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王】成为守护灵的三种方式 18-27

叶修X王杰希,奇幻架空,HE保证。
人物属于虫爹,私设和OOC属于我。

 

18.
在微草的边境,局势又开始动荡起来。
雪上加霜的是——或者说,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之一是——微草的老国君寿终正寝,继任者年方八岁。
王杰希这几年在朝野的影响力可以说是一日千里。国师本就地位超然,他的老师、德高望重的前任国师卸任更是前给他造足了声势又为他尽可能铺平了道路,再加上他自身出色的才华努力、谋略手段,又有守护灵叶修的名声隐隐添了光环增了震慑,即使位高权重如宰相方士谦、大将军邓复升等人都对他颇为信服,在民间也是风评极佳威望颇深,年幼的主君更是对他倚赖有加。
主少国疑。王杰希身上的担子颇重。
他又是喜欢事事亲力亲为的人——这点倒是跟担任兴欣国师时的叶修很像。
一开始他会焦头烂额,会手忙脚乱,可是他在适应,在习惯,在为日后的游刃有余而积累经验。
偶尔碰到自己解决不了的事情,他都会私下去向叶修询问参考意见。叶修从不主动参与微草的事务,在人前除非必要不然从不发表看法,可是当王杰希问起的时候,他总是会极其用心而坦诚地回答并作出详尽解释。
他有天赋有觉悟,有能力更有用功,进步的速度非常惊人,时间如流水而过,他从能够勉强独当一面,变成可以从容不迫胸有丘壑地应对几乎所有情况。
他不再钻研自己的小爱好,把那些奇奇怪怪的设想束之高阁。
他又开始没日没夜地看书。
于是叶修故意给他捣乱的情况渐渐频繁起来。
而他依然是几乎回回妥协,乖乖放下书休息。
故意的吗?
当然。
只不过他们都心照不宣、乐在其中。

 

19.
微草国师处理完手头的事情,抬起头习惯性地寻找他的守护灵的身影,然后在投影法术的光幕前发现了叶修。
这个法术与微草城城墙上的法阵呼应,可以映出一段范围内一定长度的城墙上下的即时景象。无外力干涉的情况下光幕上显示的影像会绕着城墙缓缓前进,不过在受到法术操纵的话可以显示操纵者指定位置的画面。
就比如现在,在叶修的法术操控下,影像视角停留在某一段城墙之内,画面中心两个脸庞稚气尚存的士兵正双手手掌相抵,神情专注地做着一个个奇异的手势。
“是‘灵犀之礼’。”王杰希一眼就认了出来。
影像中,两人的动作停止后仰起头,眼睛一瞬不瞬地注视着半空。当一点微弱的星光突然盘旋着从半空中落下时,他们的脸上都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星光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快要落到头顶高度的时候便无声无息地消隐了。那两人回过神来,对视了一眼又跟触电一样很快移开视线,脸却不约而同地红了。
周围一圈同样士兵打扮的人都笑着在起哄着什么,那两人偷偷又看了对方一眼,脸更红了,稍稍高一些的那个眼睛一闭,直接对着矮一些的那个人的嘴唇亲了下去。
法术投影并不能传递声音,不过从周围的人拍手的劲头来看,必然是掌声哨声响成一片。
“这明明是魔法天赋测定法术的精简版和情感共鸣(一个没什么用的冷僻法术)的变体结合在一起搞出来的小法术吧?”叶修显然仔细观察了之前那两个人的手势,“你之前说这个叫‘灵犀之礼’?”
王杰希嗯了一声,解释道:“不知道是谁发明的,民间把这套法术手势当作一个小仪式,微草城挺流行的,说是心意相通的两个恋人共同完成这个仪式,如果有刚才那种情况出现的话,他们的感情的就是受到上天眷顾的。”
“上天眷顾……现在的人真会玩。”叶修汗颜,“刚刚那个效果只能说明这两个人确实都挺喜欢对方的,并且其中至少一方有魔法天赋吧?更不用说那点魔法天赋微弱到几乎没有,根本激发不了。”
魔法天赋是决定一个人日后法力的首要因素。拥有魔法天赋的人已经算是相当稀少,而能够激发这一天赋拥有使用法术的能力的人更是寥寥无几。拥有高到如叶修和王杰希这样的魔法天赋的,在他们各自的时代都是凤毛麟角。
“你想试试看?”然而王杰希已经看穿了他的跃跃欲试。
“当然,几百年前可没这个。”叶修也不掩饰,随手用了个法术把两个人都送上屋顶,然后大大方方地朝王杰希的方向伸出双手。他们就像之前法术影像里的那两个士兵一样手掌相抵,精确地重复了一遍刚才看到的一个个手势,那认真的劲头简直可以媲美叶修在教王杰希新法术时他们两人会有的专注。
仪式结束,一道极其明亮的光芒出现在他们头顶的夜空,向下坠落。其后跟着万千星光,拖着长长的、耀眼的尾巴,一道接着一道划破长空,以国师殿为中心扩散开来,将整个微草城都笼罩其中,就仿佛一个小范围的流星雨。
叶修和王杰希各自高超的魔法天赋与强大法力、两人之间强烈到构成召唤条件的灵魂共鸣与将他们紧密绑定的契约……
即使有这些会增强这个法术效果的因素在,这样的场景也过于盛大了些。
“看不出来啊,这么喜欢我?”叶修放开双手,说道。
“你不也一样。”星芒映照下,王杰希的脸微微发红。他转过目光,正好对上叶修明亮而温柔的眼神,顿时触电一般又移了开去,听到对方的轻笑感觉脸上更烫了。
他们的灵魂本就因为契合的共鸣,才会成为对彼此来说都是独一无二的守护灵和契约者。
距离契约订立至今,已有十年。
昔日会被叶修逗到气急败坏跳脚砸法术的意气风发的天才少年,已经变成了如今沉着冷静向着心中的高度一步步攀登的风华正茂的稳重青年;他的守护灵却依旧容颜不改,仿佛某种像万物规律般恒定的存在,在他一个人顶不住时后退一步就可以安心依靠。
是什么时候,又是为什么,这份亦师亦友的感情开始变质的呢?
他们谁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如何不喜欢,如何不深陷——真要反问起来,却也同样找不到理由来回答。
十年日复一日的朝夕相处互相扶持,就像是柔软却坚韧的藤蔓将他们紧密缠绕,哪怕只是想想扯开来这种事情都觉得撕心裂肺地痛。
即使寻常恋人,也未必比他们之间更亲密。
更何况他们都是敏锐的人,十年来潜移默化中更是心有灵犀。
怀抱这种心情的,并不是一个人。
这便足够。
“反正我俩这辈子都已经绑定在一起了,你想反悔都不行。”
叶修捧住王杰希的脸,贴着他的嘴唇说道。
“甘之如饴。”
王杰希回答,环住叶修的腰将对方拉近,闭上眼睛加深了这个吻。
他们的头顶已经没有新的星光降落。
细碎的星芒余烬在整个微草城上空弥散,它们闪烁着,仿佛夏夜的萤火。
如同一场真实的梦幻。

