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喻】战基绝唱 51-60

叶修X喻文州,超能科幻混合架空背景。
人物属于虫爹,私设、脑洞、OOC和BUG属于我。
给花式改名的内测小能喵 @想吃肉 花式的啾。
 
【五十一】
喻文州静静等到眩晕与疼痛像水中墨滴般渐至淡去,这才睁开眼睛,在一脸担忧的蓝雨医疗部门负责人的帮助下,卸除身上的一堆仪器端口和各式各样的管子,然后起身下地。
他不得不扶了一下医疗床的边缘才不至于在站定之前摔倒。
“看来这一种也不行。”他说。
“是的。”白发苍苍的长者叹着气,声音里的惋惜与遗憾比身为当事人的喻文州所流露出来的要强烈许多倍,“排斥反应和前几次一样严重。”
自LiNKER问世以来,有不少改良版本涌现。随着时间的推移,改良版的效果越来越好,对武装者身体的伤害也愈发微小。到现在,联盟中主流使用的LiNKER已经几乎没有了长期的副作用。
很不幸,无论如何尝试,喻文州对所有的改良版本都会产生极其强烈的排斥反应。因此一直以来,他除了继续使用最老旧的那种型号外,别无选择。
 
【五十二】
“直白地告诉我最终结论就好。”
喻文州“啪”地一声合上文件夹,把那厚厚一沓满是复杂难懂的术语图表的报告递还给面前的人。
他直视着对方,目光平静而坦然,没有丝毫恐惧或逃避。
“照现在这样下去,我还有多少时间?”
“一年……”蓝雨的医疗部门负责人取下眼镜,低头擦了擦镜片,“最不多会超过两年。”
“好,我知道了。”喻文州点点头。
“其实如果您从现在开始立刻停止使用LiNKER并积极配合治疗,这个时间能延长到——”
“不必再说了。”极其罕见地,喻文州有些粗暴地插嘴,打断了他的建议,“多谢您的好意,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两年啊……
还是在不加大LiNKER使用剂量、也不出现意外导致恶化的纯理想情况下。
若是要把自己的离开对蓝雨的影响降到最低,等待着他去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不过稍微辛苦一些的话,应该还是来得及。
不再使用LiNKER、不再当武装者这种事情,对他而言根本就不在选项之中。
这里是他的家与战场,若他退却,除非是因为不可抗的情势阻力,除非他受了无法继续行动的重伤,除非这个地方……再不会受到来自NOISE的分毫威胁。
对叶修提起有关退役的那件事的时候,他确实是认真的。
只不过,他所说的那种情况,并不太可能成为现实而已。
那不是谎言。
那只是一个愿望。
是他因着突如其来的软弱,而难得自我允许的小小放纵。
“请不要把我的情况告诉任何人。”
离开医疗部门负责人办公室的时候,他提醒道。
这并不是他第一次来这里进行私下检查,而每一次他最后都会重复这个要求。
办公室的主人再次忧心忡忡地叹了一口气,却依然和之前一样毫无异议地遵循了他的意愿。
“是,喻队。”
 
【五十三】
“我就问一句,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家?”
加密线路的视频通讯另一头,和叶修有着极其相似的面容的人绷着张脸,那表情几乎可以用赌气二字来形容,全无平日里冷静成熟的风范。
叶修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个问题,你知道答案。”笑归笑,问题还是要回答的——虽然这个回答跟不回答没什么差别。
叶秋瞪着他,神色间却没有任何玩笑的意味。
见他如此,叶修敛起笑容,也跟着严肃下来。
“无论如何都要继续战斗?”
“无论如何。”
“即使透支生命,苟延残喘?”
“即使再次发动绝唱。”
“你是目前已知的唯一一个发动绝唱之后还存活下来的案例——”
“有件事你最好不要误会了。”叶修很少见地不等他说完话就打断了他,“我不是为了活下来才发动绝唱的。”
“……我明白了。”叶秋低下头捏了捏鼻梁,“不过你怎么跑G市去了?”
“被好心路过的蓝雨队长捡回来的呗。”叶修回答。
叶秋都懒得去吐槽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刻意得不能再明显的所谓“好心路过”。
“喻文州心思缜密城府极深,这次冒着极大风险跑去H市还把你带回蓝雨,只是为了救你?”叶秋说,“就我个人而言,虽然很感激他做到这种地步,但也无法不担心他另有目的。”
“我相信他。”叶修直截了当,“没什么好担心的。”
和以往的无数次一样,叶秋依然拿他没辙。
叶修看着他略微松了一口气的表情,接着说道:“在关于我的事情上,你这几天也为他挡掉不少麻烦吧?”
“要道谢的话就不必了。”叶秋摆摆手。
“你想多了。”叶修煞有介事地摇摇头,“我就是想说,这样挺好的,继续下去再接再厉。”
叶秋终于彻底无语了:“你还真是不知道什么叫客气啊?”
 
