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喻】追逐 01-03

叶修X喻文州,原著背景,HE保证。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1.
 
“大神大神我来啦!”
听到这个刻意压了嗓子还故意改了语气的声音,叶修极其难得地在打荣耀的时候被吓得一个手滑。
屏幕上,又一次被蹲点了上线位置、一登陆游戏就身陷不知哪家公会的重重包围、正孤军奋战、之前在他的操控下本来要用银光落刃的君莫笑,顿时毫无意义且极其狼狈地一个翻滚。
好在叶修反应快,险险将这个失误变成了一次成功的受身操作。
不过刚刚那个失误并没有让他受到多少额外攻击,因为当时能打得到君莫笑的那些公会玩家正被意料之外的一招打到东倒西歪。
气功师技能,念龙波。
待那些人调整好了,迎接他们的是喷着火舌的千机伞和糊一脸的格林机枪,还有把他们都掀上天的地雷震。
气功师,又是那个ID完全没见过的、不知什么时候偷偷溜进了包围圈的气功师。
头上还不停地冒着一个个文字泡。
“大神大神我是你的脑残粉^ ^”
“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让敌人们下刀山血海^ ^”
刀山血海,当真是刀山血海。
追杀不成反被区区两个角色吊打的众公会玩家泪流满面,心里的想法早从“卧槽这谁哪蹦出来的太白目了还明目张胆地帮君莫笑这是找死来了吧”变成了“这丫操作好犀利走位好风骚怎么滑溜得跟条鱼一样打不到好郁闷啊我靠跟君莫笑一伙的人个个都是变态啊混蛋”。
他们不知道面前的散人和气功师背后的操纵者的身份,不然就不是郁闷,而是惊恐地认为自己一定是在梦里并往自己脸上狠打但求在下一秒就醒过来了。
他们也不知道屏幕的另一边,叶修的心里其实也相当地不淡定。
 
就算再刻意去改变声音,就算再怎么发文字泡装黄少天,他也能够在第一时间看穿这家伙的身份。
喻文州。
蓝雨战队队长,“黄金一代”的职业选手之一。
他刚分手没几个月的前男友。
这家伙上次拿流木跟君莫笑下竞技场的时候不还挺正常的,现在这画风是什么鬼?!
可就算是这种画风,他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哪来的蛇精病吃俺老叶一伞”而是“这个样子好像还有点可爱”。
他大概真的是没救了。
没关系,哥不要治疗。
 
摆脱闲杂人等跑到一个安全僻静的地方后,他们终于能够放开来交流。
“你这号是问公会部门借的吧?挂在蓝溪阁的马甲号?”叶修直截了当地问道。
“没错。”周围没了别人,喻文州的画风顿时正常过来。他没有问叶修是怎么猜到的——以他们对彼此的了解程度,再问纯属多此一举。
叶修轻轻叹了口气:“现在暂时没事了,你趁早撤吧,不然被蓝溪阁的人看见了你不好解释。刚才那些人的ID我认识,幸好全是轮回的。”
“不用担心,他们里面有一个是蓝溪阁的卧底,现在估计正跟会长联系呢。”喻文州的语气听上去非常冷静,“我能知道这里的具体坐标和情况也多亏了他。”
叶修好像知道为什么一开始喻文州出场的时候要用那种让人完全认不出来的画风了。
他沉默了一下:“你故意的?”
“不行吗?”喻文州反问。听叶修没有接话,他又继续说了下去。
“刚才只是我的个人行为。日后公会针对你的任何决定与行动,我……”他在屏幕前闭了闭眼睛,语气里那种平淡却不容置疑的陈述态度却没有半分改变,“不会干涉。”
“你也不该干涉。”叶修表示理解,“不管怎样,今天的事情,谢谢了。”
“你太客气了。”喻文州轻声回答。
气氛一时有些冷凝,于是叶修半开玩笑地说那也正好,反正你们蓝溪阁根底雄厚,以后真要动起手了,那些爆出来的武器啊装备啊哥就笑纳了啊。
喻文州表示这话太不厚道了,他站在蓝溪阁那一边果断不能忍,必须竞技场开房走起。
叶修再一次手滑了一下,深觉对方今日每次画风突变都着实杀伤力巨大。
他稳了稳情绪,奇道:“你开个小号找我就是为了单挑?”
“你没空?”喻文州再次反问。
“有空。”叶修完全没脾气了,“竞技场是吧,走走走。”
气功师跟在散人后面,一开始的前进速度有点慢。叶修也不催促,让君莫笑降低了速度,直到原本勉勉强强缀在后面的小气功师一个箭步追了上来。
“这么快,怎么跟你们公会会长说的?”叶修随口问了一句。
喻文州刚关掉跟春易老的聊天窗口切换回游戏,这会儿一边操纵着角色跟君莫笑一起提速,一边回答:“不是什么大事,打完再说。”
 
