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H/叶黄】记得

我来认领啦=w=这次写的还是叶黄。
似乎此次活动里的其它所有文都发得很顺利,只有这篇是在毫无来由地被Lofter吞了整整一个小时之后才又莫名其妙地被吐了出来……虽然当时正值饭点但也不至于就这么饿吧,掀桌。当时想各种办法尝试抢救的子安和鱼鱼辛苦了,谢谢你们!以及我最后还是没能买成彩票,感觉自己错过了一个亿啊2333
番外在此:【叶黄】不忘
 

2017情人节叶攻12h企划:


【“快走,不要回头!有人会接应你。”
喻文州一把将他推下陡坡,短暂的接触间还趁机朝他身上放了个咒术。
他不受控制地疾速滚落,紫黑色的气泡包裹着他,在下落过程中不让杂乱无章的树木与凹凸嶙峋的巨石击打到他的身体。他咬着牙抽出冰雨想破开气泡插进旁边的树身固定住自己然后掉头向上爬回去,结果却发现这个咒术短时间无法从内部破坏。
到底在搞什么!那可是王杰希啊,是连唐昊都能打爆的人啊!
队长根本就不擅长近身战,施法速度在被围攻的时候也很吃亏,就算要留一个人也应该留下他来拖住王杰希带领的那个追杀小队吧!
他心急如焚却无可奈何。
触地的那一刻,咒术气泡在剧烈的冲击下破碎,而他却安然无恙地落到了地上。
他一秒都没耽误,直接绕上一条最近的道路想要赶回崖上去救援喻文州,却撞上了另一支搜寻部队。更糟糕的是,他被发现了。
他在密林间辗转腾挪,不断有呼啸而来的子弹和法术砸在他之前所在的位置。对方仗着人数多和他周旋,他纵是身手再好也无可奈何,可以躲闪的空间依然被一点点压缩着,直到彻底消失。
他看着再次飞来的一片弹药法术,知道有大部分躲不过,无奈决定只尽量闪避掉那些带控制或者状态效果的攻击而硬扛下其它的。正准备好了迎接疼痛的时候,身前突然“唰”地一声撑开了一把大得离谱的伞,将所有攻击尽数挡下。
伞柄有点长,尽管伞面挡在他之前,可是持着伞的人却在身后。
是队长说过来接应他的人吗?能悄无声息地在重重包围里摸到他身后、甚至他本人都没察觉,看来是个相当可怕的家伙。
他想着,甚至都没来得及回头看一眼就往旁边一窜避过从另一个方向来的攻击,余光瞟到持伞者收起了伞,然后另一只手从伞柄处极快地抽出了什么,寒光迅疾一闪,身形移动的方向明明和他一致,速度竟比他还快。
弧光闪……这绝对不是普通的伞,而是一把千变万化的武器!
“往哪边突破?”他问。这有点奇怪,因为通常他不会这样信任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甚至交出这么关键的选择权——可是他的直觉就是告诉他这个人值得信任,连警戒感都未曾生出,而此刻如此危急的情况下,他选择了相信自己的直觉。
在这个人身边,他感到了莫大的安心,和即使与全世界为敌也无妨的信心。毫无来由,冲动盲目,一反他素来彻头彻尾清醒冷酷地判断形势寻找破绽再充分利用的风格。
然后下一刻他就后悔了。
“上方。”
他差点爆出句粗口——四面八方都是包围当然只有天上地下可以突破了,可是他看上去像是会飞的样子吗?他要会飞犯得着这么狼狈吗?
然后他就真的飞了起来。
别误会,当然不是他千钧一发间突然掌握了什么飞行技能,或者冰雨突然响应他内心的强烈召唤很不科学地变成了个飞行道具。是他身后那个人一把揽住他的腰带着他升空,那把暗藏玄机的伞变成了个机械旋翼在他们头顶转啊转啊转……
机械旋翼本就飞不快,带着两个人速度更慢。他看着方向倒是判断出了那个人的意图——越过那道山崖的话,倒是有机会摆脱这些追兵。
距离不远。可是这也超出了机械旋翼可以坚持的距离吧?
不,不对。
眼角瞥见一枚爆缩式手雷,再结合他们此刻所处的角度——借着它爆炸时的强力气浪对他们产生的推力,能成功!
手雷爆炸前一瞬间那个人稍稍调整了一下姿势。一下子被推出去老远的时候,他听到了一声压抑的闷哼,显然手雷爆炸的推力强劲归强劲、救命归救命,伤害却也是实打实的。可是在换过姿势后,这些伤害都落到了那个人身上,他自己丝毫未受影响。
越过山崖,瀑布在望,他们跳进轰鸣的水流飞速而下,瞬息之间已然远去。】
 
