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喻】战基绝唱 01-05

叶修X喻文州,超能科幻混合架空背景。
人物属于虫爹,私设、脑洞、OOC和BUG属于我。
看了动画《战姬绝唱》之后脑洞大开之作,部分主要设定借鉴该作品。文中有必要解释,因此没看过动画也不影响阅读。有疑惑的话欢迎留言提问。

第一部分:武装者
 
【一】
“我是叶秋,X40区域出现巨大数量NOISE,我方战力仅一人,请求援助,坐标(529,210),紧急等级红色。”
“我是叶秋,X40区域出现巨大数量NOISE,我方战力仅一人,请求援助,坐标(529,210),紧急等级红色。”
“重复,紧急等级红色,请速回复——”
耳机中依旧一片死寂,毫无回应。
叶修一个翻滚躲到掩体后面,一手握紧却邪,一手扯下耳麦。
几番摆弄,“无讯号”的警示灯依旧红得刺眼,仿若嘲笑,又仿若赤裸裸的恶意。
信号故障吗?
还是……刻意的屏蔽?
有怪物嘶鸣着从上方扑下,叶修向旁闪避,手中不及握稳的耳麦却被如刀般锋锐的羽翼扬起的小型旋风卷走。
于是那耳麦连同其上印着的火红枫叶的标志便在空中被割裂、粉碎,飘飘扬扬四处散落开来。
也罢。
龙形的魔法斗气呼啸着将那怪物撕成两半,于是它在死亡的那一刻就诡异地静止在了空中,从被撕裂的地方开始变成黑色的粉末。
不出两秒,整个身躯都完成了炭化,就像方才的耳麦一样,飘飘扬扬四处散落开来。
无论如何,他会战斗,直到终结。
即使孑然一身,无人相和。
 
【二】
“果然。”
于NOISE最密集的地方杀出一条血路,他终于进入摇摇欲坠的老旧楼房组成的迷宫最深处。
一个结构精巧严丝合缝、看上去和周围的破漏全然格格不入的巨大牢笼中,有三个人被困在显然是被特意设计的枷锁之中动弹不得。有机械与他们的身躯相连,将血液抽出,统一传进牢笼角落某个巨大的凹槽中进行转化,然后再将转化之后的物质输送进位于牢笼四角的信息素扩散装置之中。
“将无辜的普通人作为饵料,引起NOISE的反常聚集……”
自异空间入侵的不明种族NOISE智力低下,而且也无法正常碰触物体,更不可能设计并组装这样的机关。
能够做出这般聪明狡猾又用心险恶的事情的,只可能是人类。
而他今日的行踪本应是不外传的绝密情报,甚至在嘉世内部也并非人人都有权限知晓。
叶修用力地闭了闭眼睛,仿佛要借此压抑住什么。
“真是太看得起我了。”
战矛挥动,斗气汹涌。
围在笼子四周虎视眈眈的NOISE消亡殆尽。
一声巨响,牢门碎裂。
牢笼中的三个人似是个三口之家,体质相对较弱的女人和孩童已经陷入了昏迷,对外界的情况毫无反应。只有男人一个激灵被惊醒,循声望来,一眼便瞧见了那根被人熟知的黑色战矛。
“却邪?你……你是叶秋!嘉世的——”
男人的声音嘶哑虚弱,却随着对他身份的恍然大悟而带上了不容错辨的怒火——或许还有恐惧。
“我是。”叶修说着,走到他身边的电脑中枢前,将却邪搁在一边,操作起控制面板来。
三个人身上的那些形形色色的机械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他们的身体,缩到了看不见的地方。
喀哒数声轻响,女人和孩子身上的枷锁脱落了。
“你想干什么?”男人如困兽一般嘶吼起来,牢固的枷锁随着他的奋力挣扎而吱呀作响,“你们还想干什么?有情就冲着我来,欺负女人小孩算什么本事——”
叶修置若罔闻,快步走过去,抱起了孩童。
身后那个男人的怒骂中已经带上了歇斯底里的绝望:“——叶秋你不是人!你们这些畜生!畜生!叶秋你不得好死,你们嘉世的都不得好死——”
叶修一句话都没有反驳。
他争取到的时间并不多,完全没空浪费在无意义的口舌之争上。
他将小孩和女人带到男人身边,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装置,用指纹激活了它。
机械女声响起:“持有者身份确认,启动完毕,请输入目的地及传送人数。”
这是一个可以制造空间转移以逃生的一次性活体传送装置,可以在面临绝境时用来救命。
这玩意儿极其稀有,即使以他的身份履历,也不过拥有这一个而已。
“信息已确认,传送人数三人,请不要离开光环范围,等待传送……”
叶修输入完毕,将装置放到三人之间,自己则退开几步,脱离了白光笼罩的范围。
“传送目的地是这个装置所能达到的最远一个避难所,那里你们可以得到简单治疗。”
他不得不提高声音以压过男人的叫喊。
“因为这个转化设备的存在,H市所有的NOISE都已经在向这附近聚集,到那里之后短时间内不必担心受到袭击。”
男人的话音戛然而止。
他张大了嘴看着叶修,似乎这人在说的是另外一种他听不懂的语言;他甚至都忘记了挣扎。
叶修不再理他,回到面板前点了几下屏幕,于是这个牢笼中仅剩的还在起作用的枷锁松了开来。男人踉跄着试图站稳,不过最终失
败了,狼狈地跌倒在了他的妻子和孩子之间。
“逃吧。”叶修重又拿起战矛,背对着他们,沉声说道,“离H市、离嘉世越远越好。”
身后白光一瞬炽盛,而后熄灭。
牢笼之中,只剩下叶修一个人。
 
