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江】共同的秘密(上)

叶修X江波涛,原著背景,HE保证。
人物属于虫爹,要是OOC了那都是我的错。
本文江波涛视角,以及作者是个叶神脑残粉。

感谢 @莲初 在我各种纠结剧情纠结人设的时候陪我讨论听我吐槽在大冷天给我暖心的支持,么么哒!
好了不多说了,上正文吧。


1.
江波涛第一次碰到叶修,是在荣耀的网游里。
彼时他还未进入荣耀的职业圈,也完全不知道对方的身份。
那个时候他还是贺武公会的精英团成员,因为技战术水平出色而被发掘,游戏中上至公会会长下至平时玩得比较好经常一块下副本的几个朋友都劝说他加入职业战队。
玩游戏玩到成为公会中坚的人多少都带着对荣耀的热爱,而网游玩家多少都向往着那个象征着更高荣耀的职业圈。可是从一个网游玩家变成一个职业玩家,并不是一个容易做下的决定。那牵涉到的东西实在太多太重要,更包括了许多与游戏并不甚相关的元素。
江波涛想要安安静静不受干扰地一个人考虑一下,于是退了大号悄悄上了一个除了他自己再没有人知道的、也从未加过任何公会的小号。这个号的ID叫“风不起”,职业是魔剑士。
这个小号的等级和现在的上限相比已经差了5级,上次下线的地方是一个同级五人副本的门口。由于新的等级上限已经开放了相当一段时间,这个副本现在已经称得上是人迹罕至。江波涛心里想着事情,让角色站在原地发了一会儿呆,然后注意到旁边又来了一个角色,同样形单影只,却径直朝着副本入口走去,显然是打算单刷。
鬼使神差地,他操纵着自己的魔剑士,追上了那个ID叫“醉卧沙场”的神枪手。
“你好。”他先打了个招呼,看着醉卧沙场停下了脚步,视角转向风不起,“是要单刷这个副本吗?”
“嗯。”对方回答,“有事?”
“组个队吧?”他提议,“两个人合作起来刷本效率总比一个人高。爆出来的装备、材料平分就行,你可以先挑,我没什么特别需求的。”
另一边沉默了一下,没有接茬,而是问他:“你本来也是打算单刷的?”
“没错,所以放心,至少不拖后腿我是肯定能做到的。”他半是谨慎半是谦虚地道。虽然不清楚对方强到什么程度,不过敢来单刷副本的人,必然有着远超普通玩家的实力与自信,“而且你的职业是神枪手,单刷这个副本的话,面对第二、第三个小BOSS的时候可能会浪费不必要的时间。”
“确实,第二个小BOSS物理防御极高但魔法抗性差,第三个小BOSS会进行大范围召唤,有你的魔剑士和波动剑波动阵在的话会轻松不少。”对方表示赞同,“不过我同样没什么材料装备的需求,而是为了实验一些新的打法来的,这个副本要刷不止一遍。”
“听上去比单纯地刷副本要有意思得多啊。”他不自觉地笑了笑,颇为期待,“不介意让我也一一见识下吧?”
对方并没有明确拒绝他的加入,说明也没什么敝帚自珍的意思;既然他眼下并没有别的事情要忙,陪着来回刷几遍副本又何妨。更何况,对于这个人口中“新的打法”,他非常好奇。
神枪手的操纵者没再说什么,直接发了个组队邀请过来,江波涛点了接受。
醉卧沙场和风不起并肩消失在副本的入口。
这个场景,在之后的很多年里,还会重现许多次。


2.
越是相处,江波涛越是深觉醉卧沙场背后那个人的可怕。
对方的反应、操作、手速、精准度,甚至于对神枪手和魔剑士两个职业的了解、对游戏系统及各类设定的理解与应用,均在他之上。
至于缜密的思维与敏锐的洞察力,这两样江波涛原本颇有些引以为傲的特质,更是在那人面前相形见绌。
而且那人还有着层出不穷的、应用起来更是变幻莫测的奇思妙想。
那天他们把那个两人在门外碰面的副本刷了个七进七出,之后又换了个副本征战。神枪手的操纵者实验内容非常广泛,或者是更有效率地推进副本的方式,或者是副本中的怪与地形的各种特征,或者是战斗中很多大部分人都不会去在意的奇怪判定和计算,还有些江波涛一时甚至都看不出对方的研究点在哪里。
一开始他以为两人的实力只在伯仲之间,然而没过多久,向来注重细节的他就察觉到对方其实是在刻意配合他的节奏。半是自尊作祟心下不服气、半是好奇对方的实力究竟高到了什么地步,他开始努力想要进行突破,跟上对方。在意识到他的意图以及见到他提升的速度后,对方便时常会在恰到好处的时候对他做出一些关键的提点。
最后直到那天他们两人因为空荡荡的胃以及疲累的眼睛的一再抗议而中断了刷副本之旅,互相加了好友然后相继下线,江波涛还是没能把对方看出个究竟来。
只是直到他觅食完毕后回到电脑前,才突然意识到,这短短几个小时对他的技战术的提升竟比以往与精英团一起活动数日得到的进步还要多;另外,风不起和醉卧沙场两个角色刷那两个五人副本所用的时间,到后来竟接近了他之前和公会中的队友组成五人队刷这两个副本时分别所用的平均时间。
之后他开始频繁地用风不起这个小号上线,碰到醉卧沙场也在的时候两人便会组队刷副本做实验——到后来江波涛也开始提出自己的一些大胆设想,然后两人一起用行动验证。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非常享受这样的活动。醉卧沙场就好像是一个引路人,将他一点点带往一扇寻常人所不能触及的门,门内是赏心悦目的风景、无穷无尽的珍宝、与可能隐藏于暗的旋涡。
可是那一点点危机并不能让他却步分毫。
相反,这种带刺的神秘宝藏,令他着迷。
就好像……醉卧沙场背后的那个人一样。


