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7 SC] 未命名 2

我不拥有FF7和全职高手及其相关的任何人物、背景、世界观等,我只拥有我的脑洞和OOC。
全职高手paro(没看过全职高手原著的话也可以当电竞AU看)的SC,副CP杰内西斯X安吉尔、文森特X露克蕾西亚,其它的等以后写到了再加。
以及如题,名字还没定,等想好了再改。


未命名 - 2


夏休期开始的时候,萨菲罗斯在M市的路边偶遇了拖着行李无家可归的克劳德。
一问才知道,雪崩又没钱了,为了节省夏休期这两个月的宿舍房租,战队选手全被赶了出来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萨菲罗斯默了默,竟然没感到多少惊讶。
M市两个战队的经济状况在整个联盟里都是有名的——作为曾经获得过三连冠、每年都雷打不动地在季后赛占据一席之地的战队,神罗堪称壕无人性;而与之相反,刚成立没多久、排名不上不下地在中游徘徊、还有着谜之悲催财运的雪崩,即使跟处在同一梯队的战队相比也穷得叮当响。
克劳德现在暂时没了栖身之地正在路边思考人生,见到土生土长的M市人萨菲罗斯后连忙打听哪里的房子租金更便宜。
萨菲罗斯学着他的样子在台阶上坐下,然后问他有没有考虑过跟队友合租——毕竟雪崩的团结和队友爱在联盟里也是出了名的。
结果克劳德苦着脸一个个细数:玩枪炮师的巴雷特虽然在M市有房但家里一个老婆一个养女实在没地儿再收留更多的人,玩流氓的纳纳奇、玩战斗法师的希德和玩忍者的尤菲都回家乡去了,玩神枪手的文森特和雪崩技术部之花露克蕾西亚刚刚结婚趁着夏休期正好到处旅游度蜜月,玩拳法家的蒂法和玩牧师的爱丽丝两个女生找了间一室一厅的公寓合租了,玩机械师和术士双职业的里弗作为雪崩合伙人这两个月直接睡办公室凑合而克劳德实在不忍心和他抢那个小破行军床……
于是他自己就落了单。
萨菲罗斯好奇地问他为什么不回老家,克劳德解释说他要攒钱给母亲治病,在M市比在老家赚钱效率高还省了回家的路费,所以他夏休期在这里找了份送快递的临时工作。
看出了萨菲罗斯犹豫着没问出口的疑惑,他又补充道,你猜得没错,我是单亲家庭出身,只有母亲没有父亲。
克劳德坦坦荡荡的样子让萨菲罗斯反而莫名局促起来,他想了想觉得这种个人隐私怎么着也得要由同样性质的信息来交换才算公平,于是便说,我和你一样,也是单亲家庭出身,只有一个父亲——哦,你应该也见过他,神罗技术部的宝条博士。
克劳德竭力压下嘴角的抽搐,在内心深表同情。
萨菲罗斯显然很理解他那诡异表情背后的意思,又加了一句:所以我一攒够钱就自己买房搬出去住了。
克劳德想想M市的房价,在心里默默嘀咕了一句:不愧是神罗的队长,果然壕无人性。
他俩就这么天南海北地聊着,浑然不觉时间的流逝。话题不知怎的又回到了雪崩身上,克劳德表示他很喜欢新战队的氛围,与队友的配合也格外默契,从日常相处到正式比赛都很开心;而萨菲罗斯则表示这是个明智的选择,如果克劳德还留在神罗,就算他成功转型剑客并被看好,只要萨菲罗斯或者安吉尔不退役他就不可能有出头之日(毕竟队里的剑士系还有个已被默认是安吉尔接班人的扎克斯在),而雪崩则恰好给了他一个大展身手的舞台。
不过理智分析归理智分析,到最后萨菲罗斯还是忍不住问出了他心里憋了很久的那个问题。
“你之前转队去雪崩,是不是因为在训练营那次我说话太重了?”
克劳德愣了愣,然后咧嘴一笑:“当然不是。你当时说得又没错啊,机械师确实不适合我。”
看着那个笑容,萨菲罗斯觉得自己的心跳变快了。
他望望头顶并不怎么强烈的太阳,有些迷茫地想,奇怪,他的身体向来很健康,不该这么容易就中暑的啊。
克劳德还在继续说话。
“所以我转了剑客,因为,呃。”他有些忐忑地偷偷瞄了萨菲罗斯一眼,而后者不知为何觉得这个表情可爱极了,“我一直都是你的粉丝来着。”
因为紧张,克劳德的口音都不小心溜了出来,然后他立刻闭紧了嘴巴,好像生怕萨菲罗斯会因此看轻他似的(虽然事实上萨菲罗斯觉得他那乡土口音也可爱极了)。
中暑症状好像越来越严重了,萨菲罗斯想,但他可不能在克劳德面前表现出没用的样子。
于是他匆匆接过了话题,试图继续交谈下去。
“我的剑客用的武器种类是轻剑,而你用的是重剑。为什么?”生怕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太像质问,他又补充道,“我是说,你有自己的想法是非常好的事情,重剑你也用得很出色,我只是……很好奇你做出选择的理由。”
克劳德的表情几经变换,最后定格在被偶像夸奖的激动和一种奇怪的羞愧之间。
“因为,嗯。”他清了清嗓子,诚实地回答,“因为我一直觉得扎克斯的角色耍重剑的样子特别威风。”
萨菲罗斯默默摁下心里偷偷窜起的嫉妒小火苗。


