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神²】共生共命

被加班和睡眠不足逼疯后开的一个报社脑洞。
人物属于虫爹,私设、BUG和OOC属于我。
一发完。画风清奇自我放飞,慎入。
 
0 - Side Unknown
不知何时开始,陷入睡梦的时候,会出现在另一个平行时空的自己身边。
而相同的情况,也发生在对方身上。
 
1 - Side A
“跟你比打游戏?哦,我有这么说过吗?”
那人居高临下地说着,仿佛镜中倒影一般的那张脸上满是理直气壮:“明明就是比身手。”
叶修被他压在身上锁住四肢,整个人都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神色却依旧淡定如初。
“好吧,看来是时候发大招了。”
他叼着烟发音有些含糊地说,深吸一口,然后快准狠地糊了对方一脸烟圈。
那人撕心裂肺地咳嗽起来,松开手倒在叶修身上边咳边笑,被呛出来的泪水全蹭在那一身火红色的嘉世队服上:“怎么还带暴击的?”
叶修被他过于狼狈的模样唬得一愣,连忙掐掉烟头半直起身:“反应这么大?”
“没办法。”那人好容易平复了呼吸,抬起头来看他,满脸无辜,“我那边可从来都没这玩意。”
 
2 - Side B
水幕中映照出的两张一模一样的面孔仅仅稳定地持续了一瞬,就倏忽间模糊扭曲。
“哗啦”一声,失败的水镜术散成再普通不过的一大捧水,泼了满手满身。
叶修啧了一声:“又没成。”
另一个人抬手落了个烘干法术到他身上:“不急,第一天能这样已经很好了。这种学习速度,整片大陆除了你就只有一个人能做到。”
“你?”叶修挑挑眉,看向某个被称为大陆第一人的、无数奇迹的缔造者,明明是问句,声音里却没有任何疑问的成分。
“这还用说。”另一个人同样理所当然地回答。
墙上的照明水晶一个接一个亮了起来,接替窗口渐渐微弱的光线,将宽敞的房间里琳琅满目的珍稀材料、装备道具、书籍古卷,还有两个人影都笼罩进明亮而柔和的光辉里。
“还要再试一次吗?”另一个人收回手,转过身来问道。
叶修看了他一会儿,伸手捉住他的下巴直接亲了上去。
“你人都在这,要水镜干嘛?”
 
3 - Side A
“也给我一根。”
叶修掏出烟盒的时候,另一个人说。
“你不是不会抽吗?”叶修问道。
“所以要多学多练啊。”另一个人回答。
叶修便不再多说,把手上的那根烟递过去,自己又叼上另一根。
不知是周围温度太低还是手指冻得发僵的的关系,他试了几次都没能点着打火机。
另一个人实在看不下去,打了个响指,于是两点火星轻盈地跳跃着穿过纷纷扬扬落下的雪花,点燃了两边的烟头。
“真方便。”叶修感慨道。
“这边不能多用。”另一个人简短地说,“时空法则很麻烦。”
他有些生涩地抽了两口,不知哪出了差错,又一次咳得惊天动地。
“找虐呢你?”叶修无奈地帮他拍背顺气,“那边又没烟抽,你学会了能干嘛?”
“陪你。”另一个人很自然地接口。
叶修正要说些什么,结果被打断了。
“客人你的菜好了,都打包吗?”饭馆伙计从不远处的门里探出头来喊道。
“都打包。”他回头吆喝了一嗓子,那伙计应了声“马上就好”,又消失在门里。
“我也该走了。”另一个人说道。
“时间到了?这么快?”叶修愣了下。
另一个人嗯了一声,伸出手替他拂去头上脸上的雪花,又帮他把大衣帽子拉过头顶。
“加油吧,刚跳槽的新人网管。”
他的身影在漫天风雪中淡去。
叶修拎着盒饭,孤身一人穿过马路,走回兴欣网吧。
 
4 - Side B
“这是什么?”
叶修伸出的手停在那个人喉间,却迟疑着久久不敢落下。
锁骨处一片血肉模糊的焦黑,看上去不同于一般伤口,倒更像是……更像是……
“被驱逐者的烙印。”那个人淡淡地解释。
带此烙印之人,大陆上的任何地方都不可接收,任何人都不得触碰。
除了专门驱逐可疑人物以维持治安的执法队,还有敛尸人。
他的语气轻描淡写,完全不像是一个身临绝境的人。
即使此刻他孑然一身遍体鳞伤,被丢在这片被称为“无回荒漠”、再勇敢的探险者也敬而远之的不毛之地,没有食物、水与其它必需品,除了武器外只有未解开的脚上锁链相伴。
叶修的目光扫过那些纵横交错的、武器和刑具造成的伤口,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他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那一丝软弱的情绪已经消失不见。
“治愈术怎么用?”他说。
“这玩意没个三五天很难掌握,你的时间不够。”
“你当初用了多久?”
某个初接触治愈术的时候分分钟就学会、也因此又创了项纪录的大陆第一人愣了愣,然后失笑。笑到一半的时候不知是扯到了哪里的伤处,变成了一声闷哼。
“……好吧,哥疼傻了。”
 
