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喻】战基绝唱 71-80

叶修X喻文州,超能科幻混合架空背景。
人物属于虫爹,私设、脑洞、OOC和BUG属于我。
小能喵 @不如咸鱼 过来让我啾个=3=
 
【七十一】
“蓝雨基地有牧师?”喻文州回头看他,目光谈不上尖锐,却莫名给人以一种沉甸甸的压力,“我怎么不知道?”
蓝雨战队的正式编制中并没有牧师职业的武装者。因此,如果说基地里有牧师上了战场的话,那只可能是外来武装者。
根据联盟规定,每个基地管辖范围内任何有关武装者的重大变动都应报知相关战队的队长。对于外来武装者而言,别说参与作战了,就算他只是来G市探亲访友、连蓝雨基地的大门都不进,作为蓝雨队长的喻文州也不可能毫不知情。
“你见过他。在基地里。”叶修回答,“那时候他还是非战斗人员。”
喻文州突然明白过来。
“医研部派来负责你治疗的那个年轻人?”
他看到过那个人的腕表——作为圣武器芯片载体的腕表。只不过,那个人的身份证明上清清楚楚地显示着这是一个非战斗人员,因此喻文州压根没从战斗力角度考虑过他。
“对,安文逸。”叶修说,“他也是刚加入特别机动队的新人,和我一样接到了支援蓝雨的任务。因为他是科研院出身,一些手续麻烦了点,估计我们出发之后他的任命书才下来。虽然你不在正式对接就无法完成,但少天以副队长身份给他一个暂时参战许可的紧急授权并不成问题。”
 
【七十二】
明亮又柔和的白光倏然闪现,仿佛一道瀑布凭空澎湃而下,将黄少天的身形淹没。
它的特征太过鲜明,任何见识稍广些的武装者都能立刻认出来。
是牧师的回复术。
这招的效果立竿见影:剑客身上那些不祥的痕迹瞬间从张牙舞爪变作偃旗息鼓,它们慌慌张张地回缩,就像嗅到天敌气味仓促溃逃的群蚁,就像在阳光下迅速融化的细霜——直到彻底消失,仿佛从未存在。
白光映照下,冰雨的剑身都好像更明亮了一些,它的光芒依然锐不可当,未曾停歇分毫。剑光与剑气的交织之中,NOISE大片大片地消失,就像片刻前武装者身上被回复术光芒笼罩的黑色斑块。
只要加上牧师这个因素,一切疑惑与担忧就能迎刃而解,如冰消雪融。
黄少天并非被逼无奈,而是在主动出击。
帅气?奔放?英勇无畏?
悲壮?乱来?情势所迫?
想太多了。
这分明是,有恃无恐。
黄少天选择了平时不会优先考虑的正面硬撼,冲出来毫无顾忌地大杀四方,只不过因为这么做清场效率最高,能以最快的速度解决这一端的险情。
在有治疗支持保证生存无忧的情况下,他这么做的底气简直不能更充足。
 
【七十三】
基地医疗中心的大门开启又关上,喻文州走了出来,黄少天跟在旁边,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
任谁明明安然无恙却依旧被按着进行了一个详尽的全套检查、各种仪器测试挨个尝了一遍、就差整个人像个麻布袋子那样被翻个底朝天再甩两下,也会露出这种表情的。
见他们出来,等在外面的队友们(包括刚回到基地的徐景熙、于锋和宋晓)纷纷围了上去,询问黄少天的情况。
“没事,当然是没事了,一根毛都没少好吗。”黄少天的声音里满是怨念,“我之前就说了没必要这样,不光浪费时间浪费精力还浪费资源,结果你们都不信,非要我再——”
其他人的目光熟练地越过了他,齐齐移向喻文州。
喻文州点点头,肯定道:“没问题,一切正常。”
得到他的确认,所有人这才真正松了一口气。喻文州环视了一圈,却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
“叶修呢?”他问道。
原本在这里和蓝雨诸队员待在一起的某人不见了踪影。
宋晓回答他:“刚才他问了离这里最近的洗手间位置,然后就往那个方向去了。”
喻文州点点头,朝着同一个方向离开了。
“队长他……找叶神有事?”于锋目送着他很快消失在拐角的背影,一脸的莫名其妙。
“什么事这么急,还得追到洗手间去说?”徐景熙也觉得很奇怪,“等人回来不行吗?”
在一堆惊讶好奇沉思茫然的表情之中,郑轩那张左脸写着“压力山大”右脸写着“细思极恐”横批“我会不会被灭口”的苦瓜脸便分外显眼,使得他遭到了所有人的一致怀疑,以及逼问。大概是刚才郁闷太过的关系,所有人当中黄少天的火力尤其猛烈。
于是郑轩没多久就招了,而且一开口就是一个重磅炸弹:“我刚才看到队长和叶神在战场上接吻……”
“什么???!!!”几重奏。
今天的蓝雨,也是格外地热闹呢。
 