聊着聊着,天色不早了。萨菲罗斯想想自己拉着克劳德在这儿东拉西扯结果耽误了人找房甚至有可能害得对方今天晚上露宿街头,心里多少有些不好意思,遂表示:那你这个夏天住我家算了,正好客房空着,房租按市场价给你打五折。
克劳德微张着嘴一动不动呆呆瞪了他半晌,终于反应了过来,也没说啥不好意思之类的客套话,直接问了他房子所在的地段和租金市场价,然后肉眼可见地蔫了下去:五折我也付不起,算了……不管怎样多谢好意。
萨菲罗斯在心里计算了一下,这个价都显著超出预算的话,那克劳德能有的选项基本上全是条件差劲风险又高的地方,这可不行,更何况他也不想放人。
于是他说:陪练抵房租。
克劳德又愣了一下:陪练?陪练什么?
萨菲罗斯理所当然地回答FF。
克劳德表情有些崩溃——大神你确定是我陪你练而不是你陪我练?
萨菲罗斯作势要走:过期不候。
克劳德立刻抛弃纠结干脆利落地提起行李:哦,那你带路。


克劳德入驻萨菲罗斯家没多久,杰内西斯和安吉尔过来串门了。
他俩打算趁着夏休期出国旅游好好享受二人世界,临走前过来打个招呼,顺便把家里钥匙给萨菲罗斯让他帮忙照顾下安吉尔的盆栽和杰内西斯的蜥蜴。
结果在看到围着围裙打开房门的克劳德的时候,他俩的表情变得特别精彩。
克劳德本就是代替一局竞技场打到中间暂时走不开的萨菲罗斯前来开门的,一脸淡定地打完招呼就回厨房继续忙活了。杰内西斯和安吉尔熟门熟路跑到书房,用如出一辙的谴责眼神看向刚结束PK退出游戏摘下耳麦的萨菲罗斯。
“怎么?”萨菲罗斯被他俩看禽兽的眼神看得莫名其妙。
“丧心病狂道德沦丧人性扭曲——还有你这攻略进度是开了加速齿轮吧?”杰内西斯说。
“不是我说你,萨菲罗斯,他成年了吗?”安吉尔说。
萨菲罗斯高冷地瞥了他们一眼,拎出两瓶矿泉水重重放到他们面前,压根就不屑于回答这两个污者见污的家伙
顺带一提,克劳德只是看着脸嫩,其实他确实已经成年了。
嗯,就是澄清一下,没在暗示什么。


