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喻】犯规

>叶修X喻文州,一个非常清奇的架空背景,一发完。
>人物属于虫爹,私设和OOC属于我。
 
天台上愈发凛冽如刀锋的寒风中,他突然醒悟过来。
他所见到的一切,他所深爱的也深爱着他的人,皆是虚妄。
原来记忆中微笑着对他伸出手的叶修,是如此轻易便能被击碎的幻影。
是求而不得的执念生出的轻浮而浅薄的假象。
玩火之人易自焚。
他操纵幻术玩弄人心、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最终却在自我欺骗中丢盔卸甲一败涂地。
于是他任由手中的法杖消失成一团空气,就像是他化为泡影的挚爱。
他直视着将他逼到如此地步的那个人的眼睛。
那个他将自己困在其中的、现在已被狠狠撕碎的漫长幻境里最美好最温暖的核心存在,有着和面前之人一模一样的名字和面容。
他摊开空无一物的手,坦坦荡荡地微笑起来。
“我输了。”他说,“……叶组长。”
 
玩家【索克萨尔】向你发来消息。
“在动手之前,不先给个拥抱吗?”
 
闪着金属光泽的锁链从虚无之中突兀地窜出,一圈一圈将他缠绕。
叶修的异能,和其主人的职业一样公正、冰冷、充满审判意味,而且作为武器时的攻击能力也决不可小觑——
可是他却不合时宜地觉得,这像是一个拥抱。
 
玩家【君莫笑】向你发来消息。
“过剧情呢,严肃点!”
 
“……犯下三重谋杀、非法监禁、滥用异能等罪行,证据确凿……”
他心不在焉地听着叶修细数他的罪名。
那双眼睛里的眼神还是那么熟悉,就和初见时一样,不带情绪的审视、不动声色的锐利、还有坚定不移的信念。
自始至终,从未改变。
并没有像他制造的幻境里那样,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渐渐软化,掺杂进温柔、笑意、专注、纵容,还有隐而不发的热烈。
“你被捕了,喻文州。”
 
玩家【索克萨尔】向你发来消息。
“剧情里抓捕的时候用的应该是手铐,而不是异能锁链。”
“还有,你在这个剧情世界的人设是‘信仰坚定实力强大唯独对女主角一个人温柔并能为她放下原则的首席异能者’,而不是‘有着奇怪捆绑爱好的变态’。”
“不遵守剧情会得不到积分,而OOC会倒扣积分——这两点你没忘吧?”
 
叶修宣告的话音刚落,本是虚掩着的天台的门“砰”地一声被撞开,一个女性角色跌跌撞撞冲了进来。在叶修和喻文州眼里,她并不像这个剧情世界上的大多数人那样有着模板化且平淡无奇的系统脸,反而相当美貌——毕竟是女主角,自然有些优待。
她哭得很是凄惨哀切,简直闻者伤心见者落泪,红着的眼睛充满无措、依赖与期待。
“修哥哥,你放过哥哥好不好?哥哥他,都是为了保护我才……你知道的,他一直都是这样,如果没有他我一定活不到现在……”她苦苦哀求道,“我什么都可以给你,求求你放了他吧!”
异能组组长看着她,眼神里破天荒地带着一丝痛苦、一丝动摇、一丝失望,然后微微垂下眼帘,冷声道:“不行。这件事情,我不能答应你。”
女主角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仿佛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人,而不是经过多年相处已然互生情愫、并且向来对她百依百顺呵护备至的青梅竹马。
 
玩家【君莫笑】向你发来消息。
“我现在的积分比你高,要是一不小心再玩出个优秀,就会到自动进入下一个世界的封顶线了。没办法,只能停下来等等你了。”
“难得有一次剧情里我们不是情敌,在这个世界多待一会儿也不错。”
 
“不,你不能这样!我以前说什么你都会答应的!你是不是不爱我了!”她哭喊着,“我、我不要你了!”
“真的吗?”
叶修身后突然传出了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
碎裂的锁链叮叮当当地掉落到地上,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喻文州不紧不慢地上前几步,和叶修并肩站到了一起,举起手,打了一个清脆的响指。
向来作为一个纵容宠溺呵护备至的兄长的形象出现的他,终于露出了长久以来隐藏着不愿暴露在她面前的血淋淋的獠牙。
在陷入昏迷之前,她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一个宣告。
“那么从现在开始,这个男人,是我的了。”
——等等,这句台词不对啊,说好的剧本呢?
 
