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乔】明灯

>叶修X乔一帆,原著背景,时间为第十一赛季常规赛期间。
>人物属于虫爹,要是OOC了那都是我的错。
>无脑撒糖一发完,请自备矿泉水,齁到了概不负责。
 
微草主场对兴欣,阔别团队赛已久的魔术师打法重现江湖,兴欣的配合被打得七零八落。
现在的微草全队,已经能够跟上魔术师的思维和脚步了吗?
乔一帆心下一紧,迅速地看了一下场上的形势,然后作出了判断。
并非如此。
只不过现在的情形比较特殊,有适合魔术师打法发挥的空间;而现在的微草已经能够给予他们的队长在短暂时间内自由发挥的支持。
话虽如此,对于眼下糟糕的情形来说却并没有什么差别。
他看着这边包子入侵和寒烟柔被王不留行先后打爆,而企图救援的沐雨橙风和海无量在另一边被死死拖住,意识到之前用小手冰凉换走对方治疗所带来的短暂平衡已被彻底打破,向一方重重倾斜过去。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现在还能做些什么的,似乎只剩下他的角色了。
快想想办法啊乔一帆,总有什么可以做的事情!
困局之中,他不由自主地又想起了那个人。
那个似乎无论什么样的逆境都能打破、怎么样不可思议的奇迹都能创造的,只要一想到场上有他在就叫人无比安心从而心甘情愿追随着他的脚步的人。
如果是前辈在的话,会在魔术师打法初露端倪的时候就冲上去正面顶住压力,不让其他人受到波及的吧?而且甚至还能游刃有余地继续在团队频道中打着指示,顺势布局。
可是鬼剑士一寸灰并不是散人君莫笑,乔一帆也不是叶修。
即便是前辈,也不会明知不可能而为之。
他所做的,是清楚详细地了解规则了解情势了解利弊,然后,将一切可利用的东西转变为自己的优势。
那么,在眼下这种处境,现在这个位置,他能够怎么做呢?
对了,记得以前分析微草战队和魔术师打法的时候,前辈这么说过……
 
直到鬼神盛宴中疯狂爆发的鬼神之力将王不留行吞噬,卷着魔道学者往地上拍去,乔一帆都没回过神来。
他真的……做到了?
做到了前辈曾经做到过的事情,破了很多大神都束手无策的魔术师打法?
虽然机缘巧合的因素较重,再来就不一定能成功,可是这一次,他做到了。
 
“打得不错。”
赛后握手的时候,王杰希对他说。
“谢谢王队。”
乔一帆微笑着感谢对方的称赞,既没骄傲,也不气馁。
没错,他进行了连自己都不敢置信的超水平的发挥。
可是,没有然后了。
那个人一直强调,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除了王不留行,微草还有独活,还有木恩,还有飞刀剑,还有大戟。更何况只是魔术师打法一时被破、接下来的情势也不适合继续用了而已,王杰希和他的的王不留行——微草无论精神上还是实质上都当之无愧的支柱——可还在场上呢。
当时对方血线普遍比己方要高,包子入侵和寒烟柔两个主攻手的血量甚至几乎只有对方平均水平的一半。在两边都没有了治疗的情况下,这个问题是致命的。
团队赛,兴欣败。
没有了叶修的兴欣,确实竞争力大减——可是那又如何?
从零开始,脚踏实地,不断提升自己,尽力争取眼前每一场胜利,一步一步走上巅峰……就算是有叶修在的兴欣,不也是这么做的?
若是半途历经狂风暴雨艰难险阻的摧折而无以为继,那么就休整之后再度起航。
赛程终有尽时,成长永无止境。
学习、调整、适应,向着永不更改的目标冲锋——
只是从头再来罢了。
叶修留下的影子,叶修带来的精神,从未离开。
 
“方锐前辈跟包子打赌输了要请大家吃顿夜宵,你去不去?”出席完记者发布会他去了一次洗手间,回到休息室的时候,安文逸过来问他。
“我……我就不去了。”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安文逸点了点头,并没有意外。休息室里兴欣的其他人也都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哦——”一些人刚要起哄,被本赛季刚走马上任的自家队长的眼神一扫,顿时乖乖闭嘴。
“那就不耽误你们的二人世界了。”苏沐橙朝他眨眨眼,“替我们向他问好。”
“嗯。”乔一帆红着脸点点头。
这里是B市,是微草战队的主场。
也是……那个人现在所在的地方。
 