5 - Side A
第十赛季的冠军奖杯从手中滑落。
满场惊叫声中,身边伸出了一双又一双手,托住了它。
可是叶修知道,尽管他的队友反应已经算得上快,可是如果没有最开始的那一瞬阻力的话,依然会来不及。
那凭空生出无形无质、除了他自己没有任何人察觉、却又实实在在托住了奖杯暂缓它掉落的阻力,来自本不应存在于这个世界的力量。
他微笑起来,视线准确地投向观众席的一角。
那里有一双眼睛看着他,盛满温柔的笑意,或许还有骄傲与自豪。
那个人在这里。
那个人一直都在。
 
6 - Side B
他曾功绩赫赫无人能比,万民景仰地位超然。
他也曾经被污蔑、被拘押、被折磨、被丢弃。
他从无回荒漠生还,以被驱逐者的身份归来,在可靠的伙伴与忠实的追随者的簇拥之中,在无数人喜悦的欢呼、不甘的怒吼、狂热的拥戴和疯狂的诅咒之中,加冕为王。
王冠的重量即将降临头顶的那一刻,他因仪式要求、为表对神的敬意而垂首敛眸,也因此,错过了面前为他授冕的主教那重重金线缀饰的宽大袍袖中,近在咫尺的一抹寒光。
漆黑的、附着可怕诅咒的匕首没入等待加冕之人的咽喉要害。
主教嘴角那扭曲而快意的微笑还未及蔓延开来,就突然冻结。
面前黑发王者的影像倏忽间模糊扭曲,然后碎裂成再普通不过的一大捧水。
——水镜术。
一个入门级的低阶法术,因为在最恰当的时机、以最恰当的角度、施放在了最恰当的地方,竟被用出了高阶幻术的效果。
于是尽管它仅仅是昙花一现,却在转瞬间将紧锣密鼓精心策划数月的一场刺杀毁于一旦。
“干得漂亮。尤其是对技能的掌控。”
“这还用说。”叶修理所当然道,“我可是职业选手。低头。”
于是身着礼服的新王笑着依言低下头颅,让拥有相同面容的另一个人为他加冕。
 
7 - Side A
听说某四冠大神有主了。
对象貌似同为某知名电竞选手。
整个职业圈都炸了。
哪个胆大包天的家伙?
哪个开作弊器的混蛋??
哪个凑表脸的小婊砸???
然后跑去强势围观的诸位表示三观尽碎悔不当初宁愿什么都不知道。
——叶神果然丧心病狂。
——惨无人道。
——突破人类界限。
——就是。
——老叶你终于彻底精神分裂了?
——我一定是出现了幻觉……
——自恋。
身处话题风暴中心的叶某人表示:“呵。”
 
8 - Side B
听说隔壁那个跟BUG一样从没人攻略得了的大BOSS竟然被攻略了!
听说搞风搞雨作威作福的大魔王要禅让给那个知名不具的勇士了!
大家冲啊!去见识一下哪家的人这么牛逼!实在不行去嘲笑一下那谁谁也好啊!
等等这是什么鬼?!
攻……略……你……妹……
禅……让……你……妹……
麻蛋敢不敢不要这么自恋!
麻蛋敢不敢滚下来乖乖让我们揍一顿!
两个那谁谁啊!
这世界还能不能好了!
崩溃边缘了吧!
毁灭不远了吧!
一片哀鸿遍野之中的大魔王微笑:“呵。”
 
