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7 SC] 不醒梦 8(完)

FF7及其一切属于SE。脑洞和OOC属于我。


Neverending Dream - 8


扎克斯见到他们的第一反应,并不是高兴,也不是质问。
而是毫不留情地送了安吉尔和杰内西斯一人一拳。
很显然他本来有许多话要咆哮,但在看见那两人毫无还手之力地吐着血飞了出去之后,猝不及防一脸懵逼地当机了,千言万语都从喉咙口硬生生憋了回去。
#记忆里能扛能打特别牛叉的导师和总是仗着武力值高欺负我的混蛋突然都变成了一戳就碎的战五渣,怎么办,在线等,急#
萨菲罗斯接住了安吉尔,克劳德接住了杰内西斯,两人手上的治疗魔石同时亮起。
“不是……我没想……”扎克斯愣在原地,看样子再剧烈的怒火也biu的一声熄灭了。他看看这边又看看那边,见两人的伤势稳定下来才松了口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克劳德对他解释:“在被治愈的时候,他们的体质也变成了普通人。我知道你并没有用全力,但是SOLDIER的力量对于普通人来说不管怎样都……呃,杀伤力巨大。”
“……哦。”扎克斯看了看自己的手,蔫巴巴地垂下了头,整个人看起来活像只耷拉着耳朵的大型犬,“不管怎样,都活着就好……尤其是你,克劳德!”他精神重又振奋起来,眼睛亮亮地看向克劳德,神色里是全然的开心,“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办到的,不过你没事实在是太——好了!”
被他的情绪所感染,克劳德也笑了起来。
“我也很高兴能再见到你,扎克斯。”


在见到爱丽丝之后,扎克斯高兴得仿佛整个人都能发出光来。他将她抱起来转了一个圈,然后搂着她的腰,听完了秘密大串烧与大家的近况介绍。
在听到神罗针对他父母的动作的时候,他愤怒地把拳头捏得咔咔作响。但最后在被问及接下来的打算的时候,他有些为难地挠了挠头,却还是说要回去。
“SOLDIER的处境不妙,海德加还是个只会让一切变得更糟的混球。我不能在这种时候丢下他们。”他认真地说,末了还有些不甘地小声嘀咕,“我可不像某些人,能直接抽身一走了之。”
安吉尔表情复杂,但其中以欣慰居多。
“小狗也长大了啊。”杰内西斯感叹道,“变得稍微有点可靠了。”
扎克斯直接瞪了一眼过来:“嘿!我还没打算原谅你们呢!尤其是你,杰内西斯!”
“抱歉。”杰内西斯说。
扎克斯原本愤愤不平的表情变成了愕然。
“抱歉。”安吉尔也说。
扎克斯张了张嘴,发现自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嘴唇数次开合,最终却只是无言地闭上。
“抱歉。”萨菲罗斯跟着说道,“虽然我当时尽可能多了结一些事务,但心里毕竟另有牵挂,最后想必还是给你留下了许多麻烦。”
被留下的永远是最辛苦的。
“你们三个!太狡猾了啊!”
扎克斯的眼圈已经有点发红。见克劳德也张开了嘴,他连忙打断道:“克劳德你别瞎凑合!你又不是自己想离开的,道什么歉——而且我都知道了,你那次是为了救爱丽丝,为此我还该向你道谢才对!”
“呃,我只是想说,我们有客人了。”克劳德指了指他来的那条路。
扎克斯疑惑地回过头,看到了被一群黑西装塔克斯簇拥着的路法斯。
“原来如此。”萨菲罗斯轻轻地说,“塔克斯的情报果然不可能免费。”


