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机会(上)

>叶修X黄少天,(基本是摆设的)特工背景。
>人物属于虫爹,私设和OOC属于我。
>只有糖和HE的摸鱼渣短篇。
>喻队实力抢戏。

 

地铁站外,大雨倾盆。
黄少天穿过稀稀落落的人群一步步拾级而上,目光装作不经意地扫过出站口的某个人影。
那是一个叼着烟的男人,站在再向前一步就会踏进雨幕里的微妙位置,时不时有细碎的雨滴溅进来打湿身上那件单薄的白色衬衫。他一只手插在兜里,另一只手百无聊赖地晃着钥匙扣让它绕着食指打着圈转动,发出清脆的声响。
很漂亮的手……可惜了。
黄少天这么想着,握紧手中的长柄伞,接近着他的目标,就像猎豹无声无息却又疾如雷电地穿过丛林逼近猎物。
他在男人身边站定,撑开伞,然后转过头,露出一个干净纯粹的笑容。
“没带伞?”他摊开没撑着伞的那只手,露出手心里那张门禁卡,跟男人的钥匙扣上挂着的那张门禁卡从形状到上面的图案都一模一样,昭示着它们用于开启同一幢公寓楼的大门,“看在我们是邻居的份上我决定送你一程,要不要?”
他说话的口音里带着一点儿本地人不太会有的绵软,笑起来的时候会露出两颗虎牙,看上去甚至有几分可爱。
男人打量了他短短几秒,饶有兴趣地笑了,上前一步走到他的伞下:“多谢。”

 

昏暗的小巷里,他们激烈地接吻。
长柄伞被随意地扔在一边,两个人湿透了的发梢滴下的雨水混到一起,被卷入相连的唇舌。
黄少天半眯着眼睛好像沉迷其中,右手状似无意地攀上叶修——他们刚刚交换了名字,尽管这对黄少天来说并没什么意义——的后颈,不动声色地将不知何时滑入手中的淬了毒的刀片向下扎去。
可是叶修的动作快得出乎了他的意料。
就仿佛脑袋后长了眼睛一样,男人抓住了他的右手,贴着他的嘴唇在说话时发出的气流暧昧地溢入他的唇间。
“接吻呢,专心点。”他的声音里甚至带着轻松的笑意,“而且你这机会抓得可真够烂的,想杀我怎么能就这点耐心?”
黄少天不是没有试图挣扎。
可是他蓦然发现,不知不觉中,自己竟进入了一个完全被禁锢住的姿势。
潜伏在黑暗中的獠牙终于露出,猎物和狩猎者的角色此刻完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逆转。
不过,作为蓝雨的王牌,黄少天当然不会坐以待毙。
他张开嘴就狠狠一口咬下去,趁着对方吃痛发出轻轻的“嘶”的一声、手上动作也是一松的时候,飞快地脱开束缚拔出匕首架住叶修的脖颈。
不过他也看出来了,叶修根本没认真跟他对抗,不然他绝不可能这么轻易就成功。
“你的电话响了。”那个男人懒洋洋地勾着唇角,好像他的生死完全没有被掌握在别人的一念之间。这份镇定令黄少天也不禁心生佩服,当然这份佩服完全不会左右他的决定。
他当然感觉得到口袋里的手机在振动,而且这个频率代表来电人是喻文州,蓝雨队长,他的直属上司兼好友。
“我觉得你最好接一下。你们聊完之后,你说不定就会重新考虑对我的态度了。”叶修还在继续说话。仿佛完全看穿了他的顾虑一般,他又加了一句,“放心,我不跑。”
手机静止下来。因为黄少天迟迟没有接电话,另一边显然挂断了。可是没过几秒,它又振动起来,还是那个相同的频率。
黄少天意识到自己必须接这个电话。喻文州不会无缘无故打断他的任务,更别说还是这样不屈不挠的联系意图。
可是在那之前,有件事情他觉得有必要先搞清楚。
“你什么时候发觉的?”他问。
“你以为你的跟踪很隐蔽?”叶修眼神里毫不掩饰的鄙视,让他突然觉得有点心塞。
就知道以这家伙刚刚透露出来的狡诈,绝不可能傻白甜到随随便便答应被一个陌生人送回去,也不可能随随便便把门禁卡露在外面昭告天下自己住的地方。
这么看来怎么感觉傻白甜的反倒变成了他黄少天,跟踪和隐蔽的能力在全队里数一数二的蓝雨妖刀,业内闻名的机会主义者?!
黄少天倒也干脆,不知从哪掏出绳子把叶修的一只手绑到一旁的电线杆上。叶修全程由着他折腾,脸上的表情都不带变一下,完全看不出有什么逃跑的意图。
他当然不指望这么根绳子就真的能拴得住这家伙,只不过表明个态度而已。就算这家伙真要逃,能制造点障碍也是好的,还能给他争取到些追击的时间。
“你不许偷听啊!也不许乱动!”他不忘警告。
叶修敷衍似地举起自由的那只手做了半个投降的姿势:“好好好。你爱说多久说多久,跟某人不一样,哥有的是耐心。”
“闭嘴!”黄少天狠狠瞪了他一眼。