【“你是谁?特殊武器,全职业精通——我以前怎么从来没听说过有你这么一号人物?”
跳上河岸确认周围安全后,他看着那个接应者,问道。
对方正在抖去那把大伞上的水珠,听到他这么一问,动作霎时僵硬。
“你……”他看着这人瞬间空白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狠狠疼了一下,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拭去那张默然的脸上滴落的水珠,“别哭。”
触及的皆是冰凉,并没有泪水。
可是他分明觉得,那个人的心中发出了谁也听不到的悲鸣。
持伞的男人没有回答他的任何一句话,而是说道:“你一个人逃出来的?”
他一个激灵,猛地意识到了什么:“队长!我掉下来之后就只剩队长一个人对上王杰希的小队了——不行我要快点回去!”
“等等,你说喻文州跟王杰希碰上头了?”男人抓住他不让他直接三段斩跑路。
他急切地想要挣开:“哎时间紧迫我回头再跟你说——对了你是不是认识队长啊,要不跟我一块回去救他?”
男人都快无奈了,朝上面指指:“你看像是在打的样子吗?”
他们跳进的那条瀑布连着的河流是弯曲的,现在他们恰巧绕到了当初他被扔下来而喻文州留在上面的那座崖的另一面。现在那上边静悄悄的,没有咒术的影子也没有魔法的光芒,宁静祥和得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
完了。
他心里一凉。
这么快就打完了?王杰希强归强,队长就算不擅近距离战斗也绝对不是什么一时半会就能解决的弱鸡,莫非是因为这几天的逃亡而精神不佳发挥不好?所以说就不该把他扔下来啊,打群架这种事情多一个人情况就会完全不一样了孤胆英雄也不是这么当的啊队长!
他心里飞快地盘算着下一步的行动,直到旁边的那人拉了他一下:“你看。” 
他认出了那把正从崖上往下飞的扫帚,眼睛都红了,噌地一声拔剑出鞘:“王杰希!来得正好,我正愁找不到他为队长报仇呢!”
那人哭笑不得地按住他:“报什么仇,没看到你队长正好端端待在那把扫帚上吗?”】
 
【“怎么回事?他不认得我和这家伙了?”
带着喻文州安全着陆与他们两人会合后,王杰希看着把冰雨握在手里好像随时会扑过来结结实实扎上一剑的他,一脸莫名其妙地转过头问喻文州。
他正想说谁不认得你了装什么无辜你不就是那个老跟我们别苗头的奸诈大小眼吗,就见他队长的脸色变得有点难看。
他上次在喻文州身上感觉到这种不加掩饰的愤怒情绪,是几天前本应外出办事的队长突然闯进禁闭室带走他的时候。
等等,他当初为什么会被关进禁闭室?
想不起来。
奇怪,他的记性一直都很好的。
总之,不知道因为是什么原因,那天之后他最好的朋友就带着他开始了逃亡,而追杀他们的全是曾经隶属同一个组织的昔日伙伴。他也没有多问什么,有那种空闲不如抓紧时间休息,反正喻文州肯定不会害他,而且对情势的判断向来准确。
他这边正回忆着,就听到了喻文州的回答,声音里透出要结冰一样的寒意。
“他们趁我不在,消除了少天那几个月的记忆。所以他对叶神毫无印象,也完全不记得我们那段时间的经历、发现和合作的协议了。”
他感到那个被称作“叶神”的人按着他肩膀的手猛地一紧。那一瞬间他感觉到了疼,可是这疼痛远远比不上同一时间心里突如其来的、却似曾相识的刺痛和恐惧。
就好像他曾无数次拼命挣扎,告诉自己不能忘记这最珍贵的记忆最不想忘记的人,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感觉到脑海中一切有关那个人的画面声音一点点被碾碎然后消失的,那种刺痛和恐惧。
他猛地转过头紧紧盯着那个人的眼睛:“你——你叫什么名字?”】
 