路法斯并不是来找茬的。
话说回来,在明知这里有两位武力值位居星球巅峰的前1st、两位虽然变成普通人了但是依然不简单的前1st、还有一位现任1st中佼佼者的情况下还来找茬,这和找死也没有多大区别——而路法斯的字典里可能压根就没有“找死”这个选项。
他的来意,简单来说就是:我打算坑爹,合作不来一发吗?
他看中的倒并不是几位前任或者现役SOLDIER 1st的武力值,他所图谋的比这更大——他想要SOLDIER的支持。
没错,SOLDIER确实隶属于神罗,并且目前听命于海德加,而海德加只会站在手握更多实权、因此能给他带来更多切实利益者的一边——在目前状况下,那个人显然不会是路法斯。
但SOLDIER们不是没有自我的剑,也不是被事先设定好程序的神罗制造的兵器。他们忠诚,但并不愚忠;他们坚定,却并不盲目。
他们拥有自由意志,拥有独立思考并做出选择的能力。
如灯塔和旗帜般屹立不倒并指引他们前进方向的是萨菲罗斯,传递信仰成为他们精神支柱的是安吉尔,以独特的人格魅力与才华成为他们亦师亦友存在的是杰内西斯,在体制变更的混乱中维护他们免于倾轧、利用与欺侮的是克劳德,在上述四人陆续离去之际继续指引他们、安抚并支持他们、与他们并肩作战、并在愈发如履薄冰的境地中维护他们的是扎克斯。
而前面四人的“相继叛逃”本身,事实上就已经对他们形成了一些隐晦的暗示。


“我确实对现在的神罗毫无好感,尤其是当它一次次试图对我最亲近的人下手之后,”扎克斯的破坏剑已经握到了手里,“但是我怎么知道你不会把它变得更糟?我怎么知道等你上台之后会真的去履行你的承诺——关于SOLDIER,关于魔晃炉,还有其它那些事情?”
路法斯看了看他,下一个动作却是转向克劳德。
“现在的我,有机会做到当年因为太迟而有心无力的事情。”他意有所指地道,“那应该同样也是你想做却很难做到的事情。”
克劳德敏锐地眯起了眼睛。
“定义‘当年’。”他说。
“尽管从未公开身份,但我想你或许已经猜到,我一直都是WRO的最大捐助人。”
克劳德立刻就明白了。
要知道,WRO只在另一条时间线上的“未来”才出现过。
“又有机会实现你征服世界的梦想了,是吗?”他语带讽刺地说。
“我想征服的是一个会继续存在并且繁荣下去的世界,而不是一颗即将枯竭的星球。”路法斯回答,看上去丝毫未受冒犯,“我相信我们的目标有很大一部分是相同的。”
“你表现出来的目标和你真正的目标通常都有所偏差。”
“并不是只有你与星球做了交易,克劳德•斯特莱夫。”路法斯说,“你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你知道那些前提、代价和约束。你可以不相信我本人,但你应该承认我们的立场相同——至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会相同。”
克劳德沉默了。
他看向站在他身边的几个人,发现他们也在看着他。杰内西斯耸了耸肩,安吉尔点了点头,扎克斯朝他咧嘴一笑,萨菲罗斯轻轻握住了他的肩膀,告诉他:“你能代表我们。”
于是他转过头,重新面对正耐心地等待他做出决定的路法斯。
“……成交。”


三个月后,他们回到了米德加。
很难用三言两语说清原本计划中兵不血刃的行动是如何变成了以整栋神罗大楼为战场的大混战,不过虽然状况变得棘手了些,克劳德始终不认为在绝大多数的塔克斯和SOLDIER都倒戈的情况下,老神罗还能翻出什么浪来。
直到他猛地挥出六式,为杰内西斯挡下一道红色的旋风。
刚找到克劳德、正要开口说话的红发前1st后知后觉地睁大了眼睛,终于意识到自己刚才是如何险之又险地与死神擦肩而过。
看清对手是谁的时候,克劳德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F**k!Deepground!”


