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侠义之心(上)

叶修X黄少天,古风武侠架空。
人物属于虫爹,私设和OOC属于我。
感谢小伙伴 @永无乡 帮忙捉虫提意见,有你在我的脑洞总不愁变不成黑洞(然后就会爆字数爆到自己都方……),么么哒=3=
正文:《侠义之心》 
番外:《私心》全文
 
1.
若要问江湖上最响当当的人物、那些有过鲜衣怒马意气风发的侠客梦的人争相崇拜的对象,有两个人肯定跑不了。
一个是“一叶之秋”叶秋,被称为斗神,公认的江湖第一高手。此人作风极其神秘,成名那么多年都没多少人见过他真容,最近更是行踪杳然。而且不知为何,近两年江湖上竟隐隐出现了许多对他不利的传言,尽管大多都是空穴来风,也就骗骗涉世未深的少年郎。
另一个是“夜雨声烦”黄少天,被称为剑圣,性格开朗,古道热肠,侠肝义胆,交游广阔。他一直对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斗神心生好奇甚为向往,不过说来也是遗憾,多年来他们竟从未打过照面、有过交集。
直到最近,黄少天偶然得知了一些与斗神有关的事,于是速度打点好手头的其它事情,打算出一趟远门,去找对方。又因为此事干系重大而且斗神处境越发微妙,他决定一路上都要隐瞒好自己的身份来历,不想连累蓝雨。
他找到嘉世,昔日斗神所在之处,现在却已经门可罗雀。不过他本就没指望过斗神会在这里,只是想从这个地方开始寻找斗神可能去向的蛛丝马迹。
他听说当地有个远近闻名的情报贩子叫叶修,于是便登门拜访。
 
2.
黄少天说:“我在找一个人。”
叶修就问:“你要找谁?”
黄少天说:“我要找斗神。”
叶修其实很想掏掏耳朵确认自己没听错,不过他忍住了。
他这个时候还不知道面前这个打扮得遮遮掩掩鬼鬼祟祟跑来打听消息、报的名字一听就知道假得不能再假的剑客就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剑圣。后来他猜出对方身份之后才想通,这人取个“黄十九”的化名,是因为“黄少天”三个字的笔画加起来一共十九画。
当然他自己是没必要再起个“叶十四”之类的化名的,反正江湖人都只知道“叶秋”这个烂大街的名字。
黄少天接着说:“我知道有人制造了一个巨大的阴谋要害他,我一定要找到斗神,告诉他。”
剑客目光灼灼,眼神坚定明亮。
这样的人,为什么他会毫无印象?
叶修心下疑惑,便问:“你是他的朋友?”
黄少天说:“素不相识,久仰大名而已。”
“那你何必呢?两年来都没人能找到斗神。”叶修奇道,“没有人能加害一个找不到的人。”
“害他的人是他以前最亲近、最信任的人。任何一个人,哪怕再强,在他曾经与之推心置腹过的人眼中,也全是弱点和破绽。我既得知此事,便绝不会置之不理,纵奸为恶,残害忠良。”黄少天认真地说,“我一定要找到斗神。”
叶修叹了口气。
“好吧……”他无奈道,“那我俩结个伴,如何?”
黄少天第一反应是惊喜。毕竟像叶修这样的情报贩子耳目灵通,且总有些不足为外人道的消息来源,对像他这样不能动用自己原本的人脉、也不能暴露身份、需得小心谨慎暗中打听的情况而言,若能够同行实在是不小的助力。
他的第二反应是奇怪:“你也要找斗神?为什么?”
叶修答:“为了保护一个人。”
“保护什么人还需要劳动斗神?莫非那个人处在巨大的危险之中,连你这样的实力都没办法,只有斗神那般武功天下第一的家伙才能护住他?”黄少天胡乱猜测着,突然注意到了叶修的表情,“……喂,你笑什么!
于是叶修勉强忍住笑,说:“嗯,差不多就是你说的这样吧。”
“你朋友?”
“对,刚认识不久。”
黄少天拍拍他肩膀:“没想到你对朋友很够义气嘛,那人能认识你真幸运!”
同时他也在心里悄悄嘀咕,得是什么样的一个人才有本事惹下这种滔天祸事啊……
叶修看着他毫无自觉的样子,又差点没忍住笑。
“其实我觉得,能认识他也是件挺不错的事。”
 