“叶修!叶修!你的名字是叶修!对不对!”
从梦中惊醒的黄少天猛地跳起来,一把掀开被子抓起睡在旁边的叶修的脖子死命晃。
“对对对,我还知道你的名字叫黄少天,还有你再不放手就可以在墓碑上看到被你掐死的我的名字了!”硬生生被他摇醒的叶修挣扎着抓住他的手腕往外拉,趁着他稍稍放松力气的时候一口气喊道。
黄少天也差不多清醒了过来,这才发现自己在做什么蠢事,赶紧放开叶修然后手忙脚乱地帮着他男朋友拍背顺气。
“这大清早的你发什么疯?还是妖刀大大情人节的开场方式也要与众不同?”感觉自己总算活过来的叶修抓过床头的电子钟看了一眼,十分无奈地问他。
黄少天自知理亏,有些不自在地避开叶修毫无谴责意味只是单纯地在疑惑的目光,坐到床边伸脚去够拖鞋:“起床起床!这都七点了,一会儿还要出门呢!”
 
“所以说你做了个梦,梦到你忘了我?”
叶修吐出嘴里的牙膏沫,拿过一边的水杯漱完口,然后非常熟练地从黄少天个人风格鲜明的长篇大论里提炼出最关键的那一点。
“对啊。那个梦太逼真了,我到现在都还能感觉到当时的心情,这绝对不是个普通的梦!”一边的淋浴间里传来黄少天的声音,夹杂着哗啦哗啦的水流声,隔着一层玻璃显得有些发闷。
叶修冲干净自己的牙刷、把它插到牙刷架上另外一支旁边,然后将自己的漱口杯跟属于黄少天的那个并排摆好:“我去热早饭。”
“等等!”淋浴房的门拉开一条缝伸出个湿漉漉的头来,伴随着一大片扑面而来的温热水汽。黄少天的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不满:“你就这么——”
“只是个梦而已,别大惊小怪的。”叶修一脸淡定地把他的头按回去然后拉好门,“小心着凉,上个月怎么感冒的忘了?”
“喂……”黄少天抗议着,“都说了只是不小心了!”
“快点洗完出来吃早饭,一直嚷嚷着要出去买东西的人可是你自己。”叶修直接无视了他的嘴硬,顺带不忘恐吓,“再‘不小心’感冒一次的话你就等着家里一周都只有秋葵吃吧。要是我又听文州说你偷偷买了冰激凌和麻辣烫……呵呵。”
他留下一句完全基于假设的意味不明的威胁走得潇洒,留下黄少天独自在浴室里抓狂:“啊啊啊我就说老叶你都不来蓝雨的怎么会知道我在训练室里干了什么!队长这个叛徒!”
 
在小圆面包上依次叠放起在平底锅里两面都煎透的肉饼、泛着诱人香气的荷包蛋、还带着水珠的生菜,挤上大量蛋黄酱和番茄酱,最后在最上方盖上另一片小圆面包,两只手抓起大功告成的汉堡张开嘴咬上满满一口——在苏黎世的时候黄少天就爱上了这种吃法,到现在虽然回国都已经半年了,不过这股子新鲜劲儿还没过去。
叶修把插好吸管的一盒牛奶推到他手边,然后就坐下自顾自翻开报纸看了起来,另一只手漫不经心地往嘴里塞着豆浆油条。
“我说啊,老叶……”黄少天咽下嘴里的食物,难得声音里有些犹豫。
“嗯?”叶修的视线不离报纸,不过应了一声示意他说下去。
“假如我真的忘了你,你会怎么办?”黄少天问。
“哦。”叶修含含糊糊地给了个回应,听上去敷衍得不得了。
黄少天不出意料地炸毛了:“你那是什么态度?一般来说不是应该拼命挽回我怕我离开你吗?什么讲我们过去的事情唤醒回忆啊重新到以前一起去过的地方寻找记忆啊电视里不都是这么演的吗!你这个‘哦’是几个意思老叶你给我说清楚!”
“国家队集训的时候你到底被楚云秀灌输了多少乱七八糟的电视剧……”叶修总算从报纸里抬起了头,“说得这么头头是道的,你是真的打算忘了我重新开始还是怎么?”
“怎么可能!”黄少天看着他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只觉得心里一窒,赶忙澄清,“这种不科学的事情,又不是在梦里边——就是假设,假设懂不懂!”
“那我为什么要怕?”叶修理所当然地反问。
说得好有道理,黄少天竟无言以对。
见饭桌另一边的人不说话了,叶修重又边看报纸边吃起了早饭,好像这个话题对他没产生半点影响。黄少天那叫一个不甘心啊,合着就他一个人一大早被噩梦吓醒然后在那边耿耿于怀是吧?
于是他发挥当年缠着叶修要求pk的韧性,不依不饶地问:“万一,我就说万一啊,我真的忘了你呢?”
“也没什么啊。”叶修一脸“拿你没办法”的表情抬起头,轻描淡写地对他笑了笑,“只是从头再追罢了。”
几率触发,暴击效果产生,黄少天选手被K.O.。
“……才舍不得你这么辛苦。”他小声嘟囔了句,像是在掩饰什么一样抓起汉堡狠狠咬下了第二口。
 