【五十四】
“你的提议,我接受了。”叶修说,“既然能够继续作为武装者对抗NOISE,我没意见。不过,有一个条件。”
“你说。”
“在侵蚀程度达到90%之后,我要完全的行动自由,和处置我自己生命的自由。”
叶秋垂下眼睛,极力想要掩盖神色中一瞬浓烈的恻然。
“没问题。”
“这么爽快,你有这个话语权?”叶修提醒他。
“这点权利,我还是能争取得到的。”叶秋说,“所以尽管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混账哥哥。”
生命与时间都是非常珍贵的东西。
独一无二,不可复制;一味向前,无法重来。
那么……
就让这仅剩的生命,燃烧得猛烈些、再猛烈些吧。
就将这最后的时间,利用得彻底些、再彻底些吧。
对叶修而言,有一件事情纯粹出于私心,但如果条件允许,他无论如何都想要去尝试。
在履尽自己的职责之后,在一切太迟之前。
那就是,挽回某个人即将走到尽头的生命。
这件事情,他不打算告诉任何人。
 
【五十五】
“老叶不是我说你你那一身乱七八糟的低级装备是什么鬼哈哈哈哈——”
蓝雨基地一号环境模拟对战训练室里,全副武装的黄少天正指着刚刚武装完毕一身花花绿绿混搭风装备的叶修狂笑。场边围观的郑轩和李远跟叶修都没那么熟,自然不敢像他们的副队长那样明目张胆地开嘲讽,不过脸上都各自带着不同程度的忍笑表情。
黄少天正火力全开地用滔滔不绝的话语炮轰着叶修那身实在是有碍观瞻的搭配,眼前突然一花。
原本站在十米开外的对手突然消失了踪影,几乎是同时,叶修出现在了近前。那把奇形怪状的伞状武器伞面前翻变成一把战矛的样子,变形完成那一刻,锋利的矛尖刚好抵住他的咽喉。
而这个时候,他手中的剑才刚刚举起,慢半拍的格挡动作进行到一半,僵在半空中看上去分外可笑。
他的警戒已经足够敏锐,他的反应已经足够迅速,即使放眼整个联盟,刚才的情境中也少有人能比他做得更好。
就算嘴上滔滔不绝地喷着垃圾话,他心中也不曾轻视过叶修分毫。即使如此,对方的速度还是超出了他的预计。
多年交情让他充分明白这个人的强大,而现在,叶修显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强。
冰雨光可鉴人的剑刃轻而易举地映照出了他脸上的不敢置信。
“服不服?”叶修问他。
一室沉默。
 
【五十六】
黄少天重整旗鼓正要反击,只是这种程度就想让他认输简直是痴人说梦。
可是某个声音抢先一步,响彻了整个基地。
它单调、刺耳,没有人喜欢它所代表的含义,却又无法不感激它的存在。
这是NOISE袭击的警报,也是战队成员的召集令。
黄少天立刻反应过来。
他先是超常发挥语速匆匆对叶修交待了几句(大意就是这玩意的用法你熟,可开放的权限也已经给你开好了,先自己玩儿吧),然后脸色一肃,转向自己的队友:“走!去作战指挥室!”
迅疾的脚步声之后,是门关上的声音。一室寂静,这个地方现在只剩下叶修一个人。
武装者享有不少特权,在某些方面却也受到极其严厉的限制与管理。
他现在算是半个黑户,在没得到联盟许可的情况下,纵然有心,也不具备作为武装者出战的资格和立场。若是擅自行动,只会给他自己和他此刻所在的蓝雨带来麻烦,得不偿失。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此刻能做的,竟只剩留在后方,耐心等待。
 
【五十七】
先前黄少天设置的模拟环境是一片废弃的采石场,视野开阔,石块遍地,毒辣的日光仿佛将影子也能够蒸发。
装备无声地消失,千机伞也转瞬间不见踪影,只有叶修手上的腕表还在昭示着他武装者的身份。
这支崭新的腕表看上去与其他武装者的制式腕表别无二致,该有的辅助功能也一应俱全。与其它制式腕表迥然而异的是,它并不是圣武器芯片的载体,因为它的持有者进行武装时并不需要这种东西。
叶修深一脚浅一脚地踏着碎石,朝着控制台的方向走去。
解除武装之后,前进的速度大幅降低。他却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依旧不紧不慢地向前走着,仿佛只是在等待什么的过程中漫不经心地消磨时间。
他踏过石砾间的积水,缓慢而稳定地登上高处,踏上控制台,伸手轻轻一拨,将某个键调至“中止”。
霎时间,过于强烈的光芒、维持着某种危险平衡的碎石坡、线条粗犷的地平线……所有的场景便都尽数溶解,仿佛一堵原本坚实平整的墙壁受到重击出现蛛网状的裂痕,眨眼间轰然坍塌,露出其后的景象。
环境模拟装置不再运转的时候,这个房间的本貌便显示出来。没有布景的填充使得它看上去大得过分,并且空旷无比、乏善可陈,还寂静得连些微声响都显得无比清晰。
就比如此刻,叶修腕表上响起的提示音。
他的等待有了结果。
关闭光屏转过身朝着门口走去的的时候,叶修的脚步迅疾,就像是片刻之前,匆匆离开的蓝雨队员们。
再无半分漫不经心。
 