3.
巨大的伞猛然撑开,映着高悬孤月洒落人间的凛凛寒光。那伞面不知是什么材质,明明柔如丝帛却泛着金属光泽,而且还刀枪不入。
疾如骤雨般连绵不绝的一阵清脆的碰撞声,是繁密又淬毒的镖形暗器撞到伞盾被尽数拦下的声响。
黑巾蒙面的数位杀手见状收了暗器,鬼魅般的身形轻展,悄无声息地滑到目标近前。
迎向他们的,是在伞面猝然倒翻后便变作了矛形、而后抖出令人眼花缭乱的幻影的奇怪武器,和直到爆发的那一瞬才教人看清却又避无可避的、如传说中的极北冰凌般闪耀剔透又致命的无数辉煌剑光。
“如果你用的武器不是伞,而是矛的话,我真的会怀疑你是不是就是斗神本人。”又应付完了一波追杀后,黄少天苦中作乐地开起了玩笑,“没想到江湖上还有你这样的隐士高人,所谓‘大隐隐于市’,古人诚不我欺。”
叶修细细擦拭了伞剑上的血,然后将它严丝合缝插回伞柄,这才瞥了他一眼:“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
黄少天也不反驳。他归剑回鞘——当然不是那把比剑圣本人的长相要出名得多的冰雨,这就是一把普通长剑,由叶修友情提供——然后凑了过来,带着浓厚的兴趣观察叶修的那把伞。叶修看他弯着腰歪着脖子的样子都替他觉得累,干脆直接把伞递给他,由着他摆弄。
“千机?好名字。”黄少天正读着伞柄上镌刻的字,不知道碰到了什么机关,前方的伞面猛地一开一折变成了一把形状古怪的战镰,将他吓了一跳。
惊吓之后是赞叹。
“这般巧夺天工的武器,不知出自哪位名家之手?”交还千机伞之后,他好奇地问。
“是一位友人所制。”叶修说,“他未曾扬名,也已不在江湖。”
“原来如此。这样惊才绝艳的人物,有机会的话真想见见。”黄少天有些遗憾地说。
“没机会了。”叶修下意识地握紧了伞柄,“他……前不久被人所害,死于非命。”
黄少天愣了一下。
“我们正在调查的事,很可能也与他当年被卷入的那个阴谋有关。”叶修接着说。他没指望随便两句话就把知难而退这四个字塞进黄少天的字典,只是想暗示一下此事水深,对方以后行事最好再谨慎些。
“那我们得加快脚步了。”黄少天却说。
他看着叶修,目光灼灼:“我想帮斗神、你也想帮你那个处境危急的朋友,不让他们踏上跟你那已故友人一样的命运。这样的话,当然是越快越好。”
 
4.
剑圣的众多事迹之中,最具争议性的,莫过于当年他护送身中奇毒的喻文州前往有“神医谷”之名的微草就诊时的一战。
那一次诸多蓝雨仇家听闻风声串通起来联手截杀这一小队人马。在场的人都知道,喻文州昏迷不醒无法自卫,又兼其身为蓝雨掌舵人,是黄少天等人不得不护的最大弱点,和敌方首要清除的对象。
然而蓝雨所属寡不敌众,顷刻之间死伤大半,自身都难保,更遑论回护喻文州。
黄少天急中生智,将那些本就围着喻文州倒下的尸体稍作搭建堆砌,于是他们无暇顾及的人便如同置身于血肉筑成的厚墙堡垒中央,寻常刀剑暗器无法触及于他。
鏖战最终,蓝雨仅剩三人站到了最后。
比那一战更惨不忍睹的,是那些被用来为墙为盾的死去蓝雨弟兄的尸体。
不过对于黄少天来说,在那一战中他印象最深的,是一切平息之后他从一堆残肢肉块中间扒拉出喻文州,发现对方安然无恙时那种如蒙大赦般的心情。
所以他从不觉得后悔,哪怕对他这一做法的非议从未断过。
他并非冷酷无情,也不是心无敬畏。
只不过他更在意活着的人,不欲让他们重蹈死者的覆辙。
只不过他从来都只会向前看,他的眼睛永远在捕捉机会。
因为,机会即希望。
而希望,意味着无限可能。
 
5.
他们走过河流潺潺的水乡,也翻过连绵不绝的高山。
有过纵马奔驰尘土飞扬叫嚷着要一分高下,也有过背靠着背相互支撑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
他们曾三天三夜不眠不休只找到一条彻底断绝无以为继的线索,也曾不抱希望地孤注一掷然后最终却柳暗花明。
迅捷掠过的身影曾在光洁如镜的湖面上短暂停留如流星飒沓,兵刃相击的声响也曾响彻繁茂林间震得落叶如雨。
然后他们决定遵循线索的指引前往漠北,那个有着与斗神剑圣齐名的拳皇的漠北。
 
6.
漠北的天空很美。夜色醇浓,繁星低垂。
背伞和佩剑的两个人坐在屋顶上,难得有如此空闲,小酌一杯。
他们喝的是黄少天下午单独出去了一趟回来时捎带的酒,据他说是好心人送的。
不想暴露身份的剑圣没敢告诉叶修这个好心人的大名叫张新杰。
没错,霸图的那个张新杰,跟黄少天喻文州等一起被统称“黄金一代”的那个张新杰。
黄金一代那几个人俱是在差不多时间出道,且个个年少成名,才华横溢,又身怀绝技。自古英雄惜英雄,他们的年龄又接近,因此相互之间关系很是不错。黄少天几年都来不了漠北一趟,这次难得有机会,自然要登门访友,顺便打听消息。
当然,他是偷偷去的,还对张新杰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耳提面命叫对方别泄露他的行踪。
黄少天绝对想不到这酒其实反而确认了叶修有关他真实身份的怀疑。
因为叶修认得这个独一无二的味道——霸图自产的佳酿,配方从不外传,产量极端稀少,能将它拿来送人的必然是霸图里相当有地位的人物。
稍微排除一下,再来点联想,结合之前察觉到的种种讯息……剑圣,你好。
不过叶修并没有说破。
还不是时候。他想。
 