“我去吧,你就别下车了。”坐在副驾驶上的叶修一边解开安全带一边说,“G市毕竟是蓝雨主场,你出现在公共场合风险太大了。”
知道他说得在理,驾驶位上的黄少天也没反驳:“那你也小心点,现在可不比前几年,知道你长什么样的人多了去了。”
“可不是,哥虽然已经不在江湖,江湖上却到处都是关于哥的传说。”某位刚退役的叶姓知名电竞选手对他的话表示十二万分的赞同,顺手抢走了他脸上的墨镜自己戴上。
“老叶,脸呢?”黄少天冲他翻了个白眼。
“不要脸,要你。”叶修不假思索极其流畅地接口道。
“恶心死了我早饭都要吐出来了苏沐橙到底给你灌输了多少乱七八糟的电视剧!哎对了,老叶你一会儿在超市里——”
“就算你哭着求我我也不会买冰激凌的,死心吧。”
“叶修你赶紧滚滚滚滚滚滚!”
黄少天深恨自己的车为什么不像电影里那样按一个键就可以直接把副驾驶座上的人恶狠狠地弹出车外。
他坐在车里锁上车门,透过车窗看着叶修走出停车场的背影,撇撇嘴。
“我唯一一次哭着求你的事情,你也没答应啊。更没做到。混蛋。”
他轻声咒骂了一句,不知道是在说谁。
 
【蓝色的剑尖精准地刺进心脏。
再抽出的时候,已经被血染成另一种颜色。
他感觉到了透彻心扉的冰冷,感觉到了刻骨的疲惫——他知道这并不仅仅是主观的感受。
持剑的那个人眼中,代表被傀儡术控制的红色光芒渐渐消失了。
原来如此,傀儡术解除的唯一条件是受术者被操控着去做的事情完成……这家伙,果然是被派来刺杀他的啊。
幕后之人真是好算计,并且手眼通天——不过这一切,现在对他来说也没有意义了。
因为他的生命,马上就要结束了。
“你……是你?!”
颤抖的手再也握不住剑柄,名为冰雨的剑掉到了地上。不再受控制的刺杀者愣愣地看着他,脸上出现了震惊和茫然,尔后很快变成了慌乱、后悔和痛苦。
“少天……”他微弱地笑了笑,用尽最后的力气伸手抚过面前之人的眼角,“别哭。”
可是滚烫的泪水还是沾湿了他的指尖。
那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这么坚强乐观的一个人哭泣。
“不对,你到底是谁?你认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你是一个很重要的人,你不能死……”
原来如此。
被带回去之后,再一次被洗去了记忆,成为被利用被控制的人形兵器了吗?
果然当时就不应该听这个老是逞强的家伙的话先走一步的,他想。
杀人者手忙脚乱地揽住被杀者的身躯,一只手徒劳地按着他心口的伤处,只换得满手鲜红。
这场景何其荒谬,何其悲哀。
“我认识你,我应该认识你的,可是我明明从没有见过你,甚至不知道你叫什么……”
“求你,别死——!”
他想说对不起啊少天,做不到的事情,我可没法答应。
他想说那些事情忘记就忘记吧,你还活着就比什么都重要。
他想说你哭的样子真难看,如果下辈子还能遇见,一定不会让你再露出这种表情了。
可是他已经没有办法说出来了。
他的呼吸已经停止,身躯已经冰凉。
无尽的黑暗。】
 
