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神之中与你相遇——叶喻同人《战基绝唱》长评

长、长评——!【鸡血状】
谢谢璐璐!开心地旋转跳跃!
好多话都说出了我想要表达的东西,简直是说到心坎上啦,真是太幸福了!
 
对我来说,神所代表的同样确非个体,而是原则与信仰。它无形,却催人律己;它无声,却时刻震慑醒诫。
无论是叶修还是喻文州,都能够做到将原则与信仰凌驾于一切之上,藏小爱却不囿于其间,怀大爱而维系众生。
那么,他们的爱——无论是小爱还是大爱——是什么样子的?
引用我很喜欢的纪伯伦的诗篇《先知·论爱》中的话来回答:
“爱将为你加冕,也会将你钉在十字架上。”
(For even as love crowns you so shall he crucify you.)
我对沐橙的理解和你有点偏差,但是你这里对于叶喻的解读,我简直不能更赞同。
毫无疑问他们爱着彼此,但是这份感情、以及这份感情所倾注的对象,在他们的行动所牵涉的不止他们自己的时候,事实上并非最为优先。这一切,他们都心照不宣。
当然,虽说不是最为优先,实际上却还是凌驾于许多其它事物之上的。不然喻文州不会去H市找叶修,还把人带回蓝雨;叶修也不会想提高共鸣率的办法,更不会决定利用自己的绝唱。
从某些方面来说,《论爱》中的一段用来形容他们也很贴切:
“爱除了其自身之外无所给予,也无所求取。
爱不占有,也不被占有,
因为在其自身之中,爱已然满足。”
(Love gives naught but itself and takes naught but from itself.
Love possesses not nor would it be possessed;
For love is sufficient unto love.)
如果某一刻他们真的失去了彼此——我想,听到消息的时候,叶修或许会敛下眼神轻声叹息然后起身点燃一根烟,喻文州或许会闭上眼睛握紧手中的笔半晌无言。
但当叶修将烟蒂按灭在烟灰缸中的时候,当喻文州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又是兴欣坚不可摧的灵魂,他又是蓝雨稳固不移的基石。
他依然会继续战斗下去,就好像什么都没有改变。
只是心中那片瞬间凋零的荒芜,或许要等到一切结束以后,才能有刺鸟和夜莺再次在新芽间婉转歌唱。
 
当然你也知道,从圣同人时期起,我的属性就是非短篇的文就算不择手段也要HE(笑)
所以这种结局我必然是自己都没办法接受的,所以赶紧的互拔flag走起。
关于你的推测……
叶修拔喻文州的flag:千机伞绝唱——正确~
喻文州拔叶修的flag:千机伞和叶修剥离——大致正确,不过和苏家兄妹没啥关系。(其实目前已经埋下伏笔隐晦暗示过解决方案了,不过估计不写到那个时候,没有人看得出来=w=)
拔flag以后的担忧,没错这也是个隐藏问题,给敏锐的你鼓掌!不过会解决的,我追求的可是一个彻头彻尾的HE呢(笑)虽然现在还在犹豫结局是走彻底灭绝NOISE的路线,还是让他们能够以不危害生命的方式战斗的路线,不过两种路线都已经有完整的思路了,所以就看之后剧情发展更适合哪一条路线吧。
千机伞的绝唱带动所有圣武器的共鸣……这个脑洞真心带感,我竟然没有想到过……
于是……
这就去码下一更!【继续鸡血状】
长评是让我脱离咸鱼状态奋起打字的最佳buff!

星辰仙女王璐璐:

前排艾特小负 @负者歌途 这是我答应了能有一个多月才写出来的长评(土下座)
占tag致歉

  
  