7.
他们天南海北地聊着。
聊江湖轶闻,聊风土人情,聊各自趣事,聊斗神,自然也不可不免地聊到了拳皇。
叶修在提到“大漠孤烟”韩文清的时候,钦佩有之,却全无一般江湖人谈及拳皇时普遍存在的敬畏。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他微微阖眼,“韩文清十年如一日待在漠北从不轻易离开霸图,不仅坐镇师门,更是守土一方。他并非朝廷之人,却能拒夷族于边关,令其闻风丧胆不敢再犯,顶天立地,不过如是。其位之高,其责之重;其名之盛,其道之远。就这一方面而言,斗神不及拳皇远矣。”
“没那么严重吧?”黄少天不同意了,“霸图做的,以前嘉世哪件没做到过?”
“那是以前。很久以前。”
“还不是后来嘉世自己作死,内讧不断,还拼命要赶走斗神,自然无暇他顾。”
“斗神是自己离开嘉世,云游四海的。”
“切,那种声明一看就是官样文章,假惺惺透了。”黄少天一脸不屑,“云游四海?无缘无故的谁会放下一切远行?而且我看斗神一贯的作风也不像是什么有闲云野鹤之心的人。”
“人都是会变的。不管是斗神,还是嘉世的其他人。”叶修说,“其实我很好奇,为什么你会说嘉世‘内讧不断’?江湖上从未有这种传闻。”
“好吧,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是我一朋友分析出来的。他特聪明,有时候我简直怀疑他是不是有千里眼顺风耳,或者有特异功能看到古往今来发生在任何地方的事情。他既然这么说了,那事情多半就是这样。”黄少天摸摸鼻子,“就算斗神老是装神秘故布疑阵有时候站在其他角度上来看确实挺糟心,不过他能力实力可也响当当摆在那。没有斗神,嘉世会崛起得这么快?他可是嘉世的活招牌和定海神针,没了他,嘉世那史无前例的败亡速度真是让全江湖都惊掉了一地眼珠子。我就不明白了,嘉世干嘛非得跟这家伙过不去?”
叶修沉默了。
过了好一会儿,像是细细斟酌好了字句,他才开口。
“武者安身立命,当遵循心中正道。侠义之心,不可待价而沽。追名逐利太过,易失平常心,更易忘却初衷,偏离正道。身负力量者偏离正道,便如幼童执火,易伤人伤己。”
黄少天听得直皱眉。这话有道理,他也挺同意的,但是这跟嘉世跟斗神有什么关系?
可是他看着叶修的表情,动了动唇,最后却什么都没问,听着他这些天来朝夕相处的旅伴继续说下去。
“但无论如何……衣食住行,乃人之根本。更何况饥寒思饱暖,饱暖思淫欲。人之诉求浩如烟海、千变万化,且不同人之间,诉求天差地别。”
叶修说着,声音里竟有些叹息。
“不过道不同、不相为谋罢了。”
“那直接退避一走了之也太窝囊了吧?亏得还是‘斗’神呢。”
“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嘉世势大,轻举妄动都影响深远。”叶修淡淡地道,“苍生何辜。”
黄少天撇撇嘴,神色间却颇有些震动,似是深以为然。
“不说这些了,扫兴。喝酒喝酒!”他再次和叶修碰杯。
黄少天很快就喝醉了。他酒品倒是上佳,醉倒了就呼呼大睡,睡姿都不带变一下的。叶修却还在自斟自饮,慢悠悠喝光最后一滴酒。
倒不是说叶修体质天赋异禀千杯不醉。他酒量是远远比不上黄少天的,只不过内力深厚,且知晓将酒意逼出体外的生僻法门,于是只要他想,喝酒便如喝水一般毫无压力。
叶修扛着黄少天把人带回房间,安置到榻上。
他注视了黄少天毫无所觉的睡颜半晌,眼神柔和。
“此间之事,波谲云诡,凶险万分。你既因我涉险义无反顾,我叶修纵无移山填海之能、号令天下之权,却也必将竭尽全力不惜代价,护你黄少天周全。”
他的声音并不响亮,更别提叫醒醉鬼了,却字字都重逾千钧。
这是一个除他自己之外,无人听到、更无人知晓的郑重承诺。
 
To be continued ...

评论(13)
热度(66)

© 负者歌途_一条咸汪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所有文章谢绝转载,除非单独授权。
脑洞狂魔,习惯性话唠,爆字数是常态。
近期嗑的cp:全职高手-叶all;FFVII-SC;FFIX-ZKZ;HP/FB-GGAD、家长组、骨科
三次元忙,长文有心无力。
入坑总是晚N年,2≤N≤ 20。
黑历史永无止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