叶修猛地睁开眼睛。
车内后视镜下挂着的他当初和黄少天一块儿选中的平安符有规律地晃动,催人昏昏欲睡。
脚下装着弹簧的狮子形状的香氛瓶随着方才猝不及防的一个急刹车而颤动着,散发出他喜欢的味道。
挡风玻璃外是熟悉的道路与熟悉的街景,随着车辆的前进分成两半从身边流过。
“……少天?”他轻声唤道,声音里还有未褪去的睡意。
“嗯?”左手边的驾驶座上马上有人应声,“老叶你醒了啊,还有大概五分钟才到家,要不再睡会儿?刚刚有辆车不知道抽了什么风突然变道横插过来我才急刹车的,要不然就直接撞上了,现在不要命的司机怎么这么多,这又不是游戏里掉点血掉点耐久就完事——”
他听着耳边熟悉的喋喋不休的声音,抬起手揉了揉眼睛,终于彻底醒过神,反应过来了眼下的状况。
他退役后接受了家里安排的工作,这段时间 “恰好”在G市出差,就住到了他男朋友家里。正巧这一年的2月14日不是比赛日、而且当天他们谁也没什么要紧事,干脆就都请了一天假在一起过情人节。以他们各自的人气,这天肯定是不能像其他情侣一样出去光明正大虐狗的,不然后果绝对惨不忍睹。然后黄少天突发奇想要跟叶修一起做巧克力,叶修没什么异议,于是他们这天上午就出门了一趟去采购原料和工具,现在正是在满载而归的回程上。
“少天。”他出声打断了黄少天的滔滔不绝。
“干嘛?”
“你拐弯早了,以前都是在下一个路口转弯的。”
“……我这是在探索新路线!”
 
两个虽不至于十指不沾阳春水、家政技能点却也没加过多少的宅男折腾来折腾去总算做出了还算满意的成品,期间夹杂着大量毫无营养的拌嘴。
比如说……
“就算不打荣耀了哥还是教科书,学着点。”
“照着详细攻略做了三次还失败的教科书,我还真是大开眼界啊!”
“总比某位连水都敢放进去的没常识的妖刀剑圣要好。”
或者说……
“你看我裱的花样比攻略上的要复杂很多,怎么样服了吧?”
“这种纯靠操作技巧的东西你一个职业选手有什么好炫耀的。”
“反正我做的比你好看就是了!”
“这么多块巧克力里面你也就这个蓝雨队标画得比较像样了……还有,我之前就想问了,你左手边那块上面那团马赛克一样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呃……这个……”
“嗯?”
“其实本来想画个你的头像……你别露出这种表情我才不会被吓到!马、马赛克怎么了,不是很适合你吗,我这画的是你的下限!……哈哈哈老叶你还说我呢你看看你自己手下的都是些什么图案这是什么抓着一条蚯蚓的青蛙吗——”
“这只,咳,‘青蛙’的大名叫夜雨声烦。”
“我靠!这是污蔑,赤裸裸的污蔑!简直不能忍!看剑看剑看剑——别跑!吃我三段斩!”
“剑什么剑,那是裱花笔!”
于是最后原本整洁干净的厨房变得一团糟也就没什么意外了。
 
黄少天自作自受地清理着之前打打闹闹的混战中被他豪迈地洒了好几道巧克力的微波炉表面,像是受不了静寂一样突然开口。
“那不是普通的梦,对吧。”他的声调有点低,虽然是问句,却用了肯定的语气。
“什么梦不梦的?”叶修在水槽边清洗之前用过的容器和模具,心不在焉地回道。
“就是那个……我忘了你然后还杀了你……什么的……”黄少天极其难得地在说话的时候磕磕绊绊,“你别装傻——刚在车上我听到你讲梦话了,叫我别哭!”
叶修轻轻叹了口气。他拿过毛巾把那堆刚洗完的东西擦干摞好。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做这种梦的?”
“就这几个月,回国之后就开始了,断断续续的没个规律,一开始还比较频繁,到现在已经越来越少了。”黄少天边回忆边说,“不过整个故事也已经差不多能拼出来了。”
“我这边也差不多是这样。大概是前世之类的东西吧——或者前前世、前前前世。谁管它。”
“嗯,我猜也是这样。”黄少天撇撇嘴。
“就算有着同样的名字,他们是他们,我们是我们。”叶修洗过手,拿起被晾在一边的盘子里的一块巧克力——恰好是上面的花样被吐槽过像马赛克的那一块——递到还在对付微波炉的黄少天嘴边,“你没有忘记我,我也没有死。那个‘黄少天’并不是你,那个‘叶修’也不是我。别再多想了。”
黄少天应了一声,原本有些纠结的眉头舒展了开来。他就着叶修的手咬了口巧克力,脸马上就皱成一团:“甜死了。”
“是吗?”叶修把剩下半块塞到自己嘴里,“我觉得还可以啊。”
“那不是正好,反正是你吃。”
 
