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喻】追逐 13-15

叶修X喻文州,原著背景,HE保证。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13.
 
第十赛季常规赛结束,蓝雨战队积分榜排名第三,兴欣战队排名第六,成为季后赛第一轮的对手。兴欣第一回合在主场获得胜利,三日后在G市进行第二回合的比赛当天,全队集合到蓝雨的主场晓川场馆去提前感受一下气氛熟悉一下场地。
【“来啦!”兴欣一队人正场上瞎转呢,突然听到有人招呼了一声,一起回头看去,看到的是蓝雨的队长喻文州。一个人,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兴欣全队,那声招呼,听不出是对手,倒真像是主人在招呼上门的客人似的。
“嗯,来了。”兴欣这边,叶修回应了一下。
“加油准备。”喻文州点头说了句后,再没打扰兴欣,自顾自地离开了。】
(节选自原著第一千四百三十章 蓝雨的首发)
短短的三句话,不到几十秒。兴欣全队上下都一头雾水,不知道这人悄无声息地露了个面又走到底是来干嘛的,除了叶修。
他们之间本就不需要过多言语。
数年如一日成王败寇的季后赛。
数年如一日顽固不变地追逐同一个目标的两个人。
彻彻底底地利用彼此之间的了解与默契,针锋相对地直指对方的弱点进行布局。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我会全力以赴。
——正巧,我也是。
——我明白。那么,赛场上见。
他们都早有准备。
 
擂台赛第一场,完全出乎意料的暗影陷阱,贴身之后毫不留情的一波带走。
擂台赛第二场,重重拖延之下最终清晰的战术意图,长达十九分钟的比赛。
谁还记着那句“你要是有手速了,我们还怎么混”之下掩藏的惋惜。
谁又忆起那句“像你这样消耗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之下透出的心疼。
第一场,索克萨尔败。
第二场,君莫笑倒下。
没有谁是胜者。
只有不会停下的步伐,和从未动摇的斗志。
唯有全力以赴——
方能不负如此同袍,如此对手。
方能不负彼之归来,此之执着。
兴欣最后出场的沐雨橙风,成了擂台赛结束时还站在场上的角色。
 
团队赛,蓝雨主场选图“绿野风踪”,两队不期而遇一决胜负的地方,狂风激荡。
可战局变化却好似快过风速,瞬息之间便有无数技能和其下掩藏的复杂意图进行对撞。
限制、破解、牵制、突进、呼应、包容、配合、救援……
索克萨尔第一个生命归零。
灵魂语者紧接着被杀下场。
尽管大局已定,所有人依然鏖战到了最后一刻。
蓝雨的夏天,早早降临了。
而兴欣还能、也还会坚定不移地继续走下去,于刀光剑影中,将荆棘编织成王冠。
 
14.
 
“喻文州!”
蓝雨一行人就要从后门离开晓川场馆的时候,身后突然远远传来了一声喊。
蓝雨的队员全认得这个声音,此刻对于这个人他们的心情都挺复杂,而且多半不太乐见。
他们跟着自己的队长一起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不久前还与他们在赛场上握过手的兴欣队长奔跑到他们面前,喘着气,额头上还带着汗水,姿态里透着明明白白的急切——尽管在他站定之后这份急切便被不动声色地隐藏。有几个心比较细的默默算了下时间,发现这人肯定是一开完赛后发布会就立刻马不停蹄地冲了过来,这才堪堪赶上他们大部队。
作为那个被喊住的人,喻文州走到叶修面前,非常礼貌地询问来意。
叶修开口的时候,呼吸还没有完全平复。
“我是来道别的。”他说,从声音到神态都带着一股子郑重。
喻文州一怔,心下有些不祥的预感。他定了定神,说道:“你不用特意——”
“我明年,大概不会再回来了。”
可是叶修打断了他。
完全不带丝毫戏谑玩笑地打断了他,就像君莫笑打断索克萨尔的技能那样。
“像今天这样,站在你的对面,击败你……这次,可能真的是最后一回了。”
叶修甚至微笑起来。
那是一个喻文州曾经很熟悉的笑容,是最近两年多来他偶尔在梦中才能再次看到的笑容。
他的恋人——曾经的恋人——注视着他,眼神也和笑容一样,温柔、纯粹、明亮、专注。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无法确认此刻自己是否其实在梦中。
可无论是在梦里还是记忆里,都从未有哪怕一次出现过这句话——
“再见,文州。”
叶修说。
他朝喻文州轻轻点了点头,仿佛某种最后的致意,然后转过身,沿着来时的路走了回去。
他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一动不动地目送着他的人的视野之中。
仿佛要彻彻底底地走出某些人……或者说,某个人的生命。
 