标题是我非常喜欢的一句话,出自《海德格尔与妻书》这本书信集。它是我的导师自己从德文译过来的,和官译版还有区别。
这句话是海德格尔写给自己的妻子的,欧美很多国家的人都信仰基督教,因而他们的情话也往往与神有关。
我并不是和基督徒,但这句话说的大概就是我心中的叶喻了。
原著里的他们的神,还用说嘛,当然是荣耀(笑)。
于我而言,神并不是指某种抽象的超自然存在,而是一种规则和信仰。真正内心强大的人肯定是尊重着某种可以称之为信仰的东西的。在《战基绝唱》里,这种东西可以称之为责任。
有一句已经说滥了的话,是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是什么让叶修愿意义无反顾地发动绝唱,是什么让喻文州不惜使LiNKER透支生命也要坚持在第一线?
在全人类的生死存亡面前,很多东西都是不重要的。
我不是太能想象喻文州在废墟中寻找叶修时是什么心情。这还不同于苏沐橙。对于苏沐橙来说,叶修是她唯一的亲人,是拴在她与世界间的一根线;而对于喻文州来说,这种感情更复杂,更模糊,直到喻文州决定发动绝唱的前夕才彻底明晰起来。
苏沐橙是个非常有趣的女孩子,她对世界其实有种疏离感,也许因为在儿时世界对他们兄妹没有什么善意。但她的感情又丰富而强烈,很简单的事就可以触动她,得到她认可的人更会被她划进保护圈中,如果不是涉及存亡的大事,她可能都会放弃理论上的最优选择直接先去和伤害叶修的人干一架,比如原著中赛场上追着刘皓打。
叶修和喻文州同样是对在意的人十分上心的人,不过他们几乎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放弃最优选择。他们理智又清晰,不会因为感情上头而做出决定,而如果他们下定决心要做什么,也一定准备好了相应的代价,即使是死亡也可以无所畏惧的去面对。
我敬佩这样的人,而我永远无法,也不愿意成为他们。
我吃叶喻最大的原因就是两个人这样精神上的契合。因为喻文州的先天条件,他们很难在武力上打出热血沸腾的感觉,在智谋、格局,甚至选择上却都无比接近。比如在《战基绝唱》里,他们都决定发动绝唱的时候。不过在《战基绝唱》中热血感的问题也被大幅度弥补了,而且毕竟是末世背景,热血之外还有悲壮。
说实话我很久都没有在看文时体会到由心脏生出,由血液运送直至遍布全身的颤栗感了。但是看到叶喻两个人的梦的时候,我体会了到这久违的颤栗。不难想象,如果他们中的某一个真的离开人世,对另一个人的打击会是什么样的。
那种情况下他们依然可以保持理智,可以站起来继续战斗直到最后一刻。越是清楚这一点,上帝视角的我越是不敢想象那一幕成真的画面。那难以用语言形容,痛彻骨髓的绝望足以吞噬掉无数正面的情感,需要以绝大的毅力支撑、以惨痛的代价填补、以长久的时间抚平。
所幸,他们没有走到那一步。

  
  

大概是六七年前?反正最开始看到小负的文的时候我就能体会到一种布局的能力和煽动力。前几天看到小负说觉得自己退步了,我觉得这种文笔上的波动是可以弥补的,而讲故事的天赋你从来没有丢过。
一个好的故事,感情、文笔、布局都非常重要。叶喻的感情我已经很清楚的看到了,而文笔方面,虽然比之圣同人时代有所不如(我没有恶意但你可以打我!)但仍属上乘。而故事的布局也很清晰了,两个心脏如何互相解除对方的即死flag应该就是接下来的主线——至少是主线之一。
不过作为一个作者,如果一直在往外吐东西却不填补确实很容易出问题。在这里我就祝你加油吧!
我没看过战姬绝唱这部动漫,不过我认为这个故事已经讲得很清楚了,没有看过的人也可以明白设定。我是在60答应给小负写长评的吧?当时还打算分析一下牧师是谁,不过到现在已经写到了……惭愧惭愧。那我就妄自揣测一下解除即死flag的方式吧。
说实话,这两个人目前的行为很容易陷入《麦琪的礼物》那样的尴尬中。但我已经得到了HE保证,就放心了。
以现有的情报推测,最后叶修肯定发动了千机伞的绝唱,只有这样才能逆转喻文州的透支。而要解决叶修的问题……以我的智商只能想到将千机伞和叶修剥离了。前面说过我不了解战姬绝唱的设定,因此下面的推断可能bug百出。
我想喻文州可能通过苏沐橙拿到了一些苏沐秋过去研究的资料。苏沐秋作为千机伞的开发者应该会留下一些具有建设性的提议。喻文州据此找到了解决叶修问题的办法了。
不过说实话,以这两个人的尿性(原谅我又佩服又生气的情况下选择了这个词),如果NOISE不被彻底消灭,即使他们互相解除了即死flag,也不过是开启了下一个消耗生命的轮回罢了。所以一定还有什么彻底消灭NOISE的方法……吧?这种方法说不定正与千机伞的绝唱有关,或许千机伞的绝唱能够带动所有圣武器的共鸣然后引发酱酱酿酿的事情呢!
好了我放弃扯淡了。
其实这篇文中的叶喻两个人,和FSN的感觉有些相似。我指那种如履薄冰,随时可能进入BE,而且一共有30多个BE的感觉。可以说,他们能够打出HE结局就是奇迹的一种了。奇迹叠加奇迹才有的HE,我超期待啊。
那么,我就在这里期待你的下一次更新了!

评论(4)
热度(18)
  1. 负者歌途_一条咸汪星辰仙女王璐璐 转载了此文字
    长、长评——!【鸡血状】谢谢璐璐!开心地旋转跳跃!好多话都说出了我想要表达的东西,简直是说到心坎上啦...

© 负者歌途_一条咸汪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所有文章谢绝转载,除非单独授权。
脑洞狂魔,习惯性话唠,爆字数是常态。
近期嗑的cp:全职高手-叶all;FFVII-SC;FFIX-ZKZ;HP/FB-GGAD、家长组、骨科
三次元忙,长文有心无力。
入坑总是晚N年,2≤N≤ 20。
黑历史永无止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