【三】
便携式警报器疯狂作响,从手表弹出的虚拟雷达光屏上,每一颗都代表一个NOISE的红点密密麻麻连成血般鲜艳的色块,从四处不断接近。
身着战甲手握却邪的人抬脚向外走去,步履果决,背脊挺直。
就像多年来他无数次踏上战场时的模样,始终如一。
他所为之战斗的,从来不是名声、荣誉、金钱、权力、威望、或者谁的敬佩喜爱。
“人”的事情,应该在“人”之间解决。
在NOISE的威胁面前,谁都没有差别。
无论熟悉还是陌生,同袍抑或仇敌,他所做的,只会是同一件事情。
消灭NOISE,守护活着的人。
这个信念,从十年前异族入侵的警报第一次拉响开始便从未更改。
即使原本志同道合的人,或阴阳相隔,或天涯海角……或时移世易,初心抛却,无迹可寻。
 
【四】
方圆数里内的其它生命已尽皆消亡,NOISE追逐着唯一生者鲜活的气息而来,就像飞蛾趋火,虫蚁寻食。
天上飞的、地上走的,形状各异的怪物熙熙攘攘,仿若要赴一场盛宴——死亡的盛宴。
叶修站在被破坏的牢笼之前。
身后的信息素扩散装置孜孜不倦地运转着,继续释放着诱饵,将更多的怪物引来。
红光闪烁,将牢笼和他本人包裹在内,挡住了NOISE一次又一次孜孜不倦的攻击。
是叶修手中的防护屏障构建装置忠实地发挥着作用,在短时间内防御任何外部攻击。
可是它的剩余电量马上就要耗尽,鼓噪的警报声中,夹杂着机械女声的倒计时提醒。
(10——)
月亮被云层遮住,这个夜晚太过黑暗。
没有关系,那就自己创造希望与光明。
(9——)
却邪高举,矛尖直指天际。
仿佛要刺破这浓稠的黑暗,灭尽阴霾,将朗朗清光还于大地。
(8——)
无论是冷兵器、重火力、还是新式武器,千百年来这个世界上人类发明的相互之间的攻击手段都对NOISE无法造成任何伤害。
只有在NOISE出现之后研发出来的“圣武器”才能对这个来自异空间的不明种族造成有效杀伤。
而“圣武器”只有相当少的一部分人才能使用,这些人被称为“武装者”。
(7——)
H市此刻存在的所有NOISE都已经被诱饵引诱,聚集到了这里。
也就是说,只要消灭它们,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无论是武装者还是普通人,局内人还是局外人——短时间内都不会再生活在随时随地性命受到NOISE威胁的阴影之下。
这是他作为嘉世的队长,最后能做的事情。
(6——)
潜伏在一整个城市里的NOISE能有多少?
几千,几万,甚至是几十万?
具体数字并不重要。
因为到了这种数量级的NOISE,完全不是正常情况下一个人能够独自解决的。
哪怕这个人,是有着“教科书”的名声、被公认为最强武装者的斗神。
除非出现奇迹。
(5——)
那就创造一个奇迹吧。
(4——)
叶修轻声念诵出自从成为与却邪的武装者开始便被铭刻在意识深处、此刻之前却从未动用过的发动语。