突如其来的醒悟击中了喻文州。
这是一句回答,对当年他那句“再见,叶修”的回答。
是迟来了两年半的,来自叶修的告别。
他怔在原地,视角还锁定着那个背影消失的地方忘了移开。
蓝雨还有很多个夏天。
可是从今往后,没有哪一个夏天,再会与叶修扯上分毫交集了。
这个他所熟悉的、所活跃其中的、构成他生活全部的圈子,这个赛季结束之后,就再也不会有那个人的身影了。
 
他知道他们都心知肚明对两人从未停止过对彼此的喜欢,他知道叶修一直想和他重新开始。
游走、试探、观望、释放信号、耐心等待,在始终无果之后如此循环往复,对比曾经肆无忌惮的亲吻和意气风发的撩拨,小心翼翼得让他心里疼痛。
和他一样,叶修在某些特定的方面是一个执着到甚至有些执拗的人。
可是叶修也是一个极其尊重他人意志、顾虑他人感受的人。他会努力,会将自己的意图堂堂正正摆在明面上,却从不强求从不逼迫,即使无法达成目的,即使自己会被反伤。
第十赛季,他回来了。他有了新的队伍,新的职业,新的角色……可是在喻文州眼中,叶修还是那个叶修;他们还是各自战队的灵魂人物、战术核心、无论多重视都不嫌过的对手。
那些他们曾经不愿放下不肯退让的坚持与牵绊,现在也未曾改。
那些他们曾经没能克服的东西,现在也依旧找不到办法去克服。
那些横亘在他们之间的事物,那些会划下鸿沟剜出剧痛的利刃,并没有消失。它们还在那里,巍然不动,长长久久。
精准的预判和合理的推测都是他们的拿手好戏,如何得不出“会重蹈覆辙”的结论?
什么都没有变,什么也不会变。想得太简单太乐观从来于事无补,难道他们曾经没有试过,难道这样的教训有一次还不够?
所以喻文州终究还是选择了谨慎和保留。他自认已经吸取了教训,不想再去来一次满心热烈的飞蛾扑火,最后带着一身疼痛狼狈而孑然地继续振翅,让时间渐渐冲走焦黑的痂。
 
他们都是固执的、不到最后一刻便不轻易放弃的人。
可区别是,对于喻文州来说,所谓“最后一刻”,是指在他理智的判断中,成功的希望已经细微得几乎不存在、或者继续下去的意义已经等同于无的时候;而对于叶修而言……“最后一刻”似乎真的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他似乎总是在某些不必要的地方——某些在喻文州看来,完全是希望渺茫、或者得不偿失,因此如果是喻文州自己的话一定会果断放弃另寻办法的地方——发挥他的固执,就好像在常规赛第二十五轮蓝雨对兴欣的团队赛最后那二十三分钟的五对二的捉迷藏。
即使心中明白结束时刻来临还会去老地方等、没等到人才去打电话的叶修。
即使早已结束也要等到最后一次兵戎相见尘埃落定才最终完成诀别的叶修。
他也终于也看不到任何希望了吗?终于也觉得这是彻彻底底的“最后一刻”了?
自己已经把他逼到了这种程度了吗?
还是说,这是一个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欲擒故纵?
他们对对方的了解已经退化到了这种地步了吗。
不……倒不如说,是太久没有更新过了。
而这个认知真真切切地击中他之前,他竟不知道自己还会对此不甘,如此不愿。
 