【七十四】
喻文州走进来顺手将门关上的时候,叶修正在盥洗台前俯着身,将一捧水泼到脸上。
整个洗手间里除了他俩之外,再没有第三个人。
喻文州正要说话,忽地面色一凝:“你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我没事啊。”叶修关了水,直起身转头看他,还滴着水的脸上那股子无辜劲儿满得都快溢出来了。也不知道他之前到底是怎么折腾的,特别机动队那身红白相间的战斗服的领口竟然完全湿透了。要不是他今天穿的是短袖,恐怕就连衣服的袖筒也难逃湿嗒嗒黏在身上的命运。所幸武装者的制式腕表是完全防水的,不会因此而出现什么故障。
喻文州不动声色地环视一圈,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你是不是忘了,吐完血之后再掩盖痕迹这种事情,很少有人能比我更熟悉。”
叶修叹了口气,抹了把脸上的水:“果然瞒不过你。”
见他承认,喻文州微微皱眉,脸上透出毫不掩饰的担忧:“出了什么问题?之前绝唱的后遗症还没好?”
“跟绝唱倒是没什么关系。”叶修将手伸到墙上的纸巾盒下方,方形外壳上红外感应器的红灯亮起,紧接着出口便自动吐出厚厚的纸巾来。他一把扯下纸巾,一边擦拭着手臂一边回答喻文州的问题,“是我计算失误。强行提升你的共鸣率的那个设想今天是初次尝试,结果代价比我想象中的大。”
喻文州眨眨眼睛,慢了半拍才回应道:“你说的设想,指的是那个……吻?”
“显然。”叶修擦完手,把被水浸透的纸巾扔进废纸篓,转过身正对着喻文州,“当时你自检仪上的数据我看到了。有件事我得告诉你,那个82%事实上是你和千机伞的初始共鸣率——”
即使冷静如喻文州,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也差点心脏漏跳一拍。
 
【七十五】
初始共鸣率,指的是在不受LiNKER等外力影响的情况下,武装者和圣武器的共鸣率。
喻文州尝试匹配过不少圣武器,而灭神的诅咒是与他初始共鸣率最高的几个圣武器之一。即使如此,他们之间的初始共鸣率也鲜少有超过50%的情况,更不可能达到进行武装所要求的60%最低及格线。
如果叶修说的是真的,那么这就意味着千机伞成为了已知的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他不依靠LiNKER就能进行武装的圣武器。这样的话,他完全可以开始考虑更换圣武器的事情了。
诚然,千机伞的性质极其特殊,使用方法也与传统圣武器大相径庭;从叶修提及这个话题就神神秘秘含糊其辞的态度来看,千机伞或者它的武装方式多半还有什么非常严重的弊端,而且到现在都没什么有效的解决方式。
可是,摆脱对LiNKER的依赖这件事,对喻文州来说意义太过重大。如果能够做到这一点,他并不介意付出别的什么代价——只要这代价不会过分影响他的思想意识和战斗能力。
停止摄入LiNKER,意味着他能够以一个武装者的身份、以蓝雨队长的身份活得更久一些,能够为他的同伴、他的同胞、他的目标和理想,做到更多的事情。这或许能让他在最终的那个时刻来临的时候,少一些遗憾和不甘。
“——差不多翻个倍以后的数值吧。”叶修说完了剩下半句。
所以,喻文州和千机伞的初始共鸣率其实也未必超过50%。
好了,假设不成立,白做梦了。
即使冷静如喻文州,在这个讲话大喘气的人面前也忍不住生出了一种掐死他的冲动。
 