“不管这个Deepground指的是谁,我觉得萨菲罗斯都不会喜欢这主意。”杰内西斯在他身后干巴巴地说,一边娴熟地扔出一连串魔法打助攻。
“这不好笑,杰内西斯。”在忙着揍人的间隙,克劳德同样干巴巴地回答。
对于克劳德而言,朱之罗索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算是个老熟人。在另一条时间线中他因为同伴安危而分心,不慎让她逃跑;这一次他不会犯同样的错误。
站在Tsviet渐渐冷却的尸体旁,他谨慎地从窗口探出头看了一眼下方的状况。
一个接着一个Deepground士兵匆匆在黑暗的走廊里跑过,他们制服上的蓝色线条发出冰冷的光,隐约照亮两旁鲜血浸没的残躯。
“我们得找到其他人。”克劳德转过头,对正在给自己腰侧一道又深又长的伤口治疗的杰内西斯说道,“找到他们,然后离开这里。这事已经没法善了了。”


“再说一遍?”
“我们干掉了宝条。”安吉尔说,“他不知道对自己做了什么,变成了一个相当恶心的……生物,但我们还是设法杀死了他——我以为杰内西斯已经告诉过你了。”
克劳德的内心依然有着不祥的预感。
“请务必告诉我。” 想起另一条时间线上文森特曾经告诉过他的事情,他沉重地说道,“你们找到宝条开打之前,他没在一个电脑终端前面。”
面前的两人对视了一眼,敏锐地意识到了不对。
“我们恐怕无法给你期待着的答案。”杰内西斯说,“当时他确实是在一个大型终端之前——怎么?问题严重吗?”
克劳德捏了捏鼻梁,和他们解释了宝条的精神有可能通过SND占据了维斯身体的事情。
几乎所有人都露出了被雷劈过一样的表情(“竟然还有这种操作?!”),就连路法斯的脸都裂了一下——克劳德猜另一条时间线上的未来中Deepground肆虐时不知藏在哪里的年轻社长可能并不知道这件事情。
“阴魂不散。”萨菲罗斯低声说了一句,表情阴郁地侧过头,让脸旁的头发遮住他的表情。克劳德安静地握住了他的手。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有了干掉他第二次的机会?”扎克斯却提出了一个新的角度,“并不完全是坏事嘛。竟敢打爱丽丝的主意,我想找那家伙算账很久了。”
“那么, Omega交给我。”向来寡有表情的文森特竟然轻轻勾了勾嘴角,“放心,我非常乐意给宝条添堵,并阻碍他的任何计划。”


然后他们再度集结,全副武装,严阵以待。
米德加翻滚的阴云之上,隐隐约约透出一点太阳的光辉。
克劳德站在那里看着这大决战似的气氛,突然有点恍惚。
“那么。”他将六式放到背后安置好,“让我们随意前进吧!”
此起彼伏的喷笑声在周围响起,不管是SOLDIER、普通战士还是塔克斯,都或明或暗地被他不合时宜的幽默逗乐了——甚至在角落里扶着夏璐亚的谢尔克也微微抿了抿嘴角。
“‘随意前进’?”就连萨菲罗斯也忍俊不禁,“认真的,克劳德?”
克劳德一脸无辜地摊了摊手。
他看着那个笑容——或者说,近似于笑容的柔和神情——在心里暗暗地想,我这辈子值了。


End


【一个彩蛋】


“扎克斯?”
“嘿克劳德!好久没见你了,这单跑得够远的啊?”
“嗯,去了趟乌泰……这是?”
“请柬啦请柬!萨菲罗斯那份干脆也一起给你算了,一会儿你回家就能直接给他。说起来真是难得见你出远门他没跟着啊……”
“本来是一起出发的,后来正好碰上杰内西斯和安吉尔遇到麻烦,他就留在那里帮忙,最后先一步回来了。请柬给我吧。你和爱丽丝要结婚了?恭喜。”
“是啊,之前打Deepground的时候就说好了的,胜利之后带她回去见我的父母,然后马上举办婚礼。”
“……你在战前竟然还立过这种flag?”
“都说了不是flag了啊!”


【彩蛋•完】


新文风果然不能随意尝试,一写长就又回到了自己惯常的正剧风……
《不醒梦》到这里就正式完结了。谢谢大家。

FF7/ SC/  
评论(7)
热度(47)

© 负者歌途-Adeline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所有文章谢绝转载,除非单独授权。
脑洞狂魔,习惯性话唠,爆字数是常态。
三次元忙,长文有心无力。
入坑总是晚N年,2≤N≤ 20。
黑历史永无止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