行么你那鱼尾巴都甩了我几身水了……
抱着盆栽的喻文州内心:花盆好重手好酸,然而还是要微笑……
对于那两个人、那条鱼和那株盆栽而言,他们的故事远未结束。
不过,我们还是在这里便打住吧。
就让这故事在无人知晓更无人打扰的地方,静静地、一直一直地延续下去。
End.

评论(16)
热度(111)

© 负者歌途-Adeline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所有文章谢绝转载,除非单独授权。
脑洞狂魔,习惯性话唠,爆字数是常态。
三次元忙,长文有心无力。
入坑总是晚N年,2≤N≤ 20。
黑历史永无止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