玩家【索克萨尔】向你发来消息。
“既然你执意要被倒扣积分,我也奉陪。”
“毕竟这个世界里‘叶修’和‘喻文州’的关系设定,确实很有意思。”
 
叶修脱下外套,垫到意识全无倒在地上的女主角身下。喻文州也把自己的外套盖到了她身上。做完这些,他们走到天台的栏杆边,俯瞰底下穿行如蚁的车水马龙。
“烟。”叶修朝喻文州伸出手。
剧情人物“叶修”向来洁身自好不沾烟酒,因此身上从来不带烟。反而作为男二兼隐藏大反派的“喻文州”有时会抽上两根,一来可以装逼,二来烟雾能增幅幻术、掩藏小动作。
喻文州看了叶修一眼,这回却不提什么与人设冲突的问题了,很爽快地掏出烟盒和打火机就放到那只手上。叶修熟练地拿出根烟叼上,一手握着烟盒挡风,另一手擦燃打火机点着了烟,深深吸了一口,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你要来一根吗?”他问,把开着盖子的烟盒朝喻文州晃了晃。
“好。”喻文州说,也拿了一根,学着叶修的样子叼在嘴里,正要拿回打火机的时候,就见叶修突然叼着烟凑近过来,用自己那根燃烧着的部分点着了他的烟。
就像一个暧昧的、浅尝辄止的吻。
 
“看来这个世界不能用正常的方式通关了。”叶修叼着烟,背靠着护栏,抱着手臂看着面前袅袅上升而后消散在半空的烟迹,有些含糊地道。
“按照正常的方式走剧情,今天晚上会发展到女主角为了救她的哥哥而向男主角下药并成功献身。”喻文州站在他的身边,一手撑着面前的护栏,另一手的指间夹着自己那根烟,偏过头看着他的侧脸,“虽然并不是很能理解这个动机与行为之间的逻辑关系,不过无论理解与否,我都不打算让这个剧情正常发生。”
“如果你打算根据男二号‘护短成性的好哥哥’的人设走一条‘代妹妹献身’的路线,我倒是完全不介意。”
“虽然我也不介意,但是我们的剩余积分应该会比较介意。”
“真可惜。”叶修深表遗憾,“看来只能走非正常路线过关并注意刷分了。幸好哥早有准备。”
“正巧,我也有点想法。”喻文州说。
“女二。”
“男三。”
“码头。”
“剧院。”
“周六。”
“十点。”
“雨伞。”
“风镜。”
一连串对暗号一样的简短对话之后,他们相视而笑。
要是黄少天此刻在场看到这两个人的表情的话,绝对会用最快的速度退避到百米开外并警告无辜路人切莫乱入,前方有心脏乘二狼狈为奸准备玩坏这个世界。
“看来我们想到一块去了。”
“没错。我忍这个世界乱七八糟的三观很久了,你肯定也一样。”
“那是当然。”
 