9 - Side C
“我应该已经死了。”叶修说。
“没错。”另一个人表示赞同。
“我觉得这里肯定不是正常情况下人死后会到的地方。”叶修四下环顾了一圈。上下左右都是白茫茫一片,除了面前另一个人的身形外,什么都没有。
他又低下头打量了一下自身情况。
从苏黎世起飞不久之后就被劫持的飞机、起火的引擎、失控的局面、楔入致死部位的流弹、坠落、爆炸……
正常情况下,他不应该还活着,更不可能像这样完好无损四肢俱全。
“这里是时空的缝隙。”另一个人说,“把你拉回来费了我不少力气,还差点失败。”
他沉默着没有开口,另一个人也没给他插嘴的机会。
“先听我说完,时间不多。”
然后他就了解到,刚才那场将他并肩征战的同伴、相识多年的友人、还有视若至亲的姑娘尽数吞噬的悲剧,或许并不能完全算是意外。
他们两人在浑然不觉的时候,因为某些超出理解范围之外的漏洞和万中无一的巧合,沾染了不应有所关联的因果,并且越陷越深。
接触不应知晓的事物、开发本不该存在的能力、使用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力量、介入众目睽睽之下的场景,甚至连存在都渐趋公开。
时空法则渐渐失衡,直到越过某个危险的临界点,触发了自我保护机制。
它要将源头掐灭,就像人体消灭病毒。未达到目的就不会停止,只会愈发疯狂。
不惜一切代价,无论多少牵连。
另一个人所在的世界,这样的异常出现得更早,已经有很多人因此丧生。
所幸还有一个办法,能挽回一切。
然而只有一个办法,来补救一切。
彻底割裂两个时空间的联系,一切事物便会恢复原状,因为自我保护机制而导致的死伤自然也会不复存在。
一切异常因果的痕迹都会被抹去,世界意识会自动将遗留下来不合理的地方补充修正。
叶修没有再问更多。
他只是简短地说:“要怎么做?”
随着时间的流逝,另一个人的脸色越发苍白,先前不动声色的面容也流露出明显的疲惫。
只是他看着叶修的眼神里,那份温柔却从未改变;在听到叶修的问题的时候,他也并没有迟疑。
“我需要借用你的力量。”
叶修也没有犹豫,伸手捉住他的下巴,直接亲了上去。
或许是因为他们作为相同存在的奇妙关联,接吻可以成为两人之间转移力量或其它东西的极其快速有效的手段。这个“副作用”很早就被发现了,算是某种意外之喜,不过直到此时此刻才真正被利用起来。
他们都知道,这是最后一个吻。
这是最后一次,伸出手能够碰到的是温热柔软的人体,而非亦真亦幻的水幕,抑或冰冷坚硬的镜面。
然后近在咫尺的触感变得不再真实,眼中映出的轮廓从边缘开始涣散。
熟悉的容颜随着涟漪渐渐模糊扭曲,如同失败的水镜术中碎裂的倒影。
两个世界的牵绊彻底断开的那一刻,他们借以暂聚的时空缝隙便也不复存在。
 
10 - Either Sides
叶修睁开眼睛的时候,意识到有什么不对。
头上王冠沉甸甸的重量,手中权杖陌生又熟悉的轮廓。
脑海中多出的那段记忆所描绘出的一整段并不属于自己的、真实而完整的人生。
本不该存在于自己掌控之下的、双人份的力量。
本应已在鲜血与火焰之中结束的生命。
他近乎不敢置信地闭了闭眼,又睁开。
什么都没有改变。
另一个人睁开眼睛的时候,立刻发现了不对。
毫无法术痕迹的医疗装置,迥然而异的运作方式。
挤满病房的那些人熟悉又陌生,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告诉他,这些人是他多年的对手与朋友,那个姑娘是他最熟悉的搭档与近乎家人的存在,而坐在床边满脸疲惫欣喜的那个与自己有着极其相似容貌的人是他的双胞胎弟弟。
早已被反目、欺骗和染满鲜血的冲突践踏得支离破碎的友谊与信任。
早已长眠于厚土之下的血缘至亲。
他有点想笑。
即使知道这种情况一点也不可笑,除了笑之外,似乎也没什么更好的选择了。
如果说交集本是一个错误,那么眼下这种状况,简直就像是最离谱最荒谬的将错就错。
用一个错误,来纠正另一个错误。
尘埃落定,无可转圜。
 
尾声 - Both sides
放心,这里交给我。
那边,就交给你了。
……然后,我就成了你。
我知道你也会做同样的事情,并且做得天衣无缝。
因为,我们本就是同一个人。
身体中流淌的相同的血,植根于灵魂深处的镜像般的力量。
它们所撕裂的,除了两个时空间的障壁,还有我们之间最后一丝羁绊。
被遗忘的叹息,被燃尽的冲动,被冰封的誓言,错失归处的最后告白。
谁到底没能学会抽烟,谁从此不再用水镜术。
谁终其一生都没能说出那句“我爱你”。
在这个陌生的——
不再有你的世界。
 
End.

评论(44)
热度(150)

© 负者歌途-Adeline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所有文章谢绝转载,除非单独授权。
脑洞狂魔,习惯性话唠,爆字数是常态。
三次元忙,长文有心无力。
入坑总是晚N年,2≤N≤ 20。
黑历史永无止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