叶修回来了,他们继续在同样的领域中各自奋斗,追逐着同样的东西,残存着那些默契与心有灵犀,偶有面对面的交集,却不再会因为太靠近而互相刺伤。
他本以为这样最好,这样已经足够……可是此刻这种措手不及天翻地覆的心情和满得快溢出来的不甘又是什么?
见鬼的理智,见鬼的安全距离——
他所贪恋的意图拥有的,分明是未来的每一个暮暮朝朝。
他所想听到的与这个人的每一声告别,都是以安心知晓重逢之时因而满心期待为前提。
 
为什么他没有早点意识到,喻文州想,在这个被单方面延迟了的告别最终完成之前——
“队长!”黄少天狠狠给了他一个肘击,“还发什么呆!再愣下去就真的来不及了!”
他猛地惊醒过来,把手里的包往自家副队长怀里一塞,留下一句“你们先回去”然后就朝着叶修离开的方向冲了出去。
蓝雨的核心,擅长的是引导破绽,创造机会。
可是这一次喻文州的对手变成了他自己,严防死守不想给任何机会的他自己。
他犹豫、困惑、裹足不前。
所幸他最信赖的挚友与最可靠的搭档依旧和以往无数次一样,在最需要的时候最准确的时机,给出了恰到好处的致命一击。
没有机会也要创造机会,可是他自己最驾轻就熟的风格啊!
更不用说这个若隐若现的机会甚至可能是对方故意留下的。
真是狡猾啊,叶修。
看上去似乎把下一步的主动权交到了他手里,不过其实怎么看他都只有一种选择吧?
如果还不想就此结束的话。
……谁要结束啊!
……无论对你还是对我来说,明明都还远不是“最后一刻”啊!
 
15.
 
“叶修!”
远处那个手已经放在了兴欣战队休息室的门把上的人闻声回过头来。
喻文州跑到那人面前一个急刹车,气还没来得及喘匀就想说话,结果反被呛到,一阵咳嗽。
叶修轻轻叹了口气,开了门把他拉进已经空无一人的休息室里,将他按到沙发上坐着,又从一旁的饮水机里接了一杯温水递过来。
喻文州接过那杯水喝了一口,叶修拍拍他的背:“不急,慢慢说。”
他看着叶修那副“反正闲杂人等都已经先回去了我们可以促膝长谈慢慢打太极”的架势和脸上不能更假的公事公办疏离有礼的表情,心里不知为何又是想笑又觉得有股无名火在烧。
于是他直截了当地说:“季后赛结束之后,我们复合吧。”
站在他面前的人的神色凝固成全然的惊愕——然后很快变成了一闪而逝的苦笑。
“别开玩笑了,文州。”叶修的口气近乎语重心长,“我会当真的。”
“那就当真。”喻文州说,“不是玩笑。”
叶修沉默地看着他,没有回答。
他们就这样对视着僵持了一会儿,喻文州终于忍无可忍,放下手里已经变形的纸杯就去捏他面无表情的脸:“我承认我后悔了不行吗——别装可怜了,没用!”
叶修终于绷不住,笑了出来。他抓住喻文州作乱的手:“行啊。等我打完总决赛我们就复合。”
装可怜?或许有一部分是吧。可是有些事情,他自己也无法完全确定,也不敢完全相信。
有些话,终究还是要明明白白说清楚的。
喻文州终于彻底地松了一口气。
“要赢啊。” 他很严肃地说。
“如果我拿着总冠军的戒指求婚,你会答应吗?”叶修问,半是玩笑半是认真。
喻文州愣了愣,微笑起来:“谁知道呢?等你先拿到了再说。”
可是叶修却仿佛已经知道了答案,自信满满:“这可是你说的啊。”
 
To be continued ...

评论(8)
热度(82)

© 负者歌途_一条咸汪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所有文章谢绝转载,除非单独授权。
脑洞狂魔,习惯性话唠,爆字数是常态。
近期嗑的cp:全职高手-叶all;FFVII-SC;FFIX-ZKZ;HP/FB-GGAD、家长组、骨科
三次元忙,长文有心无力。
入坑总是晚N年,2≤N≤ 20。
黑历史永无止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