 

黄少天退开几步走到巷口。这个距离加上雨声的干扰,他可以确定叶修无法听清自己一会儿在说什么;与此同时,这个位置能让他把对方的动作看得清清楚楚。
他一只手握着上好膛的枪准备随时应付意外状况,另一只手接通了电话,喻文州的声音马上传了过来。
“任务紧急取消。希望我没通知得太晚。”
黄少天嘴角抽搐了一下,突然觉得不远处叶修脸上那好整以暇的笑容分外可恶。
他压低声音对着话筒就是一通抱怨。
“没晚没晚,那家伙难对付着呢!我跟你说,后勤部给的那都是些什么胡说八道的资料啊,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没就算了——通篇下来大概只有性向是猜对的——危险性估测那部分的结论真该见鬼去,这个姓叶的要是能算战五渣我就生吞徐景熙成天捣鼓的那些生化武器!”
徐景熙是他在蓝雨的队友,热爱烹饪,只不过这位仁兄每次一腔热血地创造出来的成品……都具有非同寻常的杀伤力。
“跟他有关的不少情报被篡改了,这个任务有问题,我跟上头提出质疑之后得到的命令是暂时观望。”喻文州清了清嗓子,“不过我有一些个人的想法——我认为,叶修此人应当被列为3S-II类人员。”
“具有一定知情权的受保护对象?”黄少天被狠狠地惊了一下,“什么来头啊这人?”
“只是一些还没找到证据的推测而已……而且他和魏队应该是认识的,甚至可能关系很好。因为只在很久以前打过一个照面,我刚刚才想起来这一点——要是早些意识到,我也不会把任务文件交给你了。”
“你觉得这件事情不是偶然?”
“对。蓝雨,不是某些仗着手里有点权势便企图到处伸手的家伙的私兵——看来我有必要找几位旧识好好聊聊了。”
黄少天皱着眉头:“行吧,我知道了,有啥要帮忙的地方尽管说啊。”
“好,不过我不认为会有紧急召回的需要。”喻文州在另一边回答,“现在也没别的事,你的休假可以提前开始了。”

 

黄少天回到巷子里,看着那个待在原地悠哉悠哉还叼上了根没点燃的烟的男人看过来的“你看我说什么来着”的视线,感觉真是手痒啊。
心里也痒痒的。
然后他们就回到黄少天为了观察及靠近任务目标而刚租下不久的公寓里干了个爽。
干嘛?反正任务也取消了,看对眼了就来一发,天经地义好吗?
那个刚才还跟他打了一架的家伙都不怕了, 他黄少天除了魏老大和队长怕过谁啊?

 

几年后叶修还在拿这个任务调侃黄少天:“怎么,今天也没有找到杀我的机会啊?某位第一机会主义者真是越活越退化了啊。”
黄少天实在是懒得跟他抬杠——也有可能是根据多年的经验不想再给这家伙用嘴炮击败他的机会——掀开被子一把拽住叶修的睡衣领子往床上拖。
“闭嘴,睡觉!”
别问他为什么最后跟这家伙搞到了一块,一搞就是好几年而且还打算就这么搞下去。
看上这家伙需要理由吗?
在一起需要理由吗?
反正又不是他先开口求的婚。
领证就领证,谁怕谁啊?

 

To be continued ...

评论(4)
热度(46)

© 负者歌途-Adeline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所有文章谢绝转载,除非单独授权。
脑洞狂魔,习惯性话唠,爆字数是常态。
三次元忙,长文有心无力。
入坑总是晚N年,2≤N≤ 20。
黑历史永无止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