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今天你杀毒了吗(中)

叶修X黄少天,软件拟人架空。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私设和bug属于我和小伙伴 @永无乡 。
 
6.
黄少天很早就发现叶修特别宝贝他头上那片烟叶子,跟疼眼珠子似的护得滴水不漏。
举个例子吧,一般叶修对他的PK要求都不理不睬不情不愿的,可是一旦他作势要揪那片烟叶子,最后十有八九都能得偿所愿。
他用这种方法成功地跟叶修PK上了几十次(如果不是几百次的话)。
要是有病毒不小心碰到——或几乎碰到——那片烟叶子,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下场无一例外都是死得很有节奏感。
后来他跟叶修混得很熟了,终于忍不住抓心挠肺的好奇,询问了这个烟叶子的意义。
叶修想了想,解释道:“这是存放着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的地方。真要算的话,大概相当于人类的‘心’吧。”
不仅不算人类,甚至连人形都不是的黄少天一脸茫然,觉得这还不如不解释。
叶修揉揉他的鬃毛:“别多想,以你的处理能力容易乱码。”
于是手底下的鬃毛砰地一下炸了开来。
“老叶你几个意思!嗷!来PKPKPK!打不赢你算我输!”
“……打不赢我本来就该算你输吧?”
 
7.
“少天?”叶修敲敲黄少天的大本营文件夹的门,“我看你的进程有异常,出什么事了?”
“老叶你直接进来吧,门没锁……嗝……”黄少天的声音听起来有气无力的,末了还打了个嗝。叶修抽了抽嘴角,大致已经知道是什么情况了。他直接推门进去,果然看见一只肚皮鼓鼓地趴在地上的小狮子。
“代码吃撑了?”
所有病毒——无论出身何处、属于何种类型——在被灭杀的时候都有一定几率随机爆出一种特殊类型的代码,被统称为“可食代码”,在杀毒软件们眼中是无上美味。对叶修和黄少天这样的杀毒软件来说,吃并不是必要的,纯粹就是锦上添花享受而已。抢病毒头这一行为的不仅能让自己看起来更厉害战果更辉煌,还有机会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所以他们才乐此不疲。
“对啊……嗝……”黄少天每打一个嗝就会吐出一个文字泡,现在文件夹里已经飘着好几个这种里面有代码在到处乱窜的文字泡了,“今天运气太好了,抓到的大部分病毒都爆了可食代码。”
可食代码的爆率不高,多到能够吃撑的地步,那绝对是人品……啊不,狮品爆发的结果。
“所以你就没忍住?”叶修有点无语。他拂开摇摇晃晃往他身上蹭的两个文字泡,走过去贴着黄少天坐了下来,推推对方的身体,“翻过来,我给你揉揉。”
黄少天乖乖翻了个身,变成了四肢朝天的姿势,露出了柔软的腹部的同时顺势把头枕到了叶修的腿上。叶修轻轻按揉着他的肚子,动作并没有很生疏,却还是小心翼翼的。小狮子舒服得直哼哼,就连时不时打嗝冒出的文字泡也恋恋不舍地围着叶修转——不过这些文字泡都很识相地没有妨碍团子头小人的视线和动作。
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黄少天的声音越来越轻,说话时的尾音拖得越来越长。
“困了?”叶修问道。
“困……”小狮子迷迷糊糊地重复了一下,似乎清醒过来了些,努力把耷拉下来的眼皮撑开一条缝。他的一只前爪在空中扑腾了几下,总算成功搭上了叶修一边的手臂,“老叶……”
叶修嗯了一声,嗓音里仿佛带着点温暖的笑意。他用没在忙的另一只手顺了顺黄少天有点乱的鬃毛。
“睡吧。”他说,“你醒之前,我不会走。”
于是黄少天安心地闭上眼睛,放松下来。
 
8.
这天早上的开机启动界面里黄少天没见到叶修。
自从他被安装到这台电脑上之后,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出现。
其实这几天黄少天已经隐隐约约地感到一些不对了。不知道为什么电脑里游荡的病毒突然多得吓人,他所有的时间都忙于抓病毒,没空去找叶修了。
而叶修也没来找过他,甚至开机启动界面也只是远远地打了个招呼然后就走掉了。
他在心里替叶修找的解释是叶修也忙着工作——毕竟他们认识这么久也差不多养成了默契,基本上电脑里的病毒他俩对半分。这几天他抓的病毒比平时多出了一倍,所以叶修那边可能也是差不多情况。
可是正在运行的程序里完全没有叶修这种事情——刚才他不信邪地快速扫描了一下——实在是让他有种不祥的预感。
于是他做完例行的巡视(路上顺手灭了两个病毒)之后就熟门熟路地跑到叶修的大本营文件夹想去看看情况。
然后发现不祥的预感成真了。
叶修的文件夹都不见了。
一般来说出现这种情况,最可能的原因就是软件被卸载。
可是黄少天不愿意相信这个可能。
他到每一个叶修抢过他、或者他抢过叶修病毒头的地方去找。
他到自己把叶修从窝里拖出来四处游荡探索过的每一块区域去找。
他到他们前些阵子在忙起来之前还说着要去的场所去找。
他拼命地翻着各个文件夹,扒拉出一串串代码又塞回去,在各个地方飞快地窜来窜去,把主人的电脑都弄得死机半天。
可是他找不到叶修。
那个总是牵动着他喜怒哀乐的团子头小人消失得干干净净,就好像在这台电脑上从未存在过一样。
 