女主角恢复意识的时候,只来得及看到剧情所设定的她生命里最重要的两个男人从护栏上一跃而下的背影。
“不——”她惊叫着跳起来,把身上盖着的外套一扔就冲到护栏边,四下张望着,只见那两个相拥着下落难分难辨的身影之中,喻文州的脸从下方探了出来,不带任何情绪地淡淡看了她一眼。他的双臂绕过叶修的肩膀抱着上方之人的后颈,手中重又浮现出法杖的轮廓,然后幻术便将他俩的身形遮蔽,再难觅踪迹。
重力加速度的坠落之中,叶修一只手揽住喻文州的腰,另一只手中锁链骤现,朝某一方向的建筑疾窜而出,在某根装饰性的柱子上一绕一带,两人的身形便改变方向朝那边飞去。
疾风从身边呼啸而过,令裸露在外的皮肤霎时冰凉,却带不走相贴的身躯那透过薄薄衣衫晕染过来的温度。上下左右皆是空荡,没有依托也没有束缚,从高处坠落仿佛死亡下一刻就会到来的本能恐惧、无牵无挂带来战栗狂喜、令人沉迷的空白安宁与那个人的气息交织在一起,将整个人的意识渐次侵蚀。
大概被硬塞进一个完全不合身的壳中、按部就班地扮演另一个人、做着种种并非出于本心的事太久之后,对这样的疯狂放纵总是有种抛却理智的期冀渴望。
 
“叶修——”
喻文州喊着他的同类、他总不由自主地注意的视线焦点、他心有灵犀的共犯。他知道必须将把自己的声音放得足够大,才能盖过猎猎风声,与下方那一整个被他们暂时抛下的世界的遥远喧嚣。
叶修的锁链带着他们又是一个变向,而那个操控着异能的人低下头来望着他,眼神闪闪发光,掺杂着温柔、笑意、专注、纵容,还有隐而不发的热烈。他们的面庞离得太近,所以喻文州能够从叶修的眼睛里清晰地看到他自己的倒影,还有他那同样熠熠闪耀的、与叶修如此相似的眼神。
肾上腺素在身体里剧烈涌动,一起的大概还有多巴胺和荷尔蒙。喻文州胡乱想着,借着姿势的优势把那人的头拉得更低了些,然后吻了上去。叶修从喉咙里发出了一个讶异的音调,不过很快反应过来,反过来撬开他的牙关,唇舌交缠。
百米高空之上,无人得见的幻术之中,他们借着锁链飞翔,就像永不停歇的无足之鸟,肆无忌惮而畅快淋漓地将整片天空都当作领土与游乐场。
大概这世上总有两种东西最能叫人勇敢疯狂,打破重重加身的桎梏,视规则于无物。
一是自由。
二是爱情。
 
End.
 
一点小花絮:
扮演女主角的玩家【叶喻神烦】心中满是怨念。
“拿到这种脑残的剧本我也不想的啊!念台词还要真情实感再配上肢体语言我都要被自己恶心吐了好吗!结果这个剧本碰到的男一男二还都特么是基佬啊!男二设定里就是暗恋男一最后扳弯不成反被发便当的苦逼基佬就不说了,男一那看着人模狗样的到底是怎么回事!两个人Gay里Gay气眉来眼去的当我是瞎的吗!不瞎也要被闪瞎了好吗!你说大家都是被剧本坑的苦逼玩家吧一起忍忍过完剧情拿完积分通关走人就算了!结果那两个疯子特么的不走寻常路直接把这个剧情世界玩坏了啊!你们刷完分秀完恩爱潇洒走人了有没有考虑过被迫崩坏的其他玩家怎么办!那两个死基佬ID都是啥来着?君莫笑和索克萨尔是吧?很好我记住了!下次要再在别的剧情世界里碰到绝对见一次捅肾一次!没错就是这么大仇!积分是什么,能吃吗,老娘不要了!”

评论(26)
热度(166)

© 负者歌途_一条咸汪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所有文章谢绝转载,除非单独授权。
脑洞狂魔,习惯性话唠,爆字数是常态。
近期嗑的cp:全职高手-叶all;FFVII-SC;FFIX-ZKZ;HP/FB-GGAD、家长组、骨科
三次元忙,长文有心无力。
入坑总是晚N年,2≤N≤ 20。
黑历史永无止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