3.
“小心——”
猛然意识到风不起被法师系BOSS拖住于是无法掩护醉卧沙场、而格斗系BOSS偏偏又朝神枪手角色冲了过去的时候,江波涛下意识地喊出了声。
这个副本中他们本以为发现了一条捷径可以绕过第三个BOSS,然而在打最终BOSS的时候却发现遇到的剧情比之正常流程出现了相当大的变动。第三个BOSS出现在了最终BOSS身边,而醉卧沙场和风不起不得不临时调整战术迎接比预计多出了一倍的对手。
2vs2,还是双玩家对双BOSS,简直坑爹。更坑爹的是,双BOSS的职业还是非常合理的近战远程搭配,而双玩家没有治疗。
但即使如此,他们还是没有退缩。反正是在游戏里,大不了回复活点从头再来。
可是既然没有放弃,那便是还抱着胜利的期望的。所以在看到醉卧沙场被格斗系BOSS近身的时候,江波涛心里一凉,顿觉这本就渺茫的期望顿时缩水了不止一半。
醉卧沙场,神枪手,远程职业,被对手近身,不利。
近身的还是个格斗系四职业精通的副本最终BOSS,更不利。
唯一可能提供支援的风不起……好吧,撞上了冰线,行动不能,正被法师系BOSS当靶子轰呢。哦这个BOSS它换别的职业技能了,从元素法师换成了战斗法师,可怜的魔剑士被连突打出了出血的隐藏效果,血条刷刷往下掉,看上去真疼。
江波涛郁闷地转回视角想看看醉卧沙场又是怎样一副凄惨模样,然后他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想象中远程职业被近战职业按着揍毫无还手之力的情况并没有出现——相反,神枪手竟然隐隐的有了压制格斗系BOSS的趋势!
醉卧沙场辗转腾挪,身形快到极致也准到极致,利用着战场上每一样可利用的东西——地图上废墟的地形,被技能轰出的坑洼,甚至BOSS自己的身体结构——进行走位、闪躲、甚至攻击。无穷无尽的枪声汇成昂扬无惧的战歌,神枪手所持的双枪就仿佛双剑的剑柄,倾泻的子弹就好像无坚不摧的剑刃,极其精确极其悍勇地一次又一次斩向BOSS,耀眼的火光与血色一同飞舞,叫人屏息凝神目眩神迷。
这神乎其技的枪法,已凭着玩家强硬犀利的操作,俨然打破了近战与远程的壁垒,成为了等同于体术的存在。
这般的凌厉、这般的跨越,到现在为止,即使是在象征着玩家最高水准的职业联盟的赛场之上,也从未出现过!
如此奇迹一般的闪耀,就这样成为屏幕转为黑白之前,停留在风不起视野中最后的情景。