 

20.
微草西面、东面、东北边境告急。三个敌国的军队从三个方向,同时大举入侵。
举国戒严,四面驻军调拨,层层防线井然有序地铺展开来。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一支敌军如幽灵一般,竟绕过了相对薄弱的南面防线,毫无预警地突入了微草城下。
西面与南面的城门处战斗激烈。因为原本部分驻军被调往别处防线,微草城守军并不很多,与对方一时竟有些胶着。
直到两个巨大的紫黑色光球不分先后地在西门与南门升起,几乎是同时炸开,紫黑色的不祥法力如倾盆而下般泼洒而下将巨大的城门与大段城墙连同那里所有微草士兵的身躯一起腐蚀殆尽,王杰希这才猛然意识到他还是低估了对方。
敌军中竟有两位法力高强的、且之前闻所未闻的术士。这就是为什么这支尽管轻装简行人数却不算少的队伍能够悄无声息地避过了他们所有人的耳目。
西面、东面、东北三个方向的敌军都只是幌子。这支从南面突入的队伍,才是真正致命的、直刺而来企图一击必杀的利刃。
“许斌、周烨柏,驰援西、南两门!袁柏清,东门分出一半兵力看住北门!”
他透过传音法阵下达命令,可是心里清楚,来不及了。
投影法术的光幕上,原本为了避开法术波及范围而退开的敌军已经集结完毕,准备长驱直入已经没有了任何守备力量和阻碍的两边城门。
开什么玩笑!
他咬着牙,单膝跪到地上,一手撑地,法力源源不断地灌注进地面铺陈的石板。
只是比拼法术的话,他可不会输。
地面上原本看上去平淡无奇、甚至因为经年累月而被打磨得有些模糊的石板的纹路上方,竟浮起了虚幻的符文光辉,以他灌注法力的那个地方为中心,飞速地从各个方向朝外流动扩散,只是几个眨眼间,这样的光芒在微草城便随处可见。
咣——
突入城门的先头部队一头撞上了结界,竟全数往回倒飞,重重摔到地上。
这种半透明的、泛着微光的结界,从微草城的边沿拔地而起,在半空中聚拢,仿佛蚕茧般将整个微草城严丝合缝包裹在内。
看似薄如蝉翼,事实上却不可突破。
王杰希以他的一己之力撑起了整个微草城的护城法阵,将城内城外,分割成了两个无人能逾越的世界。