两个人并排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手边各自摆着一盘对方出品的巧克力。
黄少天往嘴里扔了一块裱着荣耀徽标的,没过几秒嘴里突然传出一下清脆的“嘎嘣”,听着就觉得疼。他嗷地惨叫了一声,捂着嘴跳了起来。
“老叶你搞什么鬼!”他低下头看着手心里一半还裹在巧克力里的环状物体,认出是第十赛季的总冠军戒指,“差点把我牙给崩掉!”
“你好意思说我?”那边厢叶修也吐出了一个代表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冠军的戒指,扯过纸巾擦了擦放到桌面上。他看了看自己手边的盘子,挑出剩下的巧克力里最大的一块,就是那块裱着蓝雨队标的,掰开来一看,果然有一个第六赛季总冠军戒指。
旁边的黄少天也有样学样,挑着几块比较大的掰碎了,果然也陆陆续续又拆出几个戒指:第一赛季总冠军、第二赛季总冠军、第三赛季总冠军、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冠军。他瞪着这一堆戒指,除了羡慕嫉妒恨外,竟还产生了一种微妙的混合着自豪和得意的情绪。
毕竟这么个堪称传奇的男人,现在是属于他的了。
“戒指多了不起啊!”他有些酸溜溜地说着。他才不会说自己有多为叶修骄傲,免得这个家伙的尾巴翘上天。
“嗯,是挺了不起的。”好吧不用他说什么这家伙的尾巴就已经自动自发翘上天了,“数量上是你的两倍还多呢。”
这种可着劲儿得瑟的样子实在是太、碍、眼、了!
“叶修你够了!”
黄少天气得直接扑过来啃叶修的嘴,后者自然高高兴兴地笑纳了他的投怀送抱,两个人在沙发上滚成一团,没过多久就拉拉扯扯勾勾缠缠着直接进了卧室。
电视屏幕上电影还兀自放着,茶几上的巧克力和戒指在之前的“大战”中被扫得到处都是,有一部分甚至还掉到了地上。不过估计要等到很久以后,才会有人过来收拾了。
 
他们都是普通人。
和周围万千芸芸众生一样,不会游戏角色使用的那些炫酷的技能,也没有什么看上去赏心悦目实则杀机暗藏的武器。
没有造化弄人、亡命天涯,没有身不由己、生死相隔。
只是各自做着喜欢的事情,在自己的领域登峰造极,一次一次将梦想变成闪闪发光的现实。
从相识相惜到相知相爱,携手至今纵有摩擦坎坷,以最终结果而言也终究顺遂,几番周折之后总算心意相通清晰明了。
前尘也好梦境也罢,不过是无迹可寻的、无关之人的故事。
触手可及的温度,此时此世的相守,却是无可动摇的真实。
惟愿余生共度,岁月温柔。
 
——全文完——

评论(3)
热度(83)
  1. 负者歌途_一条咸汪2017情人节叶攻12h企划 转载了此文字
    我来认领啦=w=这次写的还是叶黄。似乎此次活动里的其它所有文都发得很顺利,只有这篇是在毫无来由地被L...

© 负者歌途_一条咸汪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所有文章谢绝转载,除非单独授权。
脑洞狂魔,习惯性话唠,爆字数是常态。
近期嗑的cp:全职高手-叶all;FFVII-SC;FFIX-ZKZ;HP/FB-GGAD、家长组、骨科
三次元忙,长文有心无力。
入坑总是晚N年,2≤N≤ 20。
黑历史永无止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