君莫笑三战三胜之后,叶修说:“都录好了?没必要再打了吧?”
“嗯,录好了。”喻文州也毫不避讳地回答,“你说得对,这个角色的等级还太低,再打下去也没什么意义。”
“上次是剑客,这次是气功师,下次打算换弹药专家?召唤师?还是守护天使?或者干脆拿个术士来?”叶修把蓝雨战队里主力选手的职业猜了个遍。
他猜到了喻文州所抱着的未雨绸缪的心思,对于未来在赛场上碰到他或者君莫笑的可能。
即使只是一个可能,蓝雨的队长也向来会抓住任何可用的机会,做好尽量完善的准备。
“下次来,你还有空?”喻文州说。
“有空啊,我现在可清闲了。”叶修笑。
“清闲吗?你的升级速度可不是这么说的。”
“我现在就这么点儿事情,当然比你一个战队队长要清闲多了。”
喻文州轻轻叹了口气,没再纠结于清闲不清闲的问题,只是语气有点复杂地问:“你不累吗?”
“累啊。”叶修坦率却又轻描淡写地回答他,“那又怎样?我还不打算放弃。”
他无言以对。
 
2.
 
喻文州大概是职业圈里最早知道叶修真实名字,以及这两个名字之后的隐情的人。
曾谈笑风生相见恨晚将诸多队友都扔到一边晾成了背景,曾于全明星上联手并肩所向披靡因心有灵犀而畅快淋漓惊艳相惜,曾在赛前一本正经一个握手眉梢眼角一撇笑意都交换着无需明说即被懂得的千言万语。
机票的票根在各自的抽屉里都积了厚厚一沓,细碎的回忆不知不觉随着相伴的脚步扩散到H市和G市的许多角落。即使有时候情况复杂来回的行程无比折腾,都觉得是甜蜜的负担。
从着迷于两人之间的化学反应到着迷于对方本身,越是靠近越是被共鸣震得头晕眼花,于是沉沦越来越深,又愈发甘之如饴,从称呼到相处模式到关系都进展神速一日千里。
曾经,一叶之秋挥舞着却邪,挡在大漠孤烟和王不留行面前将索克萨尔护得滴水不漏。
曾经,索克萨尔举起灭神的诅咒,将石不转的行动死死限制住,使得另一边被围攻到只剩血皮的一叶之秋最终完成了一次反杀,并抓住这个缺口逃出生天。
喻文州说:“你的背后,我看着呢。”
叶修说:“有我在,你就放心站那看个够吧!”
如果这样的景象不是暂时的,如果并肩作战的立场能够一直持续下去,该多好啊。
他们都萌生过这样的念头,却从不曾言明。因为这般幻想美好归美好,终究只是永远不会成真的海市蜃楼。
 