【七十六】
“怎么做到的?”
喻文州深吸口气定了定神,决心问个清楚。
他心里明白,叶修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故意拿他开涮,刚才是他自己没等人把话说完就想得太多太快。
他只是……过于迫切,并且下意识地在叶修身上寄托了太多期待,这才有些失了一贯的从容。
他不相信奇迹,但是叶修是例外。这个人创造了太多奇迹,做到了太多超出常理的事情,以至于喻文州对于他带来的任何匪夷所思的事实都已经有了一种下意识的、先入为主的习以为常——哪怕那只是一种虚假的可能性。
这很危险,也不公平。无论对他还是叶修来说,都是这样。
奇迹是要付出代价的。
无论是他还是叶修,现在都已经没多少能够挥霍的资本了。
那些仅剩的东西对他们来说几乎都是视逾生命的存在,不到最后关头……绝不会轻易放弃。
 
【七十七】
“只是一个巧妙的欺骗而已。不过圣武器也不是那么好骗的,同样的方法下次再对你用就没效果了。”
叶修组织了一下语言,解释道:“简单来说,就是我作为千机伞的宿体,担任了交叉共鸣的媒介:通过比较亲密的接触使你和千机伞产生共鸣、并将这份共鸣放大,然后再把它替换成你和灭神的诅咒之间的共鸣。”
“替换我能理解,放大……是怎么回事?”喻文州若有所思,“我听说联盟科研院最新成果里有一项是能够通过仪器放大共鸣,但是条件极其苛刻,不具有任何实用性;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成功放大共鸣的先例。但是我觉得你用的方法应该和科研院的没关系。”
“确实没关系。”叶修说,“放大这个部分有点难解释……你就当作是我把自己跟千机伞的共鸣率分了一点给你吧。”
“分给我超过40%的共鸣率?”喻文州忍不住质疑。不是他不想相信,实在是这件事情过于悖逆常理,“就算你和千机伞原本的共鸣率达到了100%,这么一降也会低于60%,导致武装自动解除吧?”
“谁告诉你共鸣率100%就封顶了的?”
叶修按了几下腕表,调出自检仪的历史记录。
表面光滑如镜的屏幕上,一个匪夷所思的数字闪着血红色的光。
158%。
这是在今天进行的一次检测中,叶修和千机伞的共鸣率。
长年深受共鸣率低的问题困扰的喻文州突然间就很不想和叶修说话。
 
【七十八】
作为圣武器,千机伞有一个极大的缺陷,那就是无法使用高阶技能所导致的输出不足。
然而叶修和它之间极高的共鸣率弥补了这一点,在提高输出威力的同时也对包括速度在内的各方面产生了全面提升的效果,使得现在的他在战场上依然是个堪称恐怖的NOISE剿灭者,就效率而言少有人能出其右。
第一次见到千机伞的时候,喻文州就看出了叶修和它的共鸣率非比寻常。可是他完全没有想到,具体的数值会高到这种地步。
这并不该怪他眼力不足或者推测不周。毕竟,今天之前,他从未听说过还存在高于100%的共鸣率。
共鸣率100%封顶,是所有对圣武器和武装者稍有了解的人都默认的常识。唯一已知的共鸣率达到100%的记录,来自于叶修和他之前的圣武器却邪。
现在,这个记录被叶修本人大幅度地刷新了,而喻文州从中嗅出了几分不寻常的味道。
“你能达到这样的共鸣率,是因为植入融合的武装方式?”他一下子就找到了关键。
叶修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回答:“现在基本上可以这么说——我就是千机伞,千机伞就是我。” 
100%封顶这个说法,事实上并不能算错。
武装者和任何圣武器之间的初始共鸣率都不可能高于100%。叶修和千机伞的初始共鸣率,确实也只有100%。
现在这种异常的数值,与其归咎于植入融合的武装方式,倒不如说是侵蚀所致。
158%的共鸣率,代表了一个事实。
千机伞对叶修身体的侵蚀程度,已经达到了58%。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数值还会和共鸣率一起,不断攀升。
 