“魑魅魍魉,见之则伏。”
(3——)
令圣武器释放出超越界限的力量,挣脱限制、燃尽一切的“绝唱”。
就连武装者自己都不能幸免,因为人类脆弱的肉体无法承受那样巨大的能量冲击。
发动了绝唱的武装者的圣武器,最后也会因为过度消耗而破碎。
(2——)
叶修凝视着却邪,这个陪伴了他那么多年的老伙计。
他的目光中有怀念、有遗憾,或许也有着歉意,却唯独没有后悔。
却邪也抖动着发出嗡鸣,像是某种回应、某种安抚,又像是在表达某种决意。
于是他微微地笑了。
然后毫无犹疑地,念出了最后的语句。
“绝唱·却邪。”
(1——)
鲜血蜿蜒,如一条条溪流。
从双眼中流出,从口鼻中涌出。
淌过面颊,淌过脖颈,淌过冰冷的战甲。
淌过颤抖的指尖,淌过伤痕累累的身躯,淌过无力跪倒在地的膝盖,在地上汇聚。
如同溪流汇入河流,河流奔腾入海。
(0。)
仿若镜像一般,叶修头顶的半空中,出现了矛尖向下的却邪的巨大倒影。
防护屏障闪了闪,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NOISE铺天盖地,一拥而上。
 
【五】
“——实时监测数据显示H市突然出现巨大密集的未知能量,正在试图采集波形进行解析,不过G市这边距离实在太远,结果一时半会儿还很难说。”耳麦里传来黄少天语速极快的声音,“那里也检测到了NOISE的反常聚集,密度相当高,似乎整个城市的NOISE都跑到那里去了,队长你千万要小心——”
喻文州却在这边完全陷入了沉默。
“队长?喂喂?掉线了吗?还是遇到了危险?队长你没事吧?快点回答啊——”
他的眼睛里倒映着远处天空之下那把正在迅速成形的巨大战矛的虚影。
矛身漆黑,模样熟悉。
那是……却邪。
它在空中化作千万,骤然爆发出无比强烈的光芒,将夜幕撕裂。
千万矛影投身向下,义无反顾,比陨星更璀璨,比烟火更绚烂。
可是陨星和烟火的刹那耀眼,却是以燃尽自己为代价。
而后坠落,灰飞烟灭。
“我看到未知能量的来源了。放心,不是危险——至少对我来说不是。”
他听见自己说,声音里的冷静就像是斑驳剥裂的墙纸一样摇摇欲坠。
“是却邪的‘绝唱’。”
耳麦的另一边传来了巨大的声响,应该是黄少天失手打翻了什么东西。
他的手握紧了灭神的诅咒,用之大令指节都泛白。
“……是叶秋发动了绝唱。”

评论(15)
热度(88)

© 负者歌途-Adeline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所有文章谢绝转载,除非单独授权。
脑洞狂魔,习惯性话唠,爆字数是常态。
三次元忙,长文有心无力。
入坑总是晚N年,2≤N≤ 20。
黑历史永无止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