4.
“神枪手被近身,尤其是被近战职业近身,确实不利。”
“不过这份不利能够被利用到什么程度,却是看神枪手自身的操作,以及对手的实力的。”
“像刚才这种情况,就属于能够通过操作来弥补甚至逆转的不利。”
被法师系BOSS早早虐死的风不起,在复活点等了没多久就见到了没来得及把格斗系BOSS虐死就被两个BOSS联手围殴一波带走的醉卧沙场。这个战绩其实看上去多少有点儿窝囊,不过江波涛的关注点早已不在副本或者钻BOSS战空子上。他一见到对方,就直接地、真心实意地把心中的惊叹一股脑儿都喋喋不休地倒了出来。
可是对方似乎并没有对自己之前的发挥有丝毫自得,只是语气相当淡然地进行着总结。江波涛敏锐地感觉到了什么,没有再说下去。倒是对方察觉了他在体贴之下的一头雾水,笑了一声,很平静地说:“其实刚刚那种打法,我不是第一个做到的。我有一个朋友,荣耀玩得特别好,尤其是枪系……可惜,他不能再继续玩了。”
“真的是非常可惜。”江波涛咽了口口水,直觉这背后的故事并不让人愉快,而勾起人家伤心事的自己实在是太不应该了,“我很抱——”
“多大点事儿,你又没做错,道什么歉。”结果被对方直接打断。素来喜欢也挺擅长和别人打交道的江波涛难得心里有点忐忑,生怕对方因此对他产生什么不好的情绪,可是对方好像完全没有在意之前那一茬,直接开始点评他刚才在副本中的表现,态度专业用词准确语气自然,和之前的所有指点别无二致。江波涛听着连连点头,一边在心里不断思索着自己下次碰到类似战斗可以进行哪些改进,顿时就没空再去想那点儿不安了。
直到对方说完,口干舌燥地开了瓶水猛灌几口之后,江波涛从思索模式退出,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困扰了他好几天的问题。
“您……是职业选手吧?”
“没错。”对方毫不避讳地承认,又加了句,“憋了这么久,终于问了啊。”
江波涛笑了笑。这并不是什么难以推导的事情,而对方显然对他的思维有充分的了解——或者说,信任——所以被看穿这一点真的是一点都不值得惊讶的事情。
“可以问一下您目前是在哪个战队的吗?”
“嘉世,不过不是主力队员。还有你别用敬称了,听着真别扭。”
这个回答,当时被江波涛理解成了对方是那种常年坐板凳的替补队员——毕竟嘉世的主力阵容里也确实并没有神枪手这个职业。后来碰面了知道了彼此的身份后他回想起这一茬,顿时觉得当年的自己真是太甜了。这句话的重点不在“主力”,而在“队员”啊——确实不是队员,人家那是队长!
不过乍听这句话,江波涛心里满是为对方处境感到的惋惜,以及对连拥有这样实力的选手都只是替补队员的嘉世的震惊。他把自己最近犹豫的事情大致说了一下,然后半开玩笑地问道:“那要不你评评看,我的水平怎么样,够不够格加入嘉世呀?”
对方思索了一下,很认真地回答:“你的技战术都很不错,有天赋、有基础、有意识,具有相当的潜力,到比赛里磨炼磨炼,假以时日可能会成为一个相当强劲的职业选手。更重要的是,你很擅长理解他人的战术意图、并基于这份理解做出恰当的辅助与应对,对于任何一个团队来说,这方面的才能都是不可或缺的。”
江波涛眨眨眼,感觉心里像是有一个气球在充气一般鼓涨起来。对于他的荣耀水平的赞美,他作为一个受到职业战队青睐的人当然听过很多;可是来自这个人的肯定是不一样的——很不一样。具体哪里不一样,他却又说不上来。只是觉得,得到了醉卧沙场背后那个人的认可,让他毫无来由地高兴……非常非常高兴。
然后那个人话锋一转,对他的后半句疑问作出回答。
“你这样的资质,相信不少职业战队都会看中。可是来嘉世的话,我个人不是很推荐。嘉世战队已经有了魔剑士,而且其主力地位相当稳固。刘皓的水准不差,年纪也不大,还很擅长一些与荣耀无关的东西。如果你来了,取代他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几年内也很难有发展的空间。魔剑士这个职业挺适合你的,我看你也没有转型的打算和必要,真要在板凳上浪费才华,可惜了。”顿了顿,又道,“而且你打起荣耀来太认真了,我们这儿其他人看你这么专心说不定会压力很大于是就干脆不理你了啊。你那么喜欢跟人聊天,到时候没人理你,肯定会感到寂寞的。”
江波涛笑了笑。
最后那两句无厘头的话似乎只是对方为了放松气氛而开的玩笑,所以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5.
“你还真是一点都没有手下留情啊……”
江波涛假模假样地抱怨着。竞技场中风不起和醉卧沙场刚结束了一场战斗,魔剑士毫无悬念地就被神枪手打爆了。
“手下留情?对你?有那个必要吗?”对方无情反问。
“嗯,是没有。”他郁闷地回答。
“所以下次我还是会残忍冷酷不讲情面地打爆你的,不要太感动了。”
“那还真是多谢大神你指教了啊!”江波涛忍不住对着屏幕翻了个白眼,双手疾动,风不起挥剑,裂波斩出,战斗再次开始。
自然再一次毫无悬念地被打爆。
可是这一次,他坚持的时间更长了些;上一次将他困得束手无策的某些招数,这一次他想到了破解的办法。这样高挑战性的战斗与自己身上出现的巨大进步,让他感觉到了许久未现此刻却在胸中澎湃的热血与战意。
“如果成为了职业选手,就能与更多像你这样的强者交锋吧?”
“很有野心嘛。”对方的声音显得很愉快,“你之前说,贺武战队想拉拢你?如果决定了走职业路线,接受他们的邀请先进去感受一下职业圈的气氛和职业联赛的模式是个不错的选择,其它的都可以慢慢来——要不然转会窗是用来干什么的。”
“那你呢?”江波涛突兀地问道。
“……我什么?”对方显然被他没头没尾的问题弄懵了。
“我是说……”他小心地组织着措辞,“你很厉害,在嘉世却当不了主力队员,是不是可以考虑转会到别的队伍去?虽然我对职业圈只有些浅薄的了解,不过以你的水平,在大部分队伍里当主力,应该还是绰绰有余的吧?”
对方轻轻笑了一声,似乎并未觉得被冒犯,却也没有丝毫动摇之意。
“你说得或许没错,不过转会这种事情,从不会在我考虑范围内。”
那个人的声音里有笑意有骄傲,却也有着某种更为复杂而深沉的东西。
“嘉世,是我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只要它不赶我走,只要我还未成为它的负累或障碍,我不会离开。”
对方停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
“荣耀……亦然。”
职业选手……都是这样的吗?
江波涛觉得自己的心跳得有点快。
热烈、坚定,却又沉稳、透彻;实力与心灵匹配,都是强大得让人心折。
他也……好想要进入这样的圈子,想要接近甚至于成为这样的人。
第六赛季,江波涛于贺武战队出道。