9.
心急如焚的黄少天最后决定去找好朋友求助。
他冲到喻文州的大本营文件夹里,发现郑轩也在。他火急火燎地用比平时还快的语速说明来意后,这两个人似乎并不惊讶,反而表情颇有些古怪地对视了一眼。
“少天,事实上……”喻文州清了清嗓子,似乎有些为难要怎么说,“有些东西你可能需要看看。”
“什么东西?”黄少天皱眉。他知道喻文州从来不会无的放矢。
“新闻。”
喻文州打开浏览器调出搜索引擎页面,郑轩帮忙输入,很快就调出了一大堆网页。大致的内容就是他和叶修分别所属的两家公司最近撕了起来,愈演愈烈,昨天更是先后发表了声明,说双方的杀毒软件产品不再兼容,一旦发现电脑上装载了对方软件便将停止运行。也就是说,一台电脑上叶修和黄少天只能装一个,不然轻则软件罢工,重则电脑瘫痪。
他看着那些日期就在这几天的铺天盖地的新闻,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不可抑制地战栗起来。
“这事……老叶知道吗?”他问。
“知道,估计是从别的消息渠道听到了风声,上星期还特地来找过我求证。我们当时还讨论了一下假设你和他一定只能留一个的话主人的选择,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可能性五五开。” 喻文州回忆道,“那时候还没有任何需要二选一的迹象,现在想来他应该是得到了什么内部消息吧。”
黄少天没有问喻文州为什么不早一点把这些事情告诉他。
对于好友一贯不动声色的体贴,他向来承情,这一次却无法觉得感激。
“这几天有没有什么电脑病毒爆发式增长之类的新闻?”他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说。
“没听说过有这方面的消息。”尽管对突然转换的话题感到有些奇怪,但喻文州还是摇了摇头,回答了他。
黄少天明白了。
虽然跟叶修那个妖孽在一起的时候相比之下他总显得分外傻白甜,可平心而论他其实是相当聪明敏锐的。这么多线索汇集在一起,已经足够得出结论了。
“他故意把病毒都让给我,好让我看起来比他厉害得多……”他的声音都在颤抖。
所以主人就选择保留他,卸载了叶修。
 
10.
他回到自己的大本营文件夹门口,不料却碰到了周泽楷。
沉默寡言的企鹅从翅膀下抽出一只盒子,朝他递了过来。
他看着那只印着夸张的企鹅外形标志的盒子,疑惑不解。
“叶修……走之前,要我转交给你。”周泽楷难得说这么长的句子,“盒子是伪装,不然会被一起删掉。”
黄少天也难得没有多说话,只是言简意赅地道了声谢、默默接过了盒子,和周泽楷告别然后回到了文件夹里。
他大概能猜到为什么叶修会拜托周泽楷——毕竟这么多软件之中有远程传送文件功能的并不多,而其中周泽楷和他是最熟的。
他锁上门,深吸一口气,打开了那个盒子。
盒子里很空,只在底部静静躺着一片无比眼熟的烟叶子。尽管尚算完整,边缘却已是坑坑洼洼,有几块地方甚至带着焦痕。
小狮子小心翼翼地伸爪拿起它,试着进行扫描,不想却感到了强烈的排斥。
这是在最近一次更新之中被强行植入到他的程序里的,对叶修本身的排斥。
他慌忙停下了扫描,不敢再对这片烟叶子做任何进一步处理。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再轻举妄动的话,它就会被当成卸载残余垃圾清理掉。
短暂的扫描中,他只来得及解读出一句完整的信息。
“少天,我爱你。”
这是叶修在消失前,留给他的最后话语。
他抽了抽鼻子,又抽了抽鼻子,终于还是没能忍住,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To be continued ...
 
幕间小剧场
主人:今天杀毒了吗?
叶&黄:杀了!
主人:谁杀的?
叶&黄:他!
叶:→_→
黄:←_←
叶:(顺毛)
黄:(蹭蹭)
废话少说,秀恩爱别在这╮(╯▽╰)╭

评论(17)
热度(99)

© 负者歌途_一条咸汪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所有文章谢绝转载,除非单独授权。
脑洞狂魔,习惯性话唠,爆字数是常态。
近期嗑的cp:全职高手-叶all;FFVII-SC;FFIX-ZKZ;HP/FB-GGAD、家长组、骨科
三次元忙,长文有心无力。
入坑总是晚N年,2≤N≤ 20。
黑历史永无止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