 

21.
颜色暗沉的各种法术轮流轰炸着南门处的结界。
所有敌军士兵也都集中到了南门,攻击集中往这一小块结界上招呼。
刀,枪,剑,戟,箭,斧……即使是最普通的冷兵器,集合到一起,造成的破坏也相当可观。
哦……法阵的弱点已经被发现,然后充分利用起来了吗? 
对方阵营的术士,看来是相当厉害的角色。无论是法力,还是眼光。
王杰希想着,再一次加大了法力的输出。
微草城的护城法阵无法进行对点防御。
这意味着,如果要加强一个地方的防御能力,只能通过提升这个覆盖了整个微草城的巨大结界的整体强度来实现。
要做到这一点,对于他的消耗,是巨大的——甚至可以说,是不切实际的。
可是,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还有多少法力?
快用完了。
援军还有多远?
尚不清楚。
能不能撑下去?
当然。必须。
他能做到。他必须做到。
他可是斗神的契约者啊!
只要有叶修在身边,他就能够办到任何事情。
他一直如此坚信着。

 

22.
喉间口中铁锈味浓郁弥散,头颅中嗡嗡作响疼痛欲裂。身体在发出警告,法力透支的典型征兆,意料之中。
“王杰希!已经够了!你的法力已经在透支了!”耳边是叶修的怒吼。
原来这家伙也会有气急败坏如此失态的时候,真是平生仅见啊,他模模糊糊地想着。
过度透支法力会是什么结果?
体力、生命力都会被攫取一空却依然无法填补过于巨大的空洞,然后身体不可避免地崩溃。不少书籍都会有那些用光法力的倒霉蛋的记载,他们的死状都非常难看。
据说灵魂也会破碎,真是凄惨。
可是……
远不够啊,叶修。
他是微草的国师。
守护这片土地、无论敌人有多强也决不让步,是他的责任。
不让十九年前的场景重演成为更多人的噩梦,是他的心愿。
只要他还活着,还能动用哪怕一丝一毫的力量……
就休想有一个敌人,能踏上微草城的土地。

 

23.
一个熟悉的怀抱从背后环住了他,一如既往地可靠,让人感觉安心。
一个熟悉的声音念着古老而冷僻的言灵,温柔得不同寻常,坚决得异常冷酷。
“以我魂魄,锻汝之灵。”
“以我血肉,化汝之兵。”
“以我执念,铸汝之躯。”
“就这样无可阻挡地扛着微草向前飞去吧,王杰希。”

 

24.
比之前还要强大许多的法力源源不断地重新在身体中充盈起来,如同甘泉破开地表喷涌而出,枯死的树木一夜之间遍发新芽。
南门处的结界上本已出现肉眼可见的裂痕,却在忽然发出耀眼的光芒,顷刻间恢复了最初牢不可摧的模样。
微草的国师却浑身上下如坠冰窖,感受到了和十九年前微草城破之后,眼睁睁地看着母亲的鲜血沿着井壁滴落脚边时,一般无二的恐惧。
他想起了典籍中,关于斗神是如何变成守护灵的记载。
七国联军入侵兴欣,主力部队与兴欣军队在离都城不远的平原上展开决战。
兴欣军力仅是对方十分之一,能顽强抵抗这么久几乎可以说完全是靠叶修用他强大的法术、敏锐的眼光与卓绝的指挥四处支援。
可是纵叶修殚精竭虑恨不能化三头六臂,仍是渐渐不敌。而后,法力用尽,法术护盾出现破绽,却邪折断,叶修重伤。
危难之际,叶修的守护灵苏沐秋献祭了自己,将叶修转化为了守护灵,并给予了他一把新的武器,千机伞。
通过被献祭从契约者转化而成的守护灵,其力量比通过召唤而来的守护灵更为强大。另外,这一类的守护灵没有契约者,因为他们本身就是此世的生者,不需要通过契约方能建立与此世的微弱连结;他们便不像被召唤而来的守护灵那样,有着移动范围和无法对他人造成影响这样的限制。
一言蔽之,被献祭转化而来的守护灵,其实更像是拥有了不可思议的庞大力量的此世之人。他们唯一的限制,在于寿命——被转化之前拥有的寿数耗尽或被转化之后拥有的法力用尽,两种情况中任何一种发生,他们便会消散于此世。
叶修最终撑到了苏沐橙率军千里奔袭前来救援。
可是苏沐秋呢?献祭了自己的守护灵苏沐秋,史书对他的结局的记载只有四个字。
魂飞魄散。