拥有信念心怀梦想,还负有责任要支撑起他人的信念与梦想的人,总有些相同的不容退让的东西。
这份相同,可以是化后彼此相融的两块冰,也可以是永无止息地对立相斥的两个磁极。
太了解的彼此,太深的默契,因此在面对对方的时候,总是或百般重视千般算计均被看破化作无用功,或平日甜蜜的相通心思化为利刃直击要害伤筋动骨。
他们多了解对方啊。
索克萨尔抬抬法杖叶修就知道是要放六星光牢而不是死亡之门,一叶之秋挥挥却邪喻文州就猜到是豪龙破军不是怒龙穿心。
叶修会在团队频道里面喊:“别理郑轩那厮,虚张声势呢,继续集火蓝雨治疗!”
喻文州也会看穿嘉世的牧师那就是个看上去香喷喷其实毒得死己方角色的诱饵,然后率先一个诅咒之箭飞向对方真正在掩护的魔剑士,指引全队的进攻方向。
正因为了解,正因为深深明白作为对手的对方有多可怕,所以投予的针对也更明确更尖锐。
私下对彼此温柔以待,并不影响在赛场上将对方赶尽杀绝时的满心坚决。
胜利,就这么重要吗?
没错,是超越一切的重要。
因为胜利并不仅仅代表胜利本身。对于不同的人来说,它可以是梦想,可以是满足,可以是证明,可以是努力之后的回报,可以是名利,可以是丰厚的奖金……每个人追逐胜利都有自己的理由,并没有哪种理由比其它更高贵。在竞技之中,对胜利的追逐,就跟吃饭喝水呼吸睡觉一样,是必须的。既然选择了这个圈子并在其中位于巅峰地位,自然更不可能例外。
无论叶修还是喻文州,都明白自己要什么、该做什么。他们也懂得并愿意付出代价,更不会优柔寡断难以取舍对自己狠不下心。
他们不仅要对自己负责,还要对他们的责任、他们的队友、对所有人的努力与梦想负责。当站在对立面狭路相逢,当自己的不作为就是对身后那些人那些事的辜负与伤害,所能做的便唯有压抑那些不该出现的情绪,奋力拼搏。
 
场上对手,场下朋友——荣耀竞技圈的风气,向来都和谐健康。
可是他们并不是彻头彻尾的对手,甚至也不是完完全全的朋友。
很多时候凌驾于这两者之上的另一重身份,总容易让人生出过多的难以言明的期待与奢求,以及任性的埋怨。
一年里能真正私下见面的次数并不算多,其中还有相当一部分是在赛场上交锋之后,多半还带着未能散尽的火药味。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钟情越深,越容易失却平常心,变得不像自己。
信任、理解、支持、包容……他们其实都已经倾尽了全力来给予彼此。
可是那些被理智、温柔与迫切的渴望强行压下的小小砂粒,终究还是存在着,积累着,最后在某些避无可避的时候,猝不及防地硌疼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
 
一方擎起胜利欢呼雀跃,总有另一方咽下苦涩黯然退场。
纵然被称为大神,纵是有玲珑心窍,他们也终是凡人,再豁达透彻,也会迷茫会失望会痛会愤恨会迁怒。
趋利避害是凡人的本能。
当温柔不堪压力,炽烈反复消磨,渴望终屈从距离,信任再无力弥补立场差异在脚边划开的天堑,相知相爱的事实一再在心底被质疑,就像一把钝齿的锯架在最易生疼的地方来来回回不曾停歇。
循环往复总是鲜明的痛楚,老调重弹叫人厌倦的理由,反复告诫自己却终究未能忍住的、愈发频繁也愈发激烈争执。
该学会教训了。是时候为了真正重要的东西而放弃一时的鬼迷心窍了。
他们都这么告诉自己,又同时洞悉着对方一点一滴变化的想法和态度。
 
比赛结束之后,叶修在场馆内他和喻文州约定俗成见面的地方等了一会儿,却并没有等到想见的人。
他走进了附近的一家小店,借用了一下座机,拨通了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
电话很快被接通,就好像另一头的人也正守着手机,等待着这样一个来电。
“你没有来。”叶修陈述,语气淡淡。
“不想来。”另一边的喻文州的声调同样平静,“我觉得你现在也不太想见到我。”
叶修闭上了眼睛,又很快睁开,所有翻滚的情绪都被压下消失不见,正如早些时候被拉入死亡之门的一叶之秋的最后一丝生命。
“……倒也是。真不愧是你啊,预判向来精准。”
他们很少对对方说谎,因为没有必要,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可是人总是难免做些没有必要、也不会有什么结果的事情。
比如说,一场一时头脑发热受不住吸引就冲上去一垒二垒三垒本垒、一次两次被对方身上的刺伤到还傻了吧唧的继续黏黏糊糊、直到最后疼得实在受不了了才想及时止损的恋爱。
比如说,直到结束,都心照不宣留给彼此的最后骄傲。
“分手吧。”
“分手吧。”
是要有怎样的默契,才会连分手都说得这么异口同声。
沉默透过电波信号来回地蔓延,直到喻文州将它打破。
“再见,叶修。”
不等被告别的人有所反应,电话便被挂断。
叶修握着话筒听着忙音许久,终究还是没有说出那句已经没有了意义的回答。
他们谁都没有想到,那天是叶修最后一次以嘉世队长的身份,出现在喻文州和蓝雨战队面前。
 
3.
 