打车到某公寓的楼下,刷卡过了门禁,驾轻就熟地上楼来到某扇门前,掏出钥匙开门。
他的恋人正站在客厅的窗边讲电话,看到他进来,摁掉手里的烟,无声地示意他稍等。
乔一帆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带好门,有些调皮地回了个ok的手势。
他换好鞋直起腰,四下里看了看,熟门熟路地把桌子上显然收拾到一半的残羹剩菜——看来那个电话来得很不是时候——盖好保鲜膜放进冰箱,又把用过的碗筷摞好带进厨房放进水槽,伸手正要拿起海绵,却被斜刺里伸出的一只修长漂亮的手拦住了。
“难得过来一回可不是让你洗碗的。”叶修的口气并不强硬,甚至带着点调笑,可是动作架势里不容置疑的姿态却清晰地流露了出来,“你的手可金贵着呢,这要是割着碰着了,老板娘还不得找我拼命。”
乔一帆依言乖乖缩回手,让开水槽前的位置,小声反驳:“才不会——因为有前辈在啊。”
他看着叶修的背影发了一会儿呆,突然有点不太想再压抑从进门开始就已经产生的冲动,于是便小心翼翼地从背后抱住了面前的人,手臂环在对方腰间,将下巴靠在那其实并不很厚实、却仿佛永远不会塌下的肩膀上。
“怎么,比赛输了难过,来我这儿求安慰?”
被他抱住的人手上洗碗的动作顿了顿,幅度变小了一些。叶修没有回头,声音里带着开玩笑时常见的懒洋洋而又漫不经心的调侃意味。
“我……不是……”即使两个人已经确定关系有一段时间了,乔一帆还是不怎么擅长应付叶修的垃圾话,“其实没有很难过……”
倒是叶修先笑了出来,乔一帆能够清楚地感觉到他肩膀轻微的抖动。
“确实没什么好难过的。你最近比赛里的表现进步很大、也很稳定,保持下去就好。”曾经的荣耀第一人、现在卷着衬衫袖子站在水槽前洗碗的他的恋人对他说,“打得不错,不愧是哥看上的人。”
乔一帆轻轻嗯了一声,感觉心里像一锅刚刚煮开的汤一样咕嘟咕嘟冒起了泡,还泛着香气。
同样的一句“打得不错”,被尊敬的前辈对手这样夸的时候,他感到了些许被肯定的高兴,平常心却丝毫未受影响;可是由叶修说出来,他心里却只觉得温暖熨帖,甚至由内而外生出一种雀跃与安宁来。
就好像漂流的船终于抵达停靠的港湾,好像跋荒涉水的旅人眼中终于映出万家灯火。
就好像竞技场中的那句“刺客这个职业发挥不了你的潜能,试试鬼剑士吧”。
就好像第八赛季全明星黑暗冰冷的走廊里坦率而客观的批评与鼓励。
就好像他初来H市水土不服却硬撑着不让任何人看出来的时候被不动声色地削减了的训练强度与时长,和不知怎的出现在了他桌上的药品。
就好像初次与昔日队友正式对决前夜辗转难眠时隔着墙来来回回的一条条QQ消息。
就好像为了下场比赛试验新的设想而过度用手之后那个一边数落他一边帮他做手操的人身上还未散去的淡淡烟味。
就好像递出的第十赛季总冠军戒指换回的另一枚一模一样的戒指落在手心时的重量与温度。
就好像那个叫人难忘的夏天里,乘着电波从苏黎世而来的那句盈满笑意的“嗯,世界冠军也爱你”。
 