 

25.
发现自己能动了的那一刹那,王杰希猛地站起来,踉跄着转身,面对着他的守护灵。
叶修朝他伸出右手,似乎要说些什么,他却什么都没法听见。
王杰希也伸出右手,拼命想要够到叶修。
他们各自的右手腕上,契约符文发出夺目的、几要灼伤人眼的光芒,仿佛火焰即将燃尽时最后的转瞬即逝的绚烂。
他的眼中只有那个不断变淡的身影。
两人手掌相握的那一刻,他的守护灵倏然如轻烟般消散,无影无踪。
就像他右手腕上那个霎时黯淡下去不见了的契约。
他徒然握紧了拳,手中已然空空。

 

26.
叶修曾承诺过会帮王杰希不再让十九年前的那一幕再次发生。
他没有食言,他做到了。
王杰希很早就明白做到任何事情都要付出代价。
只是这个代价,也未免……太重了一些。
法力无穷无尽一般从身体中涌出,就好像他心中那些无处容身的痛苦与愤怒。
他弯下腰拾起叶修留给他的武器,瞟见了柄上镌刻的名字。
灭绝星辰。
是个好名字。
固若金汤的结界上,原本光华流转的表面,突然浮现出出密密麻麻符文。
一层层的魔法阵铺展开来,金红色的火焰自天而降,如同贯穿天地的巨柱,将回避不及的敌军在刹那间化为灰烬。
天火之后是雷电,雷电之后是獠牙锋利的冰棱。每一次攻击都带走许多生命,封住对方撤退的方向。
许斌和周烨柏的部队,终于赶到南门。
结界悄无声息地消失,为他们让出道路。
“冲!”国师的声音透过传音法阵,在城头每一位将士的耳边响起。
城外敌兵狼狈逃窜,溃不成军;城内军民欢声雷动,劫后逢生。
远处马蹄声近,烟尘滚滚,绘着代表了大将军邓复升的“邓”字将旗在铁灰苍穹下飘扬。
援军将至,城已脱困!
王杰希却在周围洋溢的喜悦与高呼中茫然四顾,再也找不到此刻唯一想见的身影。
他还有好多话语没来得及对那个人说,还有好多约定没来得及和那个人一起履行。
他们曾以为彼此都有很多很多时间,经得起耐心等待。
他们都错了。

 

27.
日后独力支撑起微草、化为无数人民信仰的国师,在他最为后人所津津乐道的这一战的尾声,用一出口即被淹没了的微弱音量,低声呼唤。
“叶修……”
“……叶修?”
“叶修——!”
回答他的,只有自口中呼出,然后消散的白雾。

 

To be continued ...

 

——作者的例行唠叨——
不收刀片。拒谈人生。
另外本文修伞纯友情向,叶王1v1,不涉及其它cp。
不用担心伞哥,他活蹦乱跳着呢。史书这种东西,认真你就输了啊杰希大大。

 

最后安利一首歌,是我在写本文的时候的单曲循环。
小坂りゆ的《Platinum Smile》,无论是抒情版还是Rock Edit都超级好听!
 
歌词大意:
 
紧紧相握的手分开的那一刻
似乎连心中的感情也随之断绝
就像还未习惯失去了你的明天
我对那轰然倒塌的巨响装作毫无所闻的样子
仍然保护着那个没有喧嚣的世界
 
你飞向再没有欢笑的天空
带着白金一般美好的笑容
曾给你带来过许多的欺瞒与伤害
却在懂事之前就已永远失去了你
 
你温柔的声音和起伏的胸膛
还有你从未改变分毫的容颜
曾以为会永恒不变的这些景色
在这漫漫的旅途中却突然中断
 
将所有的的思念、话语、谎言
与那份笑容一同深深埋藏心底
 
这捉弄你我命运的未来
和你一起从天空俯视着
心中的色彩被无情夺走
我无助仰望,却离你如此遥远
 
对你灿烂的微笑、你明亮的眼神
还有曾与你一同度过的美好时光
道一声感谢
 
你从不掩饰的面庞
你委婉含蓄的温柔
你偶尔流露的羞涩笑容
已成了寄托着我全部的
往日回忆

评论(4)
热度(72)

© 负者歌途-Adeline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所有文章谢绝转载,除非单独授权。
脑洞狂魔,习惯性话唠,爆字数是常态。
三次元忙,长文有心无力。
入坑总是晚N年,2≤N≤ 20。
黑历史永无止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