【七十九】
亲一下就能大幅提升共鸣率?
从表面事实来看确实是这样,可支撑起这个事实的隐情哪有这么简单。不可思议的奇迹背后,总有人要担负起代价。
那个时候喻文州自检仪上显现出来的82%共鸣率背后,叶修既是增幅器,又是中转站。
亲密接触(比如接吻)是达成交叉共鸣的有效手段之一,但其副作用也是巨大的。因为同时有两个人和两把圣武器参与的关系,所产生的共鸣是单人武装的四倍:两个武装者和各自圣武器的共鸣,以及他们分别和对方圣武器的共鸣。
在之前的过程中,喻文州只承担了他与灭神的诅咒之间的共鸣,这意味着剩下的三份共鸣全数由叶修负担。
这对身体造成的负荷已经近乎等同于一次不完全的绝唱。
像叶修现在这样只是吐两口血就跟没事人一样了的情形,已经是与千机伞的融合导致他的体质被大幅强化的功劳——或许还要再加上点幸运的因素。
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喻文州的脸色终于变了。
“太乱来了。”他说。
“之前没试过这个,下次注意。”叶修若无其事地回答。
喻文州的嗓音里带上了些许不悦:“你还想用几次?它对你身体造成的负担太大了。”
叶修似乎从他的表情里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笑了起来:“放心,除了你,我没有兴趣去亲吻其他任何人。”
喻文州避开了目光,没有回答。
叶修把他的反应看在眼里,状似轻描淡写地说:“至少,这次让你少用了一次LiNKER,也不算白忙活了。”
喻文州沉默片刻,没像之前叶修那样试图装傻,只是认命地问道:“你知道了多少?”
这回轮到叶修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来了。
“知道了多少?你是指原始型LiNKER对武装者身体的伤害、你对所有非原始型LiNKER的排斥反应、还是你现下的身体状况?”
喻文州极少有这种无言以对的感觉。
他叹了一口气,说:“别告诉他们。”
即使不明说,他知道叶修也会明白“他们”指的是谁。
“这是蓝雨的内部事务,我没打算插手。”叶修淡淡地说。他语气并不重,但却坚决,“不过,你觉得我在知道这一切之后还会眼睁睁地看着你死去,什么都不做?”
“我不这么认为。可是,没有用的。” 喻文州的声音同样不高,却带着如出一辙的笃定,“别干傻事,叶修。你和我一样,也有必须去做的事情。”
 
【八十】
喻文州不相信奇迹。
而叶修则认为,只要付得起代价,时机条件又合适——
那就创造一个奇迹吧。
就目前的科技水平而言,喻文州的状况已经无可挽回,除非有什么奇迹一样的力量将他的身体所受到的伤害尽数逆转。
这种力量,是存在的。
那就是千机伞的绝唱。
每一个职业的圣武器,其绝唱所发挥的力量属性各不相同。像战斗法师的圣武器绝唱属性是“摧毁”,术士的圣武器绝唱属性是“消解”。
散人的圣武器绝唱属性,就是“逆转”。
散人这个职业在联盟只能算是昙花一现,目前也没有任何关于这个职业的绝唱记录。然而作为武装者,却是在拥有圣武器的那一刻起便能够知晓绝唱的发动语和力量属性,并将之熟记于心的。
不过,作为千机伞的载体,叶修在进行绝唱之后也会随着圣武器的灰飞烟灭而烟消云散。
毕竟现在,他就是千机伞,千机伞就是他。
……还不是时候。
还有必须去做的事情,还有视逾生命、不到最后关头绝不放弃的东西。
还没到能够抛却后顾之忧,放弃一切的时候。
也还没到,渴求奇迹的时候。
 
第二部分:奇迹的尽头·完

评论(27)
热度(61)

© 负者歌途_一条咸汪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所有文章谢绝转载,除非单独授权。
脑洞狂魔,习惯性话唠,爆字数是常态。
近期嗑的cp:全职高手-叶all;FFVII-SC;FFIX-ZKZ;HP/FB-GGAD、家长组、骨科
三次元忙,长文有心无力。
入坑总是晚N年,2≤N≤ 20。
黑历史永无止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