6.
第一次跟着贺武战队来到H市的嘉世体育馆打比赛的江波涛,在比赛前去了一趟洗手间,然后很不幸地迷路了。
也不知是走了什么背运,他在走廊里绕了半天,结果愣是一个人都没碰到。
在路过楼梯间时,他抽抽鼻子,闻到了一股烟味,顿时如同遇到救星一般推开门,劈头就问:“你好,请问贺武战队的休息室怎么……走……”
他的话音在看到对方身上的嘉世队服的时候停顿了一下。
对方回过身来,神情有些诧异,不过更多的是一种古怪。
“嗯?你是……贺武的新人,江波涛?”
这个在风不起和醉卧沙场一起刷副本或者下竞技场的时候,无数次在耳机里响起的声音……
江波涛有些呆愣地打量着对方,脑海中一片空白。而对方显然也已经认出了他,熄了手里的烟,此刻正饶有兴趣地看着他极其难得地张口结舌的模样。他还没想好接下来应该说什么,就被身后匆匆接近的脚步声和一个气喘吁吁的的声音打断了。
“叶队!原来你在这里——经理在找你呢!”
他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跑来的一个同样穿着嘉世队服的选手,又转回视线望向将手中的半根残烟扔进边上的垃圾桶里一脸“哎呀被发现了”表情的人,瞪大了眼睛。
“你、你是……叶秋前辈?”
荣耀教科书、联盟第一人、斗神操作者、带领嘉世创立三冠王朝的队长、一至三赛季MVP、四大战术大师之一……
江波涛觉得自己有点晕。被天上掉下的一个超级大的光芒闪瞎人眼的铁饼砸晕的。
对方笑着对他伸出手。
“叶秋,嘉世战队,账号卡一叶之秋,职业战斗法师。”
他很快调整好了心态,从善如流地也伸出手握住。
“江波涛,贺武战队,账号卡无浪,职业魔剑士。”
嘉世的队长悄悄对他眨眨眼,他也心领神会地点点头。两人心照不宣,达成共识。
醉卧沙场和风不起,是只属于他们两人的,共同的秘密。


To be continued ...

——以下为作者的唠叨——
1.两人的小号ID由来:
叶修,醉卧沙场:醉卧沙场君莫笑,不需要再解释了吧。
江波涛,风不起:【无】风不起【浪】。
没错我就是这么起名废就是这么简单粗暴,笑哭。

2.第3段中叶修使用的战斗方法,参考了原著第十赛季冠亚之战第二轮第一场,叶修和周泽楷的单人赛。此段所在的时间点差不多是第五赛季,周泽楷已出道,不过还是一个新人,无论技术还是经验都远未达到第十赛季堪称无解的水平,在这个时间自然无法做到同样的事情。

评论(8)
热度(104)

© 负者歌途_一条咸汪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所有文章谢绝转载,除非单独授权。
脑洞狂魔,习惯性话唠,爆字数是常态。
近期嗑的cp:全职高手-叶all;FFVII-SC;FFIX-ZKZ;HP/FB-GGAD、家长组、骨科
三次元忙,长文有心无力。
入坑总是晚N年,2≤N≤ 20。
黑历史永无止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