跟他一块吃完饭边走边聊的俱乐部经理无意间提起叶修退役的消息的时候,喻文州整个人都懵了一下。
“你说谁?”他僵硬地转过头企图在对方脸上找到开玩笑的痕迹,“谁退役了?”
他想他的表情一定很古怪,因为对面的人竟然一脸惊恐地后退了一步,一句话都讲不出来。
还是一旁的黄少天解救了那个无辜的可怜人。
对他和叶修之间的那点破事知情得很的蓝雨副队上前拍拍他的肩膀,表情认真而担忧,连说话都简短了不少:“叶秋退役了。队长你开电脑看看吧,嘉世官网上刚挂出来的。”
他再顾不上许多,匆匆交代了几句后抛下那两人,三两步冲回宿舍,拎起平板浏览起铺天盖地的网页。
整个荣耀圈都是一片哗然。
喻文州的心渐渐沉了下去。
叶修的竞技状态完全没有到无以为继的地步——甚至可以说,无论是经验、意识、反应、手速,都尚在巅峰。
作为不久前还关系亲密的人,作为场上较劲的对手,他很清楚这一点。
这个人身上所拥有的无穷可能性,连喻文州都未曾能看透过。
他也看得出叶修和嘉世之间存在着很严重的问题,无论是场上还是场下。
可是他完全没有想到,双方之间的矛盾,竟已经到了这样不可调和甚至要撕破脸的地步了?
可是叶修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有对他说过!
他们之间的最后一句话,竟然是“再见,叶修”。
再见?简直像个笑话。
不再身处同一个圈子,不再追逐同一个目标,世界之大人海之渺,谈何再见。
那家伙怎么舍得。
“……我怎么舍得。”
他把平板搁到一边,仰头靠到冰冷的椅背上,横过手臂盖住双眼,遮住了过于刺目的灯光。
 
是不是有时候放开之后看开之后,反而会有些东西褪去迷雾纱帷,终于清晰。
所以——
“队长你别再这么看着我了!也别再这么笑了好不好!我这就把网吧的地址写给你!”
装傻充愣全无效果、最后还是被看穿了埋骨之地副本的真相以及自己帮叶修代打副本的事实、然后被盘问了诸多有关散人的事情的黄少天,用在打比赛一样的敏捷抓过喻文州桌上的笔和便签飞快地刷刷刷写下一串字,然后撕下那张便签啪的一声拍到他面前的桌上。
嗯,不愧是职业选手,手速一流。
不愧是他的好队友,能非常准确地理解他的意图。
喻文州不动声色地放下那个此刻在黄少天眼中似乎比灭神的诅咒还可怕的笔筒,低下头扫了一眼便签。
只是这个执行力……似乎还有点欠缺?
“少天,你的字该练了。我是说,除了‘黄少天’和‘夜雨声烦’之外的其它字。”
“对对对,就你的字写得好看是吧——我靠队长你别笑了说真的!我念给你听还不行吗!”
 
To be continued ...
 
——惯例唠叨——

首先,新年快乐!
然后,我的预感成真了,写俩心脏的CP真是无数次感到自己智商不够用,脑细胞你们死得好惨,泪目。
最后,特别特别感谢小伙伴 @永无乡 陪我讨论和我一起被喻队杀死脑细胞还不厌其烦地一次次提修改意见!爱你,比心!希望你不要嫌我烦啊哈哈(干笑)

评论(18)
热度(134)

© 负者歌途-Adeline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所有文章谢绝转载,除非单独授权。
脑洞狂魔,习惯性话唠,爆字数是常态。
三次元忙,长文有心无力。
入坑总是晚N年,2≤N≤ 20。
黑历史永无止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