“那个鬼阵连环非常出色。不过,之后的应对有点迟缓仓促啊。”叶修还在继续就事论事地点评他今天的表现。
“我……”他咬了咬嘴唇,坦白,“我没怎么想到真的能成功。”
“没想到?有什么好没想到的?”叶修并没显得多意外,显然心里早就所猜测,语气倒是满满的恨铁不成钢,“你可是一冠在手的人,跟那什么韩文清啊黄少天啊都是一个级别的,自信点啊!回去跟其他人也这么说说!”
乔一帆乖乖点头,下巴随着这个动作一下一下蹭着叶修的肩膀,像极了撒娇的猫。
他甚至不合时宜地有点想笑,在叶修故意用那种夸张的口吻提及霸图队长和蓝雨剑圣的时候。
“还有,不是我说你,对老王这种仗着有把扫帚就飞来飞去瞎搞环卫的家伙只是恶狠狠拍下来怎么够,当时就该速度在团队频道里呼叫一声,什么包子小唐沐橙方锐,能上的都一拥而上乱棍打死!”叶修说得越发慷慨激昂,“所以一帆你还是太善良太心软了,不能因为知道哥平时挺喜欢你这点的就在比赛时还那样啊!比赛是残酷的,为了胜利有时是要做出点改变,反正不管你变成个什么样我都喜欢——”
“前辈!”见他越说越离谱,乔一帆忍无可忍地喊了一声,像触电一样松开了他,脸上红得跟要滴出血来一样,连声音里都带着久违的局促。
叶修把洗好的碗都放进消毒柜,擦干净手,转过身来戳戳他的额头,“哟,这么害羞啊?这样下去可不行啊,要知道联盟里多的是脸皮扯下来都能当骑士盾用的家伙,你这种很容易吃亏的。”
“对不起,我没有叶修前辈你这么天赋异禀……”乔一帆憋了半天,最终只能化用一句上次方锐跟黄少天嘴炮时扔过的垃圾话来反击。
“没关系,我陪你练啊。”叶修回答得又快又顺,朝他张开手臂,“就先练练看这次能不能抱得久一点好了。”
乔一帆又是无语又是手足无措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扑进了那个其实想念已久的怀抱。
自从今天团队赛结束后就有些郁郁的心思,早已不知何时散去了。
 
洗完碗,他们终于能够坐下来好好聊一聊各自的生活。
尽管平时通过各种远程通讯手段,他们对彼此的近况都很了解,交流也并不算少,可是无论是文字、声音还是视频图像,带来的感觉似乎都不同于此刻因近在咫尺而生的温柔与满足。
叶修抱怨电竞总局那些小年轻排着队来找虐被打得满地找牙还笑得跟白痴一样弄得他都快不好意思欺负人了,乔一帆说着大家各自的情况水平的进步还夹杂着联盟中的趣闻轶事比如杜明终于鼓起勇气请唐柔喝了杯咖啡。
“再过几天就是全明星了,前辈……会去吗?”乔一帆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虽然通过内部渠道拿到的门票他早已寄给了叶修。
“不仅会去,还会有惊喜。”叶修清了清嗓子,用一种“我知道很多你快问我”的语调说。
“嗯,我很期待前辈的惊喜。”乔一帆选择微笑,拒绝跳坑。
看来刚才的临时特训很有成果。可喜可贺。
 
因为次日下午还有活动,乔一帆不得不在第二天早早起来,回酒店与兴欣战队全员会合然后一块赶回H市的航班。
他离开的时候,天色还是黑的。
走出公寓大门之后,他没走几步又忍不住停了下来,回过身仰起头。
一大片漆黑窗口形成的包围圈里唯一亮着的一方暖黄灯光之中,他的恋人正目送着他,见他转身,便挥了挥手。
出租车的引擎在身边发出轻微的轰鸣声。
他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学着叶修的样子挥了挥手,然后转身弯腰钻进了车里。 

 
——你是我的信仰、船锚与光芒,是我所有的从容。
——只要一想到你,我就感觉仿佛有源源不断的力量,无论即使你是否在身边。
——你是我生命中的一盏明灯。
——曾经指引我前进,现在告诉我归处。
——然后在未来的某一天,领我回家。
 
End.

评论(28)
热度(134)

© 负者歌途_一条咸汪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所有文章谢绝转载,除非单独授权。
脑洞狂魔,习惯性话唠,爆字数是常态。
近期嗑的cp:全职高手-叶all;FFVII-SC;FFIX-ZKZ;HP/FB-GGAD、家长组、骨科
三次元忙,长文有心无力。
入坑总是晚N年,2≤N≤ 20。
黑历史永无止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