然后杰内西斯和安吉尔在围观屋主与房客之间的日常互动之后被闪了一脸。
如果屋主知道的话或许非但不会有半分羞愧反而会心里暗爽——叫你们平时在队里日常放闪,活该风水轮流转。
然而他并不知道,并且正在被他的房客召唤过去帮忙切洋葱。
于是他顺手抽了几张纸巾,走过去拉下克劳德揉眼睛的手,用纸巾擦掉对方脸上被呛出来的泪水,然后接过菜刀切起了洋葱,而从案板前解放的克劳德则弯下腰开始捯饬烤箱。
“克劳德。”
“嗯?——唔,谢谢。”
看着随手投喂的萨菲罗斯和叼着一片生洋葱道谢的克劳德,以及双方态度自然动作娴熟一派和谐自成二人世界的样子,杰内西斯和安吉尔深深明白了何为风水轮流转。
常年喂周围人狗粮,没想到还有被喂的一天,是在下输了。
“走吧,买饮料去。”
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吃完饭,四个职业选手决定用上游戏切磋作为消食方式,结果行动起来的时候出了点问题。
“我的账号卡送去技术部升级银装还没拿回来。”萨菲罗斯说。
“我的账号卡之前意外损坏了,新卡还没寄到。”克劳德说。
于是最后杰内西斯和安吉尔一人贡献了一个小号。
杰内西斯交给萨菲罗斯的账号卡是个男号,ID偷人不偷税。
“盗贼?”萨菲罗斯挑眉,“你那四个剑士系的小号呢?”
“死心吧,那四个号只有我自己能用,拒不外借。”杰内西斯斩钉截铁地说,“不想玩盗贼就把卡还我,然后干坐着看我们PK。”
萨菲罗斯装作没听见最后一句话,插卡登陆一气呵成。
安吉尔交给克劳德的账号卡是个女号,ID卖血不卖身。
克劳德进了游戏,扫了一眼金发碧眼容貌精致的女狂剑,差点被角色那头灿烂的金色卷发上亮晶晶的钻石发饰自带的绚丽特效给晃花眼,赶紧关了特效。
安吉尔在他身边有些尴尬地咳了一声:“这号原本是替我妹妹练的,结果她嫌弃ID难听职业难玩,自己买了个守护天使号后就把卡还给了我。”
于是,抛弃了本职业的萨菲罗斯和克劳德,跟近战之心不死拿着剑客小号的杰内西斯和为与大部队保持一致于是也不用本职改用剑客的安吉尔,展开了数场2对2的激烈PK。
至于每一次PK的结果……
萨菲罗斯:在我面前玩剑客?呵。
克劳德:虽然剑客依然是我的真爱但我还是想说,狂剑卖血之后输出起来真爽,尤其是在对面防不高并且我方队友控场特别给力的时候。
杰内西斯:友尽!
安吉尔:告辞。
“等等,账号卡还没还给——”
“不用还了!看着就来气!”
令杰内西斯和安吉尔愤怒的并不是打斗技输了,反正这些年输给萨菲罗斯输着输着也习惯了,问题是今天他们没一次是被萨菲罗斯收的人头,事实上这家伙今天输出一直在划水——他仗着自己对剑客的了解和盗贼的职业优势,总是死死限制住他俩角色的行动,以便克劳德放手输出往死里打,自己在一边围观偶尔打打助攻。
这个有同性没人性有了陆行鸟就抛弃队友爱的混蛋!要不是看在家里的盆栽和蜥蜴的份上,早怼死他了好吗!


tbc

FF7/ SC/  
评论(9)
热度(30)

© 负者歌途-Adeline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所有文章谢绝转载,除非单独授权。
脑洞狂魔,习惯性话唠,爆字数是常态。
三次元忙,长文有心无力。
入坑总是晚N年,2≤N≤ 20。
黑历史永无止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