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喻】追逐 07-09

叶修X喻文州,原著背景,HE保证。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7.
 
“他刚把手机还给我,通话记录里最上边就是喻队的号码。你可以放心啦。”
“哦。”黄少天闷闷地应了一声。他当然知道放喻文州一个人待着也不会怎样,不过有叶修陪着说上几句总是好的。虽然黄少天自己觉得那家伙就算是安慰都能把死人给气活过来揍他,不过喻文州似乎偏偏就吃这一套,每次抬完杠心情都好得不得了,一丝火星都不冒。
这些玩战术的真难懂,还是互相祸害比较有利世界和平。
“我说你啊……”苏沐橙等了半天没等到他第二个字,“就顾着担心喻队,你自己呢?”
“嗯?说我?我好得很啊。”
“从你今天说的话的字数里,我看不出这一点哦。”
“别光说我,你还是先担心下你自己吧!”黄少天烦躁地抓抓头发,换了只手拿手机,“嘉世下赛季就要打挑战赛了,肯定得跟老叶碰上,你下得了手?你们俱乐部会放心用你?等等,他们该不会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办法膈应你吧?某些人比赛打得一塌糊涂,拖后腿给人添堵的手段倒是擅长得很。我跟你说,你一个人孤零零的,待在那边千万长点心眼啊,跟老叶搭档了那么久他那些手段——呃,‘战术’?算了别管它叫什么了——总学到不少吧,该用时就用。哦对了要不你干脆搬出去住吧,实在不行就投奔老叶那边,反正他就算在网吧打地铺也肯定会好好安顿你——”
“好啦好啦你还是闭嘴吧,真是,越说越离谱。”苏沐橙哭笑不得地打断他,“嘉世可是正规的俱乐部,是我待了五年的战队,又不是什么虎狼窝。”
老叶还待了七八年咧,你看他现在过得是什么日子,他自己糙不在乎信不信队长要是知道了准得心疼。黄少天在心里忿忿不平地嘀咕,不过最后还是没说出来。
“别担心。”即将与并肩五年的最佳搭档站上兵戎相见的立场的姑娘似乎轻轻笑了笑,“和你们一样,我也是……职业选手啊。”
 
窗外夜色深沉万籁俱寂,已是凌晨。
黄少天站在空无一人的训练室里挂了电话,长长地出了口气,抓起之前忘在桌上的自己寝室的钥匙就往门口走。
关灯的时候他瞟见了门边挂着的飞镖盘,手上的动作顿了顿。
队里经常用这个飞镖盘来决定一些无伤大雅的事情,比如谁下楼去拿今天的外卖之类,不过除了正副队长外没人知道这玩意儿的来历——它其实是某次叶修来G市跟喻文州出去约会的时候不知从哪赢回来的奖品,那次叶修回H市后它就被挂到了训练室里,即使后来他俩分手了也没有被取下。
直到叶修退役,知晓蓝雨队长和前嘉世队长曾经在一起过的,除了当事人还有黄少天苏沐橙之外再没别人了。话说回来,这种事情,就算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的吧。
黄少天至今记得那天他吃完饭出来正好碰到从外面回来的这两个人的时候,叶修把飞镖盘塞到喻文州怀里说先寄存在你这,喻文州回答他说放我这就别想再拿走了,叶修就鄙夷地说强盗作风,喻文州拿包装盒戳着他胸口说莫非你有什么意见不过反正有意见也没用想想这里是谁的主场,叶修立刻极其麻利地改口说没意见我可喜欢你这强盗作风了。
当时他真的好想一个仙人指路吹飞这两个明明看见他了还当他不存在的人啊。
然后用幻影无形剑教会他们什么叫做关爱单身狗。
可是现在想来,如果能够再看到这样的场景,看到他们脸上再一次出现和那时一样纯粹而温柔、明亮而轻松的笑容……
嗯,他还是下手轻一点,意思意思来个三段斩就算了吧。
反正肯定砍不到这俩妖孽。
 
8.
 