【五十八】
“郑轩跟我前往事发地点,少天和李远留守基地。”喻文州说。
他身后的巨大屏幕上,密密麻麻满是代表着NOISE的红点,并且还在不断增加。
近来G市及其周边区域NOISE的出现数量与出现频率急剧增高,蓝雨战队上下都疲于奔命。眼下其他队员都不在基地,也难以从任务中抽身,能出动的人选只剩下喻文州、黄少天、郑轩和李远。
联盟有一支特殊的战队,名为特别机动队,其成员独立于其它所有基于地域划分的战队之外。它的职能是执行一些特殊的任务,也包括在其它战队陷入人手不足的窘境时派遣成员进行驰援。蓝雨曾递交过求援的申请,联盟方面也同意派遣,然而不知为何支援人员到现在都没有任何音讯。
他们只能依靠自己,就像以往那么多个日日夜夜一样——这是全队上下已经默认的事实。
“只有你们两个去的话人手根本不够。”黄少天对这样的安排显然不敢苟同,“目前检测到的NOISE数量就已经接近3000,跟那些怪物打了那么多年交道谁都知道实际数量只会有更多,要不就让李远也跟着——”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蓝雨有了一条不成文的规定:除非特殊情况,不然作为队长的喻文州和作为副队长的黄少天必然要有一位镇守基地,以及时应对任何突发状况。
如果不是这样,说不定黄少天会提议让他亲自出动。
“基地的防守不容有失,只留你一个的话,人手不够。”喻文州毫不犹豫地否决。
“还是你那边更加危急吧?”黄少天咬牙,“只有你和郑轩两个人,我看不出有什么机会能把这些NOISE全部歼灭掉!”
“没有机会的话,我会创造。”喻文州回答。
“就算创造出来,没那个命去利用,又有什么意义?”黄少天反问。
他们的争执被打断了。
被一个他们都并不陌生的声音。
“听说你们人手不够?”
喻文州、黄少天、郑轩、李远齐齐回头,正看到叶修走了进来,作战指挥室的门在他身后如滑开时一般悄无声息地再次合上。
“这就是你创造出来的机会?”
黄少天猛地转回头,惊愕地质问。
回答他的,是喻文州脸上同样毫不掩饰的讶异。
“那个时候,我可没想那么多。”
 
【五十九】
叶修从作战指挥室的门口朝着他们的方向走过来,仿佛压根没听到黄少天和喻文州的一问一答般,脚步节奏都不带变一下的。
“十天前,原特别机动队全体成员在执行特殊任务时失联,已确认全部殉职。因此,联盟委任了我,作为对蓝雨支援请求的应答。”
他走到喻文州面前,伸出手。
“特别机动队新人叶修,武装职业散人,圣武器千机伞——前来报到。”
腕表表身闪着红光,弹出的光屏上一行行文字闪现。
蓝雨的队长也伸出手,相同款式的腕表在靠近它的同类时仿佛被感染一般也闪烁出红光。紧接着,红光全数转变成蓝色,光屏化作蓝雨徽标的投影在空中一闪而逝,对接完成。
“那么,根据任命书,从现在开始你暂时听从我的指挥。”他说。
叶修从大屏幕上收回审视的目光看向他,回答:“不要有所保留,好好利用这个机会吧……喻队。”
“当然。你这样的战力,我可不会轻易放过。”
喻文州说着朝门口走去,郑轩和叶修紧随其后。
这一次,黄少天没有再提出任何异议。
 
【六十】
喻文州想,他不应该惊讶的。
那些正企图扰乱他思绪的无谓担忧,也完全没有必要。
这个人即使再累、再疲倦,也不会放弃一贯坚持的东西。
永远清醒,永远敏锐,永远知道自己要什么,并准备好为之付出代价——无论那将有多残酷。
不会停步,不会退缩,不会躲在什么人身后,安逸度日。
这就是叶修。
这就是……
他所剩无几的生命中,最后的私心、最深的贪婪、最大的庆幸与遗憾。

评论(20)
热度(71)

© 负者歌途-Adeline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所有文章谢绝转载,除非单独授权。
脑洞狂魔,习惯性话唠,爆字数是常态。
三次元忙,长文有心无力。
入坑总是晚N年,2≤N≤ 20。
黑历史永无止境。