在黄少天的印象里,那似乎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训练室的屏幕上放着嘉世最近的比赛,蓝雨队员七嘴八舌地讨论着即将到来的比赛和他们的对手,从角色到职业到操作者到配合到战术到技术统计,还夹杂着各种吐槽,比如“那个失误简直逊毙了叶秋没被气到当场摔鼠标这涵养简直快赶上我们队长了”之类。
“……所以反正我觉得重点应该放在叶秋身上,丫鬼主意太多,必须弄死。”
黄少天长篇大论地说完,抓起桌上的水咕嘟咕嘟灌下好几口。
一支飞镖嗖地一声擦着他耳边掠过,插到挂在门边的飞镖盘上,尾翎在空气中轻微地颤。
正中靶心。
黄少天一句“我靠谁这么不长眼睛啊”硬生生噎在喉咙里——在他看清飞镖的来处之后。
好吧,在队长面前叫嚣着要弄死他男朋友,没被飞镖插脑就已经是满满的队友爱了。
“不惜一切代价,针对一叶之秋。”
他们的队长站起身,一锤定音。
“没有叶秋,嘉世便成了一盘散沙。”
一片附和声中,黄少天破天荒地没再说话。
他分明看到,喻文州的手中还握着另一枚未投出的飞镖。
蓝雨的队长是那样用力地握着它,指节发白,青筋微凸。
屏幕上的投影里,一叶之秋独自将对方的阵型冲散,看上去那般锐不可当,那般——寂寞。
……周六那场比赛最后,被拉进了死亡之门的战斗法师没能再站起来。
……之后没过几周,叶秋这个名字,彻彻底底消失在了任何比赛之中。
 
苏沐橙也记得那场比赛中的某个场景。
并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记得。
那是在擂台赛结束之后、团队赛开始之前,叶修作为队长照例说几句的时候。
“喻文州虽然难缠,还远远没到对付不了的地步。你们——”
他顿了顿,似笑非笑地扫了四周的队友一眼。
“老实点听团队频道里的指示,别左一个失误右一个不小心就好。”
说罢,仿佛是不愿再在这里待下去,又仿佛只是懒得再多言,他转身走出了休息室,披在肩上的嘉世队服在身后空荡荡地飘着。
苏沐橙看着他的背影,就好像看到了团队赛场上那个手执却邪锋芒毕露地冲杀、周身仅有炮火光影为伴的,张扬而孤傲的斗神。
她莫名有点想哭。
……那场比赛之后,叶修回来的时间跟往常与蓝雨的比赛日相比,早得不可思议。
……孑然一身,正如他紧紧握着最终却还是放开了的某张账号卡、以及某一个人。
 
9.
 
“哟,小手残,你一个控场术士把自己当站桩输出用,太没常识了吧?小心BOSS分分钟灭了你啊!”
“哪里的话,我这是在和叶神刷本,再担忧自身的安全问题才是没常识——毕竟某人自带的仇恨控制技能自动加载持续使用且没有冷却时间,BOSS的仇恨不能更稳,完全不存在OT风险啊。”
“唉,得亏你平时场上不爱刷垃圾话,不然这水准,再跟黄少天垃圾合璧一下,估计全联盟都得给你们气吐血。”
“过奖过奖,论让人气吐血的功力,我自认为还及不上你。”
“跟哥比当然还是差一点——来了!”
“收到,给我十秒。”
“来不及,我最多能给你争取八秒。”
“勉强算够——你七点钟方向!”
“我看得到!别再分心,一会儿可完全靠你了!”
=====*=====*=====
“所以……你的意思是,因为种种原因,你其实是叫‘叶修’,只不过在打联赛的时候是用‘叶秋’的身份登记的?”
“嗯,你这个概括很简洁明了,值得表扬。”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
“那应该说什么?我想告诉你这事挺久了,正好今天你捡到了我的身份证,也总算是有了个由头。哎你别瞪我啊,放轻松点,不就是名字里差了个字而已——”
“‘而已’?!”
“文州你冷静点——”
“如果这件事情被发现,你的成就、你的战绩、你的三连冠都会受到质疑,你的队伍可能受到联盟的处罚,最坏的情况是你一直以来为之坚持付出了这么久的东西都化为乌有甚至无法继续,你——”
“怎么突然不说了?我听着呢。”
“我想先听听你的办法。”
“什么办法?”
“既然你那么冷静,肯定准备过事情曝光后的对策吧。”
“没有。”
“没有?”
“没有。目前我想不到什么好办法,真要有那么一天,走一步看一步吧。”
“……”
“文州,我并非无所不能。我也有做不到的时候,也会有无法解决的情况。今天把这件事情告诉你,是因为虽然我觉得它很丢脸,但是你有权利知道它。至于其它方面,你别担心,就算真出事了横竖波及不到你那边——”
“你闭嘴!”
“……啊?”
“这事——我是说,你名字的事情,现在除了我还有谁知道?”
“呃……沐橙?”
“她不算。”
“没了。”
“那还好。”
“是吧?都是些没影的事,叫你别瞎担心了。”
“叶秋……我是说,叶修。”
“嗯?”
“你今天说的所有这些事情,我都不会跟其他任何人提。不过你也别再随随便便就——算了,我想你也不会。”
“那当然。”
=====*=====*=====
喻文州毫无预兆地醒了过来。
房间里的冷气开得他露在被子外面的光裸肩膀上鸡皮疙瘩争先恐后往外冒。
他迷迷糊糊,困倦地半闭着眼睛伸手往身边一摸,空空荡荡只留着点余温。
他一个激灵睁开了眼睛,意识到惊醒自己的并不是寒冷,而是透过——从音量来看——没关好的房门钻进来的断断续续的声音。
叶修的声音。
他之前从未听到过的,带着明显怒意的,叶修的声音。
“……我的私事还轮不到你们来指手画脚……”
“……今天的表现……”
“……这么闲不如滚回自己房间把比赛视频看一百遍……”
正怔愣间,叶修已经回到了房间里,关上房门,走到窗边。
喻文州听到他显然放轻了动作的开窗声,然后是打火机的一声脆响。
一星火光在黯淡的夜里稳定又寂寞地浮动着。
“怎么回事?”他皱了皱眉,心里有些在意,“你还好吧?”
窗边的人似乎愣了一下,大概是没想到他醒着。
“睡不着出去抽根烟,听到他们在扎堆说我的八卦。”叶修完全不打算复述那些不堪入耳的措词,“虽然没人知道是你……早上走的时候最好小心一点。”
他一个冲动,脱口而出:“你和嘉世——”
“这事你别管。”叶修打断他。
喻文州抿着唇,没有说下去。
嘉世的队长和队员之间具体有什么矛盾,确实没蓝雨队长什么事。
就算他想做什么,考虑到双方各自的立场,也鞭长莫及无能为力。
可即使明白这些——
像是能读到他脑子里在想什么,叶修掐了烟走过来,伸手盖上他的眼睛。
“接着睡,别想这些杂七杂八的。”他说,“你要操心的事已经够多了。”
喻文州闭上眼睛,睫毛划过叶修的手心。
眼睑上传来的稳定、温暖、干燥、带着烟味的触感,成功地安抚了他。
=====*=====*=====
“生日快乐。”视频聊天窗口里的人说。
“谢谢。”喻文州对摄像头回答,“礼物已经收到了,我很喜欢。”
喻文州的生日是2月10日,叶修的生日是5月29日。这两个日期一个处于常规赛正中间,一个卡在常规赛末尾时,就算不是比赛日当天,两个当队长的人也没那么容易走得开,于是每年多半便只能隔空送一句祝福,通过快递寄一些礼物,聊表心意。
“你有什么愿望?”叶修随口问道。
喻文州思索了一下,最后却沉默了。
……我想见你。
……想触碰你、亲吻你、拥抱你。
……想和你一起做些心血来潮的、一点都不像平日里我们的风格的疯狂事情。
……想当面从你手中接过你递来的礼物,故意拖延着装作一直猜不出里面的是什么,然后你会戳着我的额头说我的演技简直假到惨不忍睹。
……想和你一起手牵着手不必避忌地在阳光下散步,让所有人都知道你属于我、我属于你。
可是这些念头,至少在短时间内,是绝不可能成真的荒谬妄想。
所以何必说出来,徒增烦恼。
“对不起。”
那一头,叶修突兀地道歉。
喻文州愣了一下,随即释然地笑了。
“你我之间,何需道歉。”
那些微微的不甘,突然间就消褪了,如同在日光照彻下消融的冰雪。
他知道那个人也明白,也抱着和他同样的心情同样不切实际的期待。
这便足够。
即使,于事无补。
 
连绵不绝的梦境里,桩桩件件全是真切发生过的、和某个人的曾经。
喻文州猛地惊醒过来,映入眼帘的是蓝雨宿舍自己房间里熟悉的景。
未拉窗帘的窗口之外,如血残阳余晖尚存,天色昏暝。
汗水半干,衣物黏在身上,那感觉有些恼人。
他摸了摸额头,拿过床头柜上的体温计给自己测了一下,发现烧已经退了。
于是他挖出埋在被子里的手机解锁,兴欣战队获得挑战赛冠军的新闻标题再一次映入眼帘。
打开QQ,发现有一条来自君莫笑的留言。
“久等了。”
他的脸上透出了不自觉的笑意,敲击屏幕回复。
“欢迎回来。”
 
To be continued ...
 

脑细胞余额不足,无法继续支持【唠叨】这一行为。
依旧感谢小伙伴 @永无乡 ,送你支双色冰淇淋=w=

评论(5)
热度(83)

© 负者歌途-Adeline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所有文章谢绝转载,除非单独授权。
脑洞狂魔,习惯性话唠,爆字数是常态。
三次元忙,长文有心无力。
入坑总是晚N年,2≤N